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病的根源

2017年08月11日 10:30腾讯网 责任编辑:百合

  自信经济的定义,与目前正在酝酿的隐趋势相辅相成。科技的进步带来了许多的便利,开始了许多原本的不可能。但同时,也急遽增加了生活的密度。现今的生活密度,已经是30岁世代的5倍,20岁世代的3倍。

 

  在我们祖父辈的年代,人可能要安稳专心地度过前50年的人生,才有机会出国,去体验不同的文化。而终其一生,也最多扮演2—3个身份:父亲、丈夫、员工或老板。

  在我们父亲的年代,可能要专心认命地活40年,才能够开始享受。那时,虽然已经有较为发达的科技,但却还是没有完全突破生命中可以同时存在与扮演多重身份的可能。在平均寿命为74岁的年代,父亲们比祖父们的生命多了一倍的密度 (也就是说,他们所活的一辈子,等于前面两辈子的经验总和)。

  到了现在,科技让我们同时可以拥有与经营多重身份——朋友圈、微博、Facebook、Instagram、Twitter、游戏、公司、家庭,甚至是虚拟的人生。这让人生的密度急遽的增加。更不用说,下一代的生活体验,又比我们早了15年以上。这也表示,我们的一生所体验的事物,会比我们父执辈,多5至7倍的密度。

  这是一种幸福,却也带来了极度的恐惧。在人类的历史中,从来没有一次的生活密度是如此的高。加上科技已经到了一个无法停止进步的常态,人类原本的技能已经不再被需要。

  所以不但生活密度增加,生活中可被利用的空闲时间也增加。试想,当一天中多出了8小时的自由时间,要做什么?会不会担忧?会不会恐惧?这些,都是现代人面临的现实,所以才会有越来越多的心理疾病(文明病)。因为我们缺乏自信面对这一个既定的外来趋势。

  在这个趋势下,人开始追求各种熟悉的事物来让自己好过一些。就如同在二战后,人开始追求一些可触碰的梦,来让自己再有希望。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近5年的电影,多数都是在谈非现实:漫画、虚拟、卡通……但这些非现实,却是源自最熟悉的旧。漫画电影中没有新的角色,都是过去40—50年代的漫威人物;卡通也都是10—20年前的续集;虚拟故事更是不断地拿过去熟悉的科幻片来翻拍。

  这一些,都不是在创新,而是用新的美感与手法包装我们所熟悉的一切。这类商品,提供了自信,让人认为,自己,可以想像、面对与接受未来。而这,就是未来3—5年中会成为主流趋势的“自信经济”。

 

  自信经济的定义是:让消费者,借由现代化的旧内容,找到过去生活的熟悉。借此,脱离不愿面对的现实,并给予放松的空间。在快速变动的现实中,建立一个熟悉的基础点。

  套到与“美”、“健康”相关的产业,这个趋势可以明显地被看见。越来越多的健康意识是回到过去所熟悉的一切习惯。绿意识形态在推广的,就是回到在地的原点。

  健康就是由离家最近最熟悉的地方取得的。古早味的美容圣品就是从古法中的平民饮食找到灵感,如:薏仁水、红豆水……

  这些,全部都是已经存在许久的记忆。只不过借由新的科技,换上新的包装,加上新的制程。

  反而所谓的“新”,所谓的“未来”突破,在现在的市场上,失去了致命的吸引力。因为不熟悉,加上普遍地缺乏自信,让消费者,不愿意这么快的接受更新的事物。

查看余下全文
分享到:

下一篇:

阁楼经济

相关文档: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