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历史
心烦意燥时读读王维这首诗 人生的高境界是心静

2021-09-14 来源:腾讯文化

人生的最高境界是心静,最难做到的也是心静。

所谓心静,不是完全无欲无求,而是以静心看世界。

就像王籍,即使蝉声高唱,鸟鸣声声,他却觉得“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

就像陶渊明,纵然身处闹市,车马喧嚣,他却高歌“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还有王维,走到溪水尽头,仿佛无路可走,他却顺势坐下,看天上的云卷云舒,吟咏着“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这份淡然潇洒,惊艳了世人一千多年。

这首诗名为《终南别业》,全文如下:

中岁颇好道,晚家南山陲。

兴来每独往,胜事空自知。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偶然值林叟,谈笑无还期。

王维我们都知道是唐朝著名的山水田园诗人,后世称之为“诗佛”。

他年少成名,30岁便进士及第,这在“五十少进士”的唐朝已是极为难得

早年的他虽然也有过“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的政治抱负,一场安史之乱,让他终于看淡官场名利。

当时的他因为太过出名,而被安禄山盯上,当了“伪臣”。

即使他从未帮安禄山出谋划策,甚至给自己下药躲避朝堂,但在叛乱结束后还是被扣上了“反臣”的帽子。

幸亏他的弟弟王缙极力求情,再加上一首《凝碧诗》“万户伤心生野烟, 百官何日更朝天”,让他逃过一劫。

当时的他被降为“太子中允”(五品),最后官终“尚书右丞”(四品)。

如今我们看来他应该混得不错,还升官了,但其实自从被赦免后,他就看淡仕途,过起了半官半隐的生活。

他在蓝田的辋川和终南山置办了别业(别墅),过上了闲云野鹤的日子。

而这首《终南别业》就是他晚年隐居终南的代表作。

诗歌开头两句便点明了他这个时期的所追求的理想和生活

他在中年的时候便厌恶世俗,笃信佛教,然而一直到了晚年才归隐终南山。

王维的母亲是虔诚的佛教徒,而他的名字“维摩诘”,本就是佛教著名居士,从小他就跟着母亲吃斋念佛。

虽然他在30岁便高中状元,但是却一直被奸臣排挤,他很早便有归隐田园的念头,只是心中还是放不下功名,直到安史之乱后,才下定决心归隐。

而“终南山”历来便是隐者的理想之地,姜子牙、张良、药王孙思邈、王重阳等人都曾隐居于此。

王维在此置办别业,足见远离尘世之心。

接着的两句写的是他在终南山的生活。

每当兴致上来时,他就在山中信步漫游,那种快意自在的心境,不足为外人道也。

短短10字,一个闲云野鹤,枕石漱流的潇洒隐士形象便跃然纸上。

在山中的他抛却了官场的尔虞我诈,世俗的纷纷扰扰,独与自然为伴,心中自是畅快无比。

这里的“独”,并非真的指孤独,因为根据他的诗作来看,好友张諲、裴迪等人还是经常和他来往。

而这里的“空”也不是无奈落寞之意,诗人之所以用这两个词,是为了强调山中环境的空灵,生活的清幽,以及他心境的淡然。

接下来的两句是千古流传的名言,惊艳了世人1000多年。

他在山中漫步,不知不觉走到了溪水的尽头,眼前仿佛已经没有路了。

他索性袖袍一撩,便在溪边的一块石头上坐下,抬头望着天空中漂浮不定的云

陆游游山西村时是“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有一种豁然开朗的境界,而此时的王维,更是进入了一种物我一体的境界。

流水白云本就是自在的象征,而诗人此时的悠闲淡然更是将这种“静”的氛围渲染到了淋漓尽致,令人心向往之。

最后他还在山间遇到了林叟,两人无拘无束地谈笑着,以致忘了时间。

诗歌到此结束,但是诗人那种超然物外、洒脱自然、物我两忘的空灵之境却令人回味无穷。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没有谁能一帆风顺。

行走在人生旅途中,鲜花和荆棘,坦途和坎坷,艳阳和风雨,总是相互交织。

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只有过不去的心情。

无论得意还是失意,无论成功还是失败,无论顺境还是逆境,我们都需要“心静”。

宠辱不惊,静听花开花落;超然物外,闲看云卷云舒。

愿你“行到水穷处”时,都能有“坐看云起时”的淡然心境。

分享到:
责任编辑:佳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