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片报道
最后的手工制针人

作者:燕雁 · 2015-09-26 来源:新华网

 

  裴向南展示手工制针(右)与机械制针的区别(9月24日摄)。山西省泽州县大阳镇曾被称为“九州针都”,明清时期冶炼发达,手工制针业达到鼎盛,“大阳钢针”随着晋商的足迹销往全国,并远销中亚等地。随着时代的发展,手工制针逐渐退出历史舞台。 2006年,“大阳传统手工制针技艺”成为山西省第一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今年66岁的裴向南是这一技艺的传承人。裴家世代制针,到裴向南已是第八代。裴向南介绍说,手工制针有大大小小72道工序,是山西明清时期冶铁技术发展的典型代表。但如今,全镇只有六七名老匠人了解手工制针的流程,这一技艺濒临失传。裴向南的本职工作是一名乡村医生,平时无暇制针,只有节假日才有时间给前来参观的游客表演工艺流程。目前,大阳古镇正在进行保护性开发,大阳手工制针技艺将作为特色旅游项目进行展示。裴向南说,从生产的角度说,手工制针已经不适应时代的发展,但是作为一项传统手工艺,它还有很强的生命力,他希望生产出更多符合现代人审美情趣的旅游产品,让手工制针重新焕发生机。新华社记者 燕雁摄

 

  裴向南(右)在打磨钢针(9月24日摄)。山西省泽州县大阳镇曾被称为“九州针都”,明清时期冶炼发达,手工制针业达到鼎盛,“大阳钢针”随着晋商的足迹销往全国,并远销中亚等地。随着时代的发展,手工制针逐渐退出历史舞台。 2006年,“大阳传统手工制针技艺”成为山西省第一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今年66岁的裴向南是这一技艺的传承人。裴家世代制针,到裴向南已是第八代。裴向南介绍说,手工制针有大大小小72道工序,是山西明清时期冶铁技术发展的典型代表。但如今,全镇只有六七名老匠人了解手工制针的流程,这一技艺濒临失传。裴向南的本职工作是一名乡村医生,平时无暇制针,只有节假日才有时间给前来参观的游客表演工艺流程。目前,大阳古镇正在进行保护性开发,大阳手工制针技艺将作为特色旅游项目进行展示。裴向南说,从生产的角度说,手工制针已经不适应时代的发展,但是作为一项传统手工艺,它还有很强的生命力,他希望生产出更多符合现代人审美情趣的旅游产品,让手工制针重新焕发生机。新华社记者 燕雁摄

 

  裴向南(右)和几名匠人在制作手工钢针(9月24日摄)。山西省泽州县大阳镇曾被称为“九州针都”,明清时期冶炼发达,手工制针业达到鼎盛,“大阳钢针”随着晋商的足迹销往全国,并远销中亚等地。随着时代的发展,手工制针逐渐退出历史舞台。 2006年,“大阳传统手工制针技艺”成为山西省第一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今年66岁的裴向南是这一技艺的传承人。裴家世代制针,到裴向南已是第八代。裴向南介绍说,手工制针有大大小小72道工序,是山西明清时期冶铁技术发展的典型代表。但如今,全镇只有六七名老匠人了解手工制针的流程,这一技艺濒临失传。裴向南的本职工作是一名乡村医生,平时无暇制针,只有节假日才有时间给前来参观的游客表演工艺流程。目前,大阳古镇正在进行保护性开发,大阳手工制针技艺将作为特色旅游项目进行展示。裴向南说,从生产的角度说,手工制针已经不适应时代的发展,但是作为一项传统手工艺,它还有很强的生命力,他希望生产出更多符合现代人审美情趣的旅游产品,让手工制针重新焕发生机。新华社记者 燕雁摄

 

  大阳镇的老匠人李双炉(左)和武来顺(右)在将钢条锤扁(9月24日摄)。山西省泽州县大阳镇曾被称为“九州针都”,明清时期冶炼发达,手工制针业达到鼎盛,“大阳钢针”随着晋商的足迹销往全国,并远销中亚等地。随着时代的发展,手工制针逐渐退出历史舞台。 2006年,“大阳传统手工制针技艺”成为山西省第一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今年66岁的裴向南是这一技艺的传承人。裴家世代制针,到裴向南已是第八代。裴向南介绍说,手工制针有大大小小72道工序,是山西明清时期冶铁技术发展的典型代表。但如今,全镇只有六七名老匠人了解手工制针的流程,这一技艺濒临失传。裴向南的本职工作是一名乡村医生,平时无暇制针,只有节假日才有时间给前来参观的游客表演工艺流程。目前,大阳古镇正在进行保护性开发,大阳手工制针技艺将作为特色旅游项目进行展示。裴向南说,从生产的角度说,手工制针已经不适应时代的发展,但是作为一项传统手工艺,它还有很强的生命力,他希望生产出更多符合现代人审美情趣的旅游产品,让手工制针重新焕发生机。新华社记者 燕雁摄

 

  大阳镇的老匠人李双炉(右)在蒸制针坯(9月24日摄)。山西省泽州县大阳镇曾被称为“九州针都”,明清时期冶炼发达,手工制针业达到鼎盛,“大阳钢针”随着晋商的足迹销往全国,并远销中亚等地。随着时代的发展,手工制针逐渐退出历史舞台。 2006年,“大阳传统手工制针技艺”成为山西省第一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今年66岁的裴向南是这一技艺的传承人。裴家世代制针,到裴向南已是第八代。裴向南介绍说,手工制针有大大小小72道工序,是山西明清时期冶铁技术发展的典型代表。但如今,全镇只有六七名老匠人了解手工制针的流程,这一技艺濒临失传。裴向南的本职工作是一名乡村医生,平时无暇制针,只有节假日才有时间给前来参观的游客表演工艺流程。目前,大阳古镇正在进行保护性开发,大阳手工制针技艺将作为特色旅游项目进行展示。裴向南说,从生产的角度说,手工制针已经不适应时代的发展,但是作为一项传统手工艺,它还有很强的生命力,他希望生产出更多符合现代人审美情趣的旅游产品,让手工制针重新焕发生机。新华社记者 燕雁摄

 

  裴向南(右二)和几名老匠人一起探讨手工制针的流程和细节(9月24日摄)。山西省泽州县大阳镇曾被称为“九州针都”,明清时期冶炼发达,手工制针业达到鼎盛,“大阳钢针”随着晋商的足迹销往全国,并远销中亚等地。随着时代的发展,手工制针逐渐退出历史舞台。 2006年,“大阳传统手工制针技艺”成为山西省第一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今年66岁的裴向南是这一技艺的传承人。裴家世代制针,到裴向南已是第八代。裴向南介绍说,手工制针有大大小小72道工序,是山西明清时期冶铁技术发展的典型代表。但如今,全镇只有六七名老匠人了解手工制针的流程,这一技艺濒临失传。裴向南的本职工作是一名乡村医生,平时无暇制针,只有节假日才有时间给前来参观的游客表演工艺流程。目前,大阳古镇正在进行保护性开发,大阳手工制针技艺将作为特色旅游项目进行展示。裴向南说,从生产的角度说,手工制针已经不适应时代的发展,但是作为一项传统手工艺,它还有很强的生命力,他希望生产出更多符合现代人审美情趣的旅游产品,让手工制针重新焕发生机。新华社记者 燕雁摄

 

  这张拼版照片展示的是手工制针取火、凿条、滚圆、截断、热淬、复鎈、抛光等工序(9月24日摄)。山西省泽州县大阳镇曾被称为“九州针都”,明清时期冶炼发达,手工制针业达到鼎盛,“大阳钢针”随着晋商的足迹销往全国,并远销中亚等地。随着时代的发展,手工制针逐渐退出历史舞台。 2006年,“大阳传统手工制针技艺”成为山西省第一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今年66岁的裴向南是这一技艺的传承人。裴家世代制针,到裴向南已是第八代。裴向南介绍说,手工制针有大大小小72道工序,是山西明清时期冶铁技术发展的典型代表。但如今,全镇只有六七名老匠人了解手工制针的流程,这一技艺濒临失传。裴向南的本职工作是一名乡村医生,平时无暇制针,只有节假日才有时间给前来参观的游客表演工艺流程。目前,大阳古镇正在进行保护性开发,大阳手工制针技艺将作为特色旅游项目进行展示。裴向南说,从生产的角度说,手工制针已经不适应时代的发展,但是作为一项传统手工艺,它还有很强的生命力,他希望生产出更多符合现代人审美情趣的旅游产品,让手工制针重新焕发生机。新华社记者 燕雁摄

分享到:
责任编辑:从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