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2.2个亿是一种怎样的烦恼?

2017年10月19日 13:57综合 责任编辑:百合

  文:培元

  有一个统计,说北上广深财务自由的成本是2.2亿。这实在是太扯了。

  做这个统计的人,不知他对财务自由是怎么定义的。难道每天要坐着私人飞机出门,吃饭需要一群米其林三星厨司排队伺候,这样才叫财务自由?

  一个人不管收入多少,能够正常而快乐的付出劳动,获取的回报足以满足他的正常需求,难道不就是财务自由吗?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大多数人在“财务”上都是自由的。不自由的是我们的心。心里不自由,财富只会越多越烦恼。

拥有2.2个亿是一种怎样的烦恼? 

  以前我心里也很烦,想靠赚很多的钱来解决这个问题,所以跑去国外学金融。

  读完书的第一年,留在伦敦学做衍生品交易,公司里有位东北的女孩叫Sylvia。当时还是穷学生的我们俩常在咖啡馆闲聊,总想着怎么努力在30多岁时退休,躺在游艇里到处去海上漂。几年后,当我回到上海进入投行为了升职加薪日夜加班奋战的时候,Sylvia就真的做到了。

  再次在黄浦江边的酒吧里碰头,听她说起如何在国债期货上赚够了钱,不用再工作,在伦敦过着舒适自在的生活,如何每天和一群好姐妹赶场各种各样的派对和晚宴,我却没能感受到多少的羡慕。除了花钱和各种派对之外,其它的事情Sylvia几乎毫不知情,也毫不关心。我分明从她眼里看出了寂寞和无所适从。她的财务自由了,心却被关进一个狭小的牢房。其实我知道Sylvia过得并没有那么好,因为那些派对里的姐妹们,好多人的身家估值都比她多出几个零。

  只要心不自由,就会一直想往更上层的人群里去挤,这是我们想要追逐更多的天性,哪怕财务再富裕都没有用。

拥有2.2个亿是一种怎样的烦恼? 

  我的一个投行前辈,早年间做股票赚了很多钱,身家大概远远超过2.2个亿,后来住进浦东汤臣高尔夫别墅,上海有名的顶级富人区,成为万人崇拜的那种上流社会的富人。然而,财富只是改变了他的财务状况和社会地位,他的人并没有得到改变,仍然每天只能延续以往的习惯爱好:打打麻将,喝喝酒。那么多的钱根本没地方花,反而每天操心要怎么保值增值。钱多到花不完,人没有更自由,反而成了钱的奴隶。

  近几年,我这位前辈家里的老人相继得了重病,他女儿出国读书感情又不顺,前辈在河北老家、上海、美国之间来回奔波,累得完全不像个有钱人。有一次,前辈在美国的高速上开车,突然被一辆毫不相干的车莫名其妙地拦腰撞翻,车子翻滚了好几圈,最后又撞在一棵大树上。后来我去他家里送东西时,没有见到他的面,才知车祸让前辈所有肋骨全部骨折,他在轮椅上坐了一年,不能说话,每天都重症监护。

  那天我看着前辈在汤臣的豪华别墅,又想起他们早年间靠股票赚钱时做的内幕交易,悠悠叹了口气,感觉天地间无形之中的善恶报应真的应该敬畏,不能为了钱什么事都去做。

拥有2.2个亿是一种怎样的烦恼? 

  但是只要我们心不自由,就会不停的向前追,甚至为之付出难以承受的代价。2.2亿也好,更多财富也好,只能换来财务的膨胀,却救不了我们的心,救不了我们的命。

  最近,期货界有位大佬级人物,在前一阵焦炭大起大落的行情里赌错了方向,十个交易日亏损1.4个亿。他受不了美梦破灭的现实,选择了从楼顶跳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赚钱不治心,每一分赚到的钱真的都是祸。趋吉避凶、摆脱烦恼的重点不在于穷,当然,也不在于富,我想,应该在自己的心吧。心若是能治好,大概是可以hold住2.2亿财富的,甚至更多。

查看余下全文
分享到:

下一篇:

所谓的诗和远方,不是你想的那样

相关文档:

一场认真的相遇

难道这鲜血真的那么干净吗

无悬念!中国自由组合夺冠 首摘世锦赛花游金牌

言论自由成了流氓最后的庇护所!

隋文静/韩聪希望大家更关注自由滑

有一种人生,叫自由自在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