体育界的白求恩:奔跑在中国大地上的英国奥运冠军

2017年07月13日 09:00凯风网 责任编辑:唐诗

  导语: 

   伊利克·里达尔(Eric Liddell,1902年-1945年)全名伊利克·亨利·里达尔(Eric HenryLiddell),又名李爱锐,是一名极具中国情缘的传奇人物。他是打破世界纪录的奥运冠军,以他奥运夺冠事迹为蓝本而创作的电影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影片等多项大奖;他在中国出生,在中国教书长达20年,为中国的体育事业培养了一大批优秀人才,却在抗日战争胜利前夕却死在日本的集中营,他是一位同白求恩、柯隶华等一样长眠中国大地的国际友人,是一位在中国奔跑的英国奥运冠军。 

  一、天生的运动员 

  他为中国冲刺另一赛程

  奥林匹克勇士拼搏坚定

  即使结果一时难以知明

  凭其速度我们料他必胜

  ――英国报纸诗赠李爱锐

   

  李爱锐出生在中国天津,其父母均为苏格兰人,在中国传教。李爱锐儿时就在伦敦会院内(今天津口腔医院一带)一个露天的小体育场里踢球,自幼富有体育天赋。1907年3月,5岁的李爱锐和7岁的哥哥罗伯特(Robert Liddell)随父母回到家乡苏格兰,进入位于伦敦市区东的布莱克希思(Blackheath)传教士子弟学校读书。1920年到爱丁堡大学读书后,他的体育天才得以充分发挥,成为该校出色的橄榄球运动员,后加入了苏格兰国家队。英国报界给予了他很高的评价:“观看有利迪尔参加的比赛,全场的球迷几乎都疯狂了,他的双腿似乎在闪耀着一种精神。他总是怀着必胜的信念,在不犯规的情况下,没有一个对手敢于接近他,而他总能获得最后的胜利。”

  不久,英国体育界知名教练汤姆·麦格查(Tom.Mcker.Cher)发现了他,并引领他走上了田径之路。自此,在田径跑道上他一次又一次获得殊荣。1923年一举夺取了英格兰赛400米冠军后,他作为年轻新秀在英国国家田径队接受训练,人们期待他在奥运会上有所作为。

 

李爱锐在学生时代担任橄榄球队长 

  二、反转的传奇奥运英雄 

  

李爱锐在巴黎奥运会上的英姿 

  1924年7月,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在巴黎举行。李爱锐获选代表英国参加100米短跑赛事。可是,当他收到赛程表时,发现100米比赛安排在星期日举行,于是他就坚定地放弃参加。因为对信仰虔诚、执着的他,认为星期天是安息日,是敬拜上帝的日子,应当将之分别为圣。李爱锐此举一时间招致很大的批评与非议,以及国人的不满,因为大家皆认为他一定能为英国赢得100米赛跑的金牌。当时的英国媒体甚至严厉的指责他的这一行为无异于叛国。

  英国奥委会也只好安排李爱锐参加其他不是在星期日举行的赛项,除了200米赛跑外,还安排他参加他并不擅长、也没被人看好的400米中距离赛跑。李爱锐首先在7月9日举行的200米决赛中,以21秒9的成绩夺得一枚铜牌。7月11日下午六点半,夏日的阳光仍然普照在赛场上。场内的“女王苏格兰军乐团”正为李爱锐吹奏着风笛,祝愿着这位苏格兰飞人。当发令员举起发令枪时,运动场内一片肃静。随着枪响和运动员的起跑,观众开始欢呼,李爱锐以其独特的风车式跑法——双臂大幅摆动,膝盖抬得高高,身体后仰,面孔朝天——全速奔跑,风驰电掣般地冲向了终点。在这次比赛中,李爱锐不仅赢得了400米决赛的金牌,而且还以47秒6的成绩刷新了世界纪录。这面意外的金牌化解了英国人先前对他的不满,也使英国的媒体态度大变。奥运归来,李爱锐更成了英国的风云人物、民族英雄,被授予橄榄叶桂冠,在奥运历史上传为佳话。

  三、为中国体育事业发展奉献20载 

  奥运归来,李爱锐成为了风云人物、民族英雄,被授予桂冠。不过,1925年夏,他却毅然告别体坛,放弃了在欧洲优厚的条件和待遇,又回到了他的出生地——天津,开始了近20年的教师生涯,住在法租界里的伦敦布道区六号,在新学书院(今17中旧址)任教。

 

  李爱锐与天津新书学院师生合影 

  新学书院是一所英国伦敦会创办的教会学校,对教师有一套严格的任用标准。李爱锐经过考试,并写下一份决心书,方被校方录用。他到比较贫困的山东山村地区实习后,通过了答辩,又到北京燕京大学学习一年中文,才登上了讲坛。他从不固守陈规,不愿扮演权威刻板的老师角色,学生总是围在他身边嬉笑,他还常常带着学生到自己家里或者家门前的网球场打球。此后,李爱锐把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培养人才上,衷心地期盼贫穷落后的中国尽快发展起来。李爱锐当时是高中班理工科的主要教师之一,学生经他推荐,被送往英国伦敦大学深造。学校的体育活动都由他统筹安排,他要求学生体学并进,不但学习好,身体也要强健。他还以伦敦史达姆福德桥运动场为设计蓝图,为该校规划了标准化的运动场,使天津成为当时远东拥有最好运动跑道的地区之一。

 

    李爱锐的学生全能跳高选手吴必显 

  他曾培养出不少中国青年运动员,比如后来定居美国的全能跳高选手吴必显,就成为当时旧中国很少能参加奥运会比赛的中国选手。李爱锐在足球方面,也培养出不少人才,知名的有铁门丁、前锋赵洪林等。

  执教伊始,李爱锐年仅23岁,正处在运动的巅峰期。教学之余,他总是拿出一定的时间练习跑步。1928年,他在大连举行的一次国际运动会上,轻取了200米和400米跑桂冠。1929年英租界当局在天津民园体育场举办万国田径赛,李爱锐宝刀不老,击败了500米的世界纪录保持者、德国运动员奥拓·费尔莎,夺得金牌。这是李爱锐平生获得的最后一块金牌。1936年柏林奥运会,他还被聘为中国奥运代表团总教官。1991年的6月,他的三个女儿把这块金牌以及另一枚银盾,赠送给其父曾经任教过的学校——天津17中学,作为永久的纪念。

  四、奥运英雄长眠中国 

  

抗日战争时期李爱锐在河北 

  抗日战争爆发后,李爱锐坚定地和中国人民一道进行敌后抗日,参加救治伤兵和接济难民的活动。1943年初,日本将李爱锐作为人质囚禁在潍县集中营里。在时任英国首相丘吉尔的帮助下,日军安排了一个特殊名额,允许李爱锐离开集中营,他却把这仅有的机会留给了一位孕妇。由于被迫过度劳动和营养不良,就在集中营解放前6个月,即1945年2月21日21时20分,李爱锐因脑瘤去世,享年43岁。而他的家乡英国人直到战后才获悉李爱锐逝世于潍县集中营的消息,《泰晤士报》如此报道说,“苏格兰失去一个其人生每时每刻足以让她引以为荣的儿子”。

  中国人民并没有忘记李爱锐,赞誉他是“奥运冠军李爱锐:生在天津怀着中国心的苏格兰人”、“体育界的白求恩”,以表达对这位宣教士的崇高的敬意。二战后,李爱锐被安葬于河北省石家庄市的华北烈士陵园内,那里还长眠着白求恩、柯棣华等国际友人。

  

电影《终极胜利》剧照:李爱锐与集中营的孩子们

  《终极胜利》是由北京紫禁城影业公司出品的战争片,由冼杞然执导,约瑟夫·费因斯、窦骁、涂世旻等领衔主演,讲述了奥运冠军李爱锐在二战期间甘愿放弃平静优越的生活,来到正遭受日本侵略的中国,并结识徐牛,二人机智巧妙地对抗日本侵略者,救护了一大批被日军关押在潍县集中营里的各国战俘。该片于2016年6月17日在中国台湾上映,同年7月1日在中国大陆上映。

  五、奥运精神永存 

 

山东潍坊的李爱锐纪念碑 

  1988年,李爱锐的亲属和生前好友齐聚山东潍坊,在当年“李爱锐运动场”附近(现潍坊市第二中学校园内),为李爱锐纪念碑举行了揭幕仪式。这块碑石是用李爱锐家乡苏格兰马尔岛的花岗岩制成的,上面镌刻有中英两种文字的碑文,正面是:“他们必如鹰展翅上腾。他们奔跑却不困倦。”(引自圣经《以赛亚书》40章31节——译注)。背面是“埃里克·利迪尔,体现了友爱互助的美德,毕生鼓励年轻人,为人类的福祉尽其所能”,并简短概括了李爱锐辉煌而短暂的一生。

 

电影《烈火战车》剧照中的李爱锐 

  在李爱锐去世30多年后,蜚声国际的英国电影制片人大卫·普特南(David Puttnam)在家生病休养时,偶然翻阅一本奥运史话,当他读到李爱锐的事迹后,为他的勇气所折服,于是决定拍一部似乎无利可图的电影──《烈火战车》(Chariot of Fire),再现了1924年英国短跑健将李爱锐勇夺奥运金牌的故事。出人意外的是,该片一炮走红,赢得1981年奥斯卡最佳影片以及另三项大奖,片中主人公李爱锐再度引起世人瞩目;他那上身后挺、嘴巴大张的招牌性跑姿,深深地印在人们的脑海中。

  1990年,一位生于苏格兰,居住香港的土木工程师丘嘉先生,倡导并建立了“李爱锐基金会”。1993年,该基金会在中国天津师范学院举办了训练营,当基金会成员和部分优秀运动员到访天津并进行培训时,还分别在天津大学和滨江道上的基督教堂作过关于李爱锐的生平演讲。2008年8月8日,第29届夏季奥运会在北京开幕之日,英国《苏格兰人报》把李爱锐评选为苏格兰历史上最受欢迎的运动员。

  六、结语

  李爱锐曾说过:“人是由身,心,灵三部分组成。体育只是教育的一部分。最优秀的教育不是厚此薄彼,而是使每一部分都得到充分的发展。我们不仅要用知识武装自己的头脑,也要拥有健康强壮的身体,更要牢记我们是有灵性的人。”

  他还说过:运动是很美好的事情。最美妙的,不是那近乎超人般的成就,而在于它所表现的那种精神,拿掉那种精神,它就是死的!

  李爱锐的女儿帕翠西亚在接受《时代杂志》采访时说:“我的父亲是多面的,他不仅仅是个传教士,他生于中国,他的事业在中国,他在中国去世,他是中国人的奥运英雄。”

查看余下全文
分享到:

下一篇:

独家点评:蓝军转攻德甲锋霸 孔蒂画风有变

相关文档:

铁血词人辛弃疾的侠骨柔情

习近平接受八国新任驻华大使递交国书

为兄所累 清朝唯一被凌迟处死的格格

谏官的风骨:君子动口还动手

纳兰性德-人生若只如初见

《白鹿原》中究竟谁是“白鹿精灵”化身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