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素,锦(写的真好)

2017年08月12日 16:53七点家庭 责任编辑:满堂春

  淡

  写下这个字时,或许我已老了。并非光阴只剩下断壁残垣,而是心,轻得似一剪柳风了,爱不动,恨不动,只余一点禅心,在云水里风淡烟清了。

  那么,我与时光两不相欠了吧。时光给我暖,给我痛,我都一一饮下,消得人间一场醉,为的是鲜活地在红尘走一遭,方才罢休。这淡的背后,无不是胭红柳绿的繁华,必得历尽,才能领悟“淡极始觉花更艳”的真知。

  作家余华说过,“生活越是平淡,内心越是绚烂”,是啊,也许我们的内心里住着一匹狂妄的野马,任意驰骋东西,领着心踏过一场又一场春秋,即使生活平淡无奇,内心也不致贫瘠。

淡,素,锦(写的真好) 

  好友多问我,许久不见你的文字了,甚是想念。我说忙,而后默默地就笑了,连自己也不能说服。总拿烟火说事,是这样吗?

  半年之久,不曾真正写过什么了,思想愈加变得僵硬了。平日里的碎语闲言,实算不得文章。我想,大概是我的心事别无居处了。

  有时我也会感谢上苍,让我与文字邂逅,在曾经无数个笑泪交织的日夜,我碾尽了一池墨香,诉说衷肠。而如今,我不知为谁而写,也不知写而为甚了。每每等到有所感慨,便会写下当时的心绪,成了文。即便如此,生活中仍有诸多的喜与悲,缤纷多彩,而我的指尖似生了一股清风,一有心事,便缓缓地烟消云散了,不必言说,亦来不及铭记。

  我终于成了一个淡然莞尔的女子,多年以前,这正是我的念想。

  素

  许多人好奇生活中的我该是什么样子,是否如文字里一般,闲坐庭落,斟一壶茶,望绿荫成风,听岁月过隙?

  不,不是的。我不过是个极平常的女子,早晨匆匆赶去上班,处理工作中的事情,下班回来也会去逛一逛超市,购些生活用品。周末要么美美地睡一觉,听听音乐,看看最近的电影。偶尔也会在雨疏云浓的季节里,兀自惆怅一阵子,不过很快就会过去。多么平常的日子呀!我心素已闲,寻常烟火也能过得有滋有味。

  我爱莲,常常以莲自拟。然,莲于我,却是那样可望而不可及。从前,我在大风大浪里,涅槃又重生,那般的轰轰烈烈,是万万比不得的,到如今,我也不敢与莲媲美。只在静静独处时,绕指柔化作满纸的云水禅心,此刻方是莲花光阴。

淡,素,锦(写的真好) 

  小禅说:如果在心上种一朵莲花,是可以听得到它成长的声音的。想必,只有我自己听得到。

  有人说,这般淡泊宁静的我宛如一朵莲,字里行间溢满莲花气息。或许,在光阴里我已长成一朵花,一朵与世无争的花,素静,淡香。有人说,淡是一种成熟。不可置否。

  如果你经历过盛大的爱情而后无果地落幕,渐渐地,你也会变得不敢爱了。

  如果你经历过那些无谓的争执,和别人因讨厌你而加于你身上的莫须有的罪名,而诋毁你、伤害你,渐渐地,你也会淡然,一笑而过了。

  如果你经历过曾说好永远不分离的朋友,有一天也渐次离你远去了,你也会放下执念,只想静静地做自己。

  终于懂得,狂欢和爱情只适合安放在文字里,而我们仍须一步一脚印,在烟火中安稳妥当地行走着。

  或许有一天,我不再写了,也写不动了,那时我就真的老了。

  锦

  兴致来了,把闲置在衣柜许久的旗袍拿了出来。尽管已是三伏天,也想过一把穿旗袍的瘾。旗袍上绣着我喜爱的荷花,说不清楚,突然就想穿它了,也许是看到屋外夏花绚烂吧。

  见过好友的一句话,“即使爱情没了,也要做一方锦”,感触良久,女人就该是一片锦。不为他人而艳,只为自己美丽。

  正如此时我身着旗袍穿行花间,为的是心里的欢喜,哪怕是片刻。别人看来,美不美已不重要。

淡,素,锦(写的真好) 

  平日里都是素衣淡颜,不会刻意修饰自己,偶尔也会小资一下,戴上闪亮的首饰,稍稍一挽长发,着一身喜欢的长裙,倒不是出席盛宴,也不与旁人同,只是钻进一朵花里,或是躺在青青草地上,抑或是水边,留下瞬间的剪影,永恒的纪念。就是这么简单,为自己美美的,无关其他。

  时光有时是清薄的,不顾你冷,不顾你暖,只管素素然地过,眼睛都不眨一下。然,我们的心里仍需有一份慈悲。

  对你善良的人,给予爱与暖的回意;对伤害你的人,原谅,放过自己的心;对天地万物心存感恩,内心便时时盛满温柔,终究善待的是自己。

淡,素,锦(写的真好) 

  我爱锦一样的女子,即使走过爱情的迷网,受过生活的疲累,经过伤痛的摧萎,也不放弃快乐的愿想,不失去美丽的希望,谁都有权利美丽,只要你不颓似残花败柳,漠至死水微澜。

  目光过处,从不乏一些自命清冷的人。表面上是冷冷寂寂的,对何事何物都不闻不问,即便有人出于关心,也素不回应,一味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好像与世无争一般。其实,他们的内心是孤独而空虚的。渴望有人来爱,又同样怕付出,渴望知音来和,又怕乱了心智,这类人,我是避而远之的。

  一个连自己都不爱的人,怎能奢求别人来爱你?自己不快乐,能给旁人带来的,也只有伤悲。

淡,素,锦(写的真好) 

  我偏爱优雅,如雪小禅。字是妖的,情是瑟的,但那只限于文字,心仍是明朗净水的。

  如赫本,集万千美丽于一身的她,一生命运坎坷,经历失败的婚姻,而在她人生的60多年里,她的每时每刻都是优雅的天使。即使家道落魄,食不果腹,也不放弃锻炼芭蕾,也因此塑造了她极曼妙的身材。即使婚姻失败,也不放弃优雅地活着,创造自己的精彩,晚年也一身优雅的装扮,做公益,似乎岁月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痕迹,始终那么地高雅。

  这一生,能够优雅地老去,该是一件多么优雅的事情啊!

  我盼望那一天。

淡,素,锦(写的真好) 

查看余下全文
分享到:

下一篇:

人格如金!

相关文档: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