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径副刊文学作品

2017年09月13日 14:56微信文学 责任编辑:满堂春

  【本期作者】爱斐儿 袁玛瑙 林贻花 李 斌 陈荣来 李小军 徐 峰

花径副刊文学作品 

  散文诗

  朝圣者(组章)

  ◆爱斐儿

花径副刊文学作品 

  朝圣者

  一定是这个清晨,一定是玉簪花铺开白色的香阵,他们才会怀抱太阳一同诞生。

  一定是无数条道路一起铺开,露水点亮沿途的草尖,温和的阳光作为他们的指引,他们才能找到要走的那条朝圣之路。

  每一条道路,都有可能遇到菩提,他们一定是从不同的崎岖道路上采撷了无数善因,才有了河边的青柳低垂、水草的香气蔓延,奔驰千年的时光马匹停驻于净水流深的河畔,与心仪已久的真善美执手相认。

  一定还有些别的原因不可问:月季历久弥新的香气、翠鸟婉转自由的歌声、波斯菊与阳光交谈的内容……

  更不可问的是:为何会在玫瑰之夜得到王的恩宠,允许他们从彼此的勇气中获得共鸣,一手执清风,一手执明月,再把所有的花开都朝向他们。

  如若你看到两个行走的人,像婴孩一样快乐单纯,身负使命与感恩,身体里不断飘出透明的花朵,可以肯定:那是两个朝圣的人。

  启程

  其实,生命一经诞生,一条道路就已经向一处圣地铺开。只是,一路上迷津太多,而我们又对过于光明的事物缺少信赖。

  虽然我一直走在路上,虽然我一直都以光明为方向,但是,只有遇见你的那一刻,我才明白,你是我一直找寻的勇气和力量。

  有人说在一场长途旅行中,最好有一位称心的旅伴,而我们恰好在一个气象万千的傍晚,看到两种人生汇成了一条道路,并一路上升,通往一座天空之城。

  上天总是好意待我,我只有欣然领受天命。

  世界那么大,我一直那么小,我在小我中迷失了很久,才通过感恩的心回到朝圣者之路,并以不同的蓝图示我圣地之景:比如一座王城被皎洁的月色铺盖,两个跣足的人,满怀欢欣地在月下起舞,比如满城的花香飘溢出的朝圣讯息,最终成为对一条神圣道路的指引。

  感恩

  昨夜,一个欣悦的声音告诉我,说是看到了一条银河横贯了西东,还亲眼目睹了遍布山野空谷的天籁之声,逐一点亮夜幕的星星。

  就像你偶尔骑鹤云游,通过一条绿野仙踪跨过了仙凡两界,笑容灿烂地为我开启了一扇神奇的大门。

  那一刻,万物皆有回声,你释出了多少赞美,就有多少愉悦返回了你的心中。

  其实我很想问,已有多久我们忘记了自己是谁,已有多久不曾跟随星光的指引?

  感谢你牵着我的手,引我回到万物的中心,让我跟随风声、雨声、花开的声音体会贯通之美!

  感谢你把最美的一缕心香搁在一笺处方之内,把一场疗治变成了一次芬芳的朝圣。

  花开易,花谢难

  花开之后,你会成为画面的焦点,拥有短暂的清风、明月、甜美辽阔的阳光。

  一朵花开的时候,成群的蝴蝶也在纷飞,或者你也加入飞翔,像蝴蝶一样做梦,感觉还有那么多清晨去爱。

  仿佛这一切永远不会更改,你不相信一阵风吹来,轻轻晃动你来不及深思熟虑的花瓣:“哦,醒醒,秋天来了。”

  而你觉得一首乐曲还没有进入高潮,你还停留在一场迷梦之中未完全醒来,就进入了下一场未知之梦。

  然后,花落如雨,不知不觉,光景已翻到了另一面,就仿佛舞台上的聚光灯突然间一同熄灭,你被搁在孤单和忧伤之内,失去了所有的仰望和赞美。

  如果所有的花开都是流逝,如果你从未找到爱的方向、从未倾尽心力去爱过、从未听到过充满感动的爱的回声,那么,花开容易,花谢真是太难了。

  新生

  时间将证明这个秋天将区别于任何一个,我将在此季获得新生。

  许多事物来了又去,而我一直在找寻你,尽管你更换了许多名字出入于人间,在月下、在花丛、在密林之中,我从树木的年轮和花开花谢中认出你;每次相认,都看到你眉眼含笑、泪水晶莹。

  作为一次旅程,我出发于诞生,大磨难或小欢喜,它们汇成我生命之海的波浪,我只是一个冲浪的人,怀揣朝圣般的心情,在起伏中练习静定,在静定中臣服于神。

  而天意自有安排,我只选择顺应。

  一路之上, 我在苦咖啡中加糖、在每一张处方中加入红枣或甘草,在巨大的空虚中加入微量的意义,有时我耽溺于万籁俱寂中品味小小的满足,再陷入深深的感动。

  我的身上一会儿落满阳光,一会儿落满阴影,彷徨是偶然的,但我始终相信只有沿着爱的路径,才能找到必然出现的你。就像醉过的人,醉的其实不是酒香;爱过的人,最深的体会是心疼;拥有巨大勇气和力量的人,是因为已被你格外恩宠。

  此刻,一个获得了新生的人,不知怎样对你说出内心的感动,为什么总是那么满。

  共鸣

  这一生谁会有这样的幸运:同时拥有两个灵魂,一个静影沉璧,一个叱咤风云,在不同的世界形同一人,一边同频飞翔,一边深深相爱。

  其实他们是拥有天命的另一类,富有自己的光线和色彩,比周围的事物更多一些温暖。

  不用看也知道,他们隶属于草木,神情中藏着精灵,和玫瑰站在一起就会把空气染香,和沉香树站在一起,就能贯通三界。

  作为红尘中的安住者,他们留出了一条道路去选择信仰,就像一只雄鹰和小鹿,同时被一条溪水吸引,而突然间发现了天赐它们的水源,只听得神意潺潺,告诉它们只有相爱才可以灌溉它们的芳香王国。

  所以,一个沉默寡言的人,如果开始说话,不是因为听到了回声,就是因为强烈的共鸣。

  散文苑

  追寻年轻的梦

  ◆ 袁玛瑙

  “年轻的梦在哪里……就在生活的四季里……就在生活的长河里”——这是一首老歌里的歌词。若再问年轻的梦在哪里?我还会说,她在同学相聚的欢声笑语里。

  我的初中同学来自九江三中。作为建国初期出生的同龄人,我们是跟随着共和国的脚步历尽风风雨雨一路走到今天的,早在1968年就中止学业上山下乡,从而演绎出各自不同的人生。无论后来的职业高低贵贱,无论现在身居何方,同学的缘分命中注定。纵然海桑陵谷时移世变,生长在同一个年代,任何时候见面都会找到共同话题。从学校分别转眼已近半个世纪,如今一个个鬓发斑白,面容尽显岁月痕迹,心中却依旧保存着彼此当年那般稚气未脱的模样。

  我们学友聚会始于上世纪90年代之初。首次聚会,熟悉或不熟悉的到了几十人,一个年级各班都有人参加。那时大家在事业上正值当年,相隔十几年重逢自是分外亲切,互相寒喧,尽兴交谈,推杯换盏,言犹未尽,此后同学之间的交往一度频繁起来。我所在的2班同学取得联系后也久别相聚,同桌的你,邻桌的他,一个个喜出望外,相逢一笑千言万语,共话今昔百感交集。班主任孙信和语文老师毕星辉的应邀参加,凸显师生情分,当年课堂内外师生相处的情境仿佛又回到眼前。

  2008年是我们初中毕业暨上山下乡40周年,全年级同学和各班班主任有200多人在母校举行纪念活动,仪式隆重,气氛热烈。同学们欣喜地重返阔别已久的学校,辨识校园遗迹,见到一张张既熟悉又陌生的笑脸,抚今追昔,亦真亦幻,不知带来几多回味几多感叹。7班梅建亚同学在大会上代表本班发表感言后,他年事已高的班主任罗家琼面带笑容评点回应,见到老师谈起自己得意门生的那种兴奋神态,我顿生一丝暖意。9班王新荣同学患喉癌已经不能发声了,仍撑着病躯艰难地来到现场。当同学们在餐厅展示才艺时,他用自己善长的二胡一曲又一曲地伴奏。此时此刻,我耳畔响起的不仅仅是从他手指间飞扬出的美妙歌曲,那一音一符如诉如泣,分明是对生命的不舍,对生存的渴望,对同学的眷恋啊!不久王新荣同学溘然长逝,他在生命最后日子里奏出的绝响却回荡在大家心头。

  光阴茌苒,一晃我们都变成退休老人,犹如宜人秋色枫叶正红,而夕阳西照,更觉时光珍贵。眼下大多赋闲在家,有微信每日互动,聚会也由原来主要靠少数人资助渐渐转向AA制,同学之间来往便成了常态。最近,全年级上百名同学自愿自费再次汇集,重演欢聚一堂的热闹场面。刘翠萍同学的主持抑扬顿挫字正腔圆,煽情的串联词恰到好处。独唱红歌,对唱戏曲,双人舞蹈,当过兵的军歌小合唱,大家即兴表演的节目将场内气氛推向一个又一个高潮。曾训言同学最后深情地演唱《我们这一辈》,倾刻打动人心,触景生情,让人心潮难平。聚会期间,不少人表露出举办离校50周年纪念活动的意愿,很快便有人在微信圈就此提出大致设想,唤起众人响应,从此大家又开始了新的期待。

  我妻子是九江二中69届初中生。她加入了多个同学微信群,晨起练舞健身,KTV,出游,都是与同学为伍。一群同学三天两头凑在一起,打趣逗乐笑声不绝。时有活跃分子刻意找来五花八门的服饰,导演出千姿百态的照片,一看简直把人笑翻。更有趣的是,老男老女们竟然还在绿茵场上玩起老鹰抓小鸡游戏。这一班老顽童有滋有味的活法,让年轻人都羡慕。

  同学们欢聚在一起,自由自在,无拘无束,似乎可以从中找到时光倒转返老还童的幻觉,保持年轻心态。是啊,步入老年的我们,发挥余热是自强不息,含饴弄孙是天伦之乐,而同学携手共度夕阳不正是洗尽铅华返璞归真么?

  但愿年轻的梦伴随我们此生!

  油菜花开

  ◆ 林贻花

  又是一年春意浓,又是一度油菜花盛开之时。

  每年此季,即便未出城,仅凭想象,我也能看见田地里金灿灿的油菜花以及无数只忙着采蜜的小蜜蜂。甚至,春风拂面时,浓郁的油菜花香扑鼻而来,沁人心脾。虽是个人臆想,但这样的想象却让我的心莫名地柔软起来。很多年来,在我的意念中,油菜花不仅是春天“调色板”上的主色调,也是春天的代名词。它曾给予我最难忘的年少时光,让我拥有了一份弥足珍贵的美好情愫。

  “不要玩狗,狗脸生毛!小心咬了变‘焕妈’, 来年油菜花开发疯病!”很多年来,每当这个季节,每当看到或想到油菜花,耳边就会不停地回荡着这句话。

  此话起因源自村里的焕英奶奶,也是我家屋后的邻居。从我记事起,全村人都叫她“焕妈”。不分大小年龄的人,见到她都这么喊。算起来,焕妈今年应该85岁高龄了(因为她与我奶奶同龄,所以总记得)。

  小时候,我很怕看焕妈。之所以害怕,是因为她两眉间长了一条近三厘米长的红褐色胎记。胎记斜挂在她瘦长干瘪的脸上,再配上常年蓬乱的头发,怎么看都像童话里的 “老妖婆”。而且,这还不是重点,最大的问题是,她有精神病(我们村里人称为“疯病”)。每年春天油菜花盛开时,她便疯病发作,嘴里时常说着或唱着一些谁也听不懂的话。有时像是唱歌,乍听又像是在骂人,总之,谁也听不懂,谁也懒得去猜。偶尔神志清醒时,坐在自家门口喃喃自语;若是病情严重些,“说唱”就一刻也不停,并且不分白天黑夜行走在田间地头,村前村后。

  我们村离我就读的小学有两里地的路程,一路的田间地头。那时候我特别喜欢春天,尤其喜欢上学时行走在两旁盛开着油菜花的小路上。为了打发一路的枯燥乏味,我经常展开双臂作羽翼状,将两手的五指并拢手掌朝下,平放在油菜花的花端上,边走边感受着花瓣触碰掌心的酥痒的感觉。可是,每当自己正玩得起兴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一回头,发现发病期的焕妈就在我身后不远处,歪着头死死地盯着我。当时的我吓得直哆嗦,撒腿就跑;而若是焕妈与自己迎面走来,我便一头钻进油菜花地里躲了起来,直到她的“说唱”声渐行渐远了才探出头走出油菜地。

  相比白天,晚上更惊悚。每年油菜花一开,几乎每个深夜,我都会被焕妈的“歌声”惊醒。万籁俱寂中,“歌声”如泣如诉,时高时低,感觉像在窗前不停地打转,让人不寒而栗。时常,我和妹妹吓得大气都不敢出,躲进被子不敢伸出头来。

  奇怪的是,每年油菜花一开,焕妈的疯病如期而至;油菜花一谢,疯病不治而愈,似乎与油菜花有着不可言说的默契。当然,那时不谙世事的我自然不懂,只知道当时村里家家户户养狗,大人们总告诫我们要当心狗,被狗咬了会得焕妈一样的疯病。所以,作为孩子的我时刻提防着狗,不敢靠近狗一步。可是,终于有一天我还是被狗咬了。

  那是1991年腊月的一个中午,因为去隔壁菊奶奶家玩,在跨进她家大门时,冷不丁被她家黄狗窜上来将左腿咬了一口。我慌忙撸起厚重的棉裤,看着被咬破皮的腿,吓得大哭起来,满脑子都是焕妈和她的“夜半歌声”,然后一直不停地哭。菊奶奶见状吓坏了,赶紧将我送回了家。于是,奶奶急忙跑去乡镇上告诉正在忙生意的爸妈。妈妈立即去乡邮电所打电话给县里上班的表哥,让表哥从县防疫站带来了疫苗。当天下午,我便在乡卫生院注射了两针疫苗。而随后的一周内,完成了全部疫苗的注射。至今仍记忆犹新的是,虽然当时极其害怕打针,但一想到“焕妈”,恐惧之心便九宵云外。

  之后,我因为要上初中,便随父母在集镇上生活。再后来,在外读书、工作,回老家的次数少了,对焕妈的事也鲜有了解。直到2001年夏天,已参加工作的我有次回老家看望奶奶,才见到了焕妈。当时她坐在一群老人中间,看上去精神还不错,只是少言寡语。当老人们散了后,我便忍心不住向菊奶奶打听焕妈的病因。菊奶奶看了看一脸疑惑的我,叹了一口气说:“焕妈的疯病其实也是她的心病。在嫁来咱们村第二个年头的春天,正是油菜花开得很好的时候,她的丈夫和出世不久的孩子因病先后去世。从那以后,每年油菜花盛开的时候,她的疯病就会复发。”我问:“那为什么我小时候,大人们都说她是被狗咬了才得的疯病?”菊奶奶听后噗嗤一笑,说:“那是怕你们小孩玩狗被咬,吓唬你们的。”

  听完后我半晌说不出话来。于是,一个熟悉的画面呈现在眼前:在一大片金灿灿的油菜花地里,焕妈站在油菜花中间,唱着她心中最美的思念。春风吹过,她的歌声飘向了一个遥远的地方;而在油菜花对面的村子里,一个顽皮的小男孩儿正淘气地挑逗着一条黑狗。狗的主人——老奶奶见状,摸着孩子的头说:“好孩子不要玩狗哈,小心被它咬了,你家妈妈该多心疼啊!”

  新诗眼

  手 术

  ◆ 李 斌

  生活的风吹疼在左,日子的雨淋痛在右

  这人生的苦难日积月累地锻打的剑的锋利

  反反复复双刃着被伤害的胸口与施害的后背

  当太多的人剑指他人

  我把这疼痛的刀锋当做手术刀

  为自己做一场又一场手术

  先割除我前世的怨,再割除我今生的恨

  倘若还有来世,还有下辈子的苦痛

  我还将用它割除我虚荣的浮躁和多余的冷静

  我不能被夜风暗算就天天告密太阳

  我更不能捏起左手的疼痛用右手去戳草叶的伤口

  我的脊柱要像树

  随阳光的照耀一直向上挺直地生长

  我的心灵要像水

  随月光的柔在大地的善良里一直向下流

  我要在苦难的疼痛里开出花的脸庞

  立 春(外一首)

  ◆陈荣来

  东风荡漾了几回,薄雪

  就消失得没了踪影

  种子在泥巴的温暖里苏醒

  嫩芽爆裂一树枝丫

  惊飞几声鸟鸣,满眼响起

  青翠欲滴的声音

  行人从立春开始

  抖擞着一个腊月养足的精神

  走进春天里

  摆渡人

  一双手,两只浆

  把河这边的人,送到河的那边

  又从河的那边划回来

  从日出到日落

  一划就是四十年

  四十年,划了多少个来回

  谁也说不清

  没有人在意

  他划浆的水纹越来越浅

  脸上的皱纹越来越深

  春 雪

  ◆李小军

  喜欢和你一起漫步

  看你围绕着我,蝴蝶一样上下翻飞

  你带着新鲜的翅膀和想象

  将我的暮年,瞬间

  拉回到少年

  你与我耳鬓厮磨

  我与你诉说久远的思念

  我被岁月雕刻的坚韧和泪水

  愈来愈接近春天的柔软

  白茫茫的大地

  一寸一尺在溃堤

  三千里疆域,渐渐苏醒

  万物萌动,积聚成一声惊雷

  我摘下雪花的芳心

  像一封情书,藏在草木的缝隙

  三月的恩赐

  ◆徐 峰

  三月赐予我一支画笔

  让我描绘春天的美丽

  泼一抹蔚蓝

  是你浩瀚的天宇

  调一笔金黄

  是你浑厚的大地

  在天宇与大地间

  我把蓝黄调和成

  你绿色的生命

  三月赐予我一把钥匙

  让我开启春天的门扉

  听一声虫鸣

  是你欢快的旋律

  闻一阵花香

  是你醉人的气息

  在草地与花丛处

  我把枝蔓编织成

  你金色的回忆

  三月赐予我一部史诗

  让我诉说春天的故事

  吟一首《柳咏》

  是你最初的形迹

  唱一曲《相思》

  是你不变的记忆

  在古典与时尚中

  我把吟唱演绎成

  你永恒的真谛

花径副刊文学作品 

  为顺应社会发展步伐,九江日报长江周刊拟把微信公众号(jjrbcjzk)打造成广大文友展示优秀作品的平台,开设诗歌展台、散文天地、小说世界、作品赏鉴四个栏目,并从微信公众号展示的作品中挑选文友和读者反映良好的精短佳作刊发报纸花径副刊。作品要求内容健康、格调向上,提倡首发,反对模仿,严禁抄袭,文责自负,字数(行数)不限(小说以短篇小说、小小说为主),请文友们精选自己满意的作品,并自行认真校对好。微信公众号平台展示作品均配发作者照片、简介,请文友们将简介置于作品上方,便于编辑排版。

查看余下全文
分享到:

下一篇:

让你笑到胃抽筋的段子,吃饭喝水的时候禁止点开此条微信!

相关文档: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