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这样被骗进传销

2017年08月10日 09:10综合 责任编辑:百合

 

  封面图为2014年10月北京燕郊“传销村”,“上课”黑板上写着大大的“富”字。图:法制晚报郭谦

 

  2017年5月,23岁的东北大学毕业生李文星通过某招聘APP,前往天津静海入职并疑似落入传销骗局,直至有人在一处水坑里发现他的尸体。2014年5月,遭遇极其相似的21岁黑龙江青年伍刚同样命丧天津静海。图为伍刚尸体躺在殡仪馆。洪煜/法制晚报

 

  出事8天前,青年伍刚新认识的女网友给他打了三四个电话,说静海一家“三星手机配件厂”在招工……之后伍刚便被传销组织要挟和虐待,在被追赶的恐惧下,他试图过河逃避,却不幸溺亡。图为静海区拘禁伍刚传销院落。洪煜/法制晚报

 

  每年百万毕业生找工作的阶段,是传销组织发展的关键期,传销分子会利用部分大学生“眼高手低”的特点制定针对性方案。图为2013年7月,海归大学生孙延宇回国就业,却误入东莞的传销窝点。在试图逃脱传销窝点时,孙延宇惨遭殴打致死。南方都市报/视觉中国

 

  2013年7月10日,孙延宇家人从老家赶到东莞,哭成一团。“就算是绑票,你也开个价,我倾家荡产也会给你,不用这么丧尽天良……”南方都市报/视觉中国

 

  2014年7月,西安警方清理辖区传销窝点,抓获参与传销人员418名。传销一家人睡地铺,屋内闷热,气味难闻。这些传销人员大多采取招工、网友会见和旅游观光等方式诱骗外地人员进入传销组织,从事传销活动。此次行动抓获的参与传销的人员中,大学生占到40%左右,年龄最小的仅14岁。华商报汤继颖/视觉中国

 

  2017年我国高校毕业生人数接近800万,就业压力巨大,初出茅庐的他们十分渴望机会,有些也想走捷径。2016年3月,陕西商洛一医院,小雷在翻看和骗他的女网友的聊天记录。据了解,身陷传销的小雷,从5楼跳到对面的3楼楼顶,全身两处骨折,但也让自己逃出了传销窝点。华商报曾春

 

  据亲历者透露,传销分南北,南派重“洗脑”,北派多“暴力”。图为2015年2月15日,在春节期间,北京燕郊的传销组织依然在上课。董振杰/视觉中国

 

  2010年12月,西安警方出动百余警力端掉3个非法传销窝点,这些窝点简陋异常,而126名传销成员年龄最大57岁,最小仅有17岁。张杰/视觉中国

 

  传销之臭名昭著众所周知,媒体报道与国家打击从不停歇,可堂堂大学生,为何数以百计地加入传销组织?2014年8月,辽宁辽中,失踪的96年女大学生田雨苗陷入传销,为了找到女儿,田的父母脚趾甲都走掉了,脚底板也走出了水泡。视觉中国

 

  在民间的“反传销咨询救助网”上,专门有一个“大学生专题”,罗列全国各地大学生陷入传销的有关报道,每个月好几起。图为2014年11月,安徽合肥捣毁一传销窝点,16人中年龄最大的1967年出生,最小的1995年出生,三分之一为大学生。视觉中国

 

  大学生为何频陷传销?这要从传销的各种特征说起。首先,传销多杀熟。父母拉孩子,同学喊室友,室友再叫老乡……2014年12月,山东男子远赴西安解救陷入传销的媳妇,但后者不愿意跟着他回家。陈团结/华商报

 

  熟人“拉新”,许多人会失去警惕或受亲情掣肘,慢慢进入传销集团编织的套路,直至被洗脑成功。2012年6月7日凌晨,浙江金华公安工商统一行动,抓获618名涉嫌传销活动的人员,年轻的女性成员刚从“美梦”中爬起。齐齐/视觉中国

 

  传销要人又要钱,只有“拉人头”大家才有钱分,这意味着上当的大学生越多,新被骗的大学生会呈几何级数增长。图为查获的典型“南派传销”网络图,一带三,三带九,九变二十七……视觉中国

 

  此外,传销也与时俱进,被包装成“合法产业”或“国家项目”,自认为观念超前的大学生反而更容易自我洗脑。图为合肥天鹅湖景区很多雕塑被横幅隔离,原因是这些雕塑被传销人员赋予了神秘的“致富”色彩。刘丽婷/视觉中国

 

  2014年4月,合肥滨湖一杂货店内,执法队员搜查出了涉及传销的酒。有一种酒是天蓝色包装,上面写着“富三代”,注明了“1040”字样。还有一种酒是金黄色包装,上面写着“新事悟”。视觉中国

 

  2017年4月,陕西咸阳,传销女孩小英的听课笔记中写着“一等女人做直销、二等女人做保险、三等女人做教育……”等令人哭笑不得的“励志语”。华商报杨皓

 

  尤其是随着互联网普及,传销拉人头开始转战线上,死者李文星接触的虚假信息就来自招聘某求职APP。图为2016年8月合肥打传办人员在查获的手机里发现一款特殊“APP”,里面的内容均为传销资料。传销人员对人民币上的图案进行曲解,以此达到洗脑目的。视觉中国

 

  在李文星死亡事件的新闻评论里,数百名网友在问,既然传销如此猖獗,国家为何不重拳打击?事实上,国家层面打击传销的力度非常大,但效果有限。图为2015年5月31日,贵阳市观山湖警方月31日侦破一特大传销案,抓获A级传销头目26名,捣毁传销窝点10个,遣返传销人员4000余人。视觉中国

 

  2011年9月,广西来宾警方将19名传销头目从数千公里之外的吉林省长春市,押解到柳州。该团伙已发展1000多名下线,老总们每月初从外地坐飞机到南宁来开庆功会,发放奖金提成。而在这些老总们的笑脸背后,是一个个家庭陷入穷困潦倒的悲苦境地。张存立/视觉中国

 

  2011年9月,广西来宾警方将19名传销头目从数千公里之外的吉林省长春市,押解到柳州。该团伙已发展1000多名下线,老总们每月初从外地坐飞机到南宁来开庆功会,发放奖金提成。而在这些老总们的笑脸背后,是一个个家庭陷入穷困潦倒的悲苦境地。张存立/视觉中国

 

  传销难以打击的个中原因,除了与流动性、隐蔽性强,也跟地方打击力度不够,甚至变相“包庇”传销活动有关。2013年4月,合肥滨湖打击传销执法过程中遇到激烈抵抗,数百传销分子聚众堵路,与警方对峙3小时,部分传销分子与执法队员发生了激烈冲突。韶涵/视觉中国

 

  即便合肥的传销已经如此猖獗,相关部门打击的力度也很大,但传销就是灭不完,合肥也成为我国中部地区的一块“牛皮癣”。图为2014年7月合肥警方对涉嫌传销洗脑的旅游大巴进行集中整治。视觉中国

 

  据媒体报道,在传销猖獗的省会城市,传销早就成了一条产业链,把房屋出租、餐饮消费、旅游观光等绑在了一起,打击难度可想而知。图为2016年1月,南京浦口警方调集了500多名警力,分成60个战斗单元,集中对南京桥北地区三个大型小区的300多个传销窝点展开了春节前最大规模的清剿行动,抓获600余名传销人员。文轩/视觉中国

 

  天上不会掉馅饼,勤劳致富才是首选。大学生除了提高警惕,沉着应对,更要切忌眼高手低,避免陷入传销陷阱。图为2012年2月24日,26岁的大四学生王天宇疑被人骗进传销组织,其父母四处寻找。视觉中国

 

  李文星的遭遇令人唏嘘,如果未遭遇传销,他可能有个不错的未来。中国还有数不清的家庭受传销危害,妻离子散,类似的悲剧可能每天都在上演。2014年11月,记者带着邹先生在燕郊东蔡各庄找到陷入传销的女儿以后,激动心情难以控制,邹先生抱紧女儿始终不愿松手。“你们看看,我女儿被弄成什么样了,我找她找得好苦!”董振杰/视觉中国

查看余下全文
分享到:

下一篇:

著名景点过去的样子

相关文档: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