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东北的颜色

2017年08月09日 16:03界面新闻 责任编辑:百合

  文、图 | 朱墨

 

  通化是我们第一个到达的城市。这是通化城市中的公园,玉皇山。你能在玉皇山实现大部分的娱乐活动,打网球,跳舞,或者唱卡拉OK。穿过城市的是浑江。浑河到了通化就改名浑江了。通化最出名的特产之一是通化葡萄酒,有着八十年代风味的包装,很好看,据说当年是国宴酒。但我和淡豹兴致勃勃地买来喝了第一口就大失所望,也许就不应该对标价30块一瓶的红酒期许太高。

 

  到达集安后,刚开到去鸭绿江大桥的路口,我们被一位大哥拦下。大哥是附近解放村里的。一台车50元,带着我们绕开景点,从更好的角度看。后来证明他说得没错。江对面就是朝鲜了。很奇妙,明明离得这么近,可是一眼就能看出两边的山是不一样的。

 

  集安到处都可见种植的葡萄,可是葡萄和山都被笼罩在厚厚一层灰中。空气中也弥漫着灰的味道。解放村的大哥带路,我们找到根源,原来是对岸朝鲜的水泥厂冒着大烟,风把烟都吹了过来。

 

  我们从国道沿江去临江,走了集青线。集青线是一条非常美的线路,虽然偶尔路况会比较糟糕,但大部分时候都在给你惊喜。路边的景观几乎每几十公里就会发生大变化,比如这里。东北的空气的透,不仅是天高云淡,而是还以颜色本来的样子。

 

  集青线鸭绿江旁的一座空房子,不知为什么会突兀地出现在这里。玻璃上还贴了一个“福”。房子应该经常有人住,凑近看的时候,房子里面几乎没什么灰尘。

 

  早上七点的阳光已经让背阴处变成了大面积的阴影。这是在中国最美县城,临江。我想,这个称号应该是当地政府自封的。

 

  为了第二天去长白山,我们选择住在了靠近长白山的抚松。六月的东北阳光猛烈。

 

  我们选择了从长白山的西坡上山。上山之前到处可见爬到顶需要走1400级台阶。不过真正爬起来并不是很累。在陡峭的台阶上,我们到处见到抬着轿子上山的人。即使在六月,到达山顶还是需要穿一件薄羽绒衣。天池很美,以至于让我刚看到的时候就晃神了。这个时候的天池还没有化冰。

 

  长白山下的原始火山林。

 

  这样废弃的工厂,我们在路上见到了很多。

 

  在路上,我们经过的五味子基地。

 

  路边荒废了的桥,长满了草。

 

  国道边的一个商店。这个商店应该有一些年头了,否则商店牌子的字体不会是这样——如今大多数招牌可比这个丑多了。

 

  我们买了路边大哥的纯天然草莓,大概是我吃过最好吃的草莓。

 

  随着自驾深入,国道上的车变得越来越少。

 

  有一天,在202省道松江镇附近,我们遇到了一个穿着红色背心的摩托车队。车队大概20来人,摩托车都比较简陋。我超车到他们车头附近,看到车头的摩托车上立了一面旗帜——“老友骑行”。这个车队都是年龄在50到60岁上下的老人。超车的过程中,我看到有两位骑士的脚没放在脚踏上,应该是年纪大长时间骑车,脚累了。我向他们竖了一个大拇指,然后超过了他们。后来一想挺后悔,应该把那群老人拦下聊聊。

  后来在去珲春的路上,我们拦下了两对骑车旅行的夫妻。前面这一对夫妻是从湖南衡阳出发,在济南和后面的夫妻碰头。他们准备一直骑到漠河,已经骑行了一个多月。

 

  路边的餐厅,我们进了包厢吃饭。呆了好一会儿,才发现躲在窗帘后的孩子。

 

  到达珲春已经是晚上,刚刚下完雨,整个城市路边被映出霞光和霓虹灯的颜色。珲春有大量的朝族和俄罗斯人,街上的店都是俄语和朝鲜语。

 

  淡豹在珲春的街头。背后的建筑已经完全是俄罗斯的风格。

 

  伊春的云。

 

  伊春的晚霞。

 

  在离开伊春的时候,我们出了事故。在一条断裂的公路上,我们两条轮胎都爆胎了。由于这是一条通向翠北铁矿的路,我们等了很久才等到一位大哥,坐他的车带着我们回到伊春的友好区寻求帮助。

 

  兴凯湖,像海一样有浪。湖边巨大的风显得很凶险。

 

  在防川,隔着国界的护栏拍下“土字碑”。1886年,清政府派都察院左副御史吴大澄与俄国谈判,立下这块“土字牌”。

 

  第一次在东北遇到大雾。

 

  来绥芬河之前,怎么也想不到这样一座边境城市居然是山城。酒店对面的广场上,人山人海,是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娱乐活动。大概有三拨,中式广场舞,西式交谊舞,最后就是戏曲了。后来一查,绥芬河总人口才6万。这样一想,或许三分之一的人都在这个广场上。绥芬河大部分时间气候寒冷,能这样出来活动的日子并不多。

 

  绥芬河的街边。

 

  漠河北极村。现在北极村几乎只剩下旅游了,很多村里的房子都改建成了农家宾馆。我们是夏至这一天赶到的北极村,我们这一趟东北之行,这里遇到的人最多。夏至过去后,人又突然都离开了。

 

  夏至这一天的北极村,太阳只离开北极村三个小时。这是晚上10点的天空。

 

  太阳落山后,北极村进入到白夜。很可惜相机没法完全记录下来。天空并没有完全黑下去,眼前的一切都没有了阴影,只是变成了一片巨大的颜色,看上去像一块脆弱的瓷器。

 

  加格达奇路边,被广告牌映红的树。这个城市感觉也像这个画面,白日焰火一般,红色的屋顶,白墙黄墙的住宅。

 

  加漠路上经过废弃的村庄。

 

  路边的防护林。

 

  一路上到处都是废楼。废饭店、废驾校、废住宅。荒房子上贴着“中国邮政服务三农”,这是空空的一大栋楼。旁边很多饭店和村庄也废弃了,可是这里距离五大连池景点才9公里。

 

  宾馆里。

 

  呼兰河湿地公园。这儿离哈尔滨市区很近,里面有一个豪华的度假村和水上运动基地。

查看余下全文
分享到:

下一篇:

大河之舞 黄河宫上

相关文档:

外国导游带中国人游北极 他们围着国旗合影很有趣

中国第七次北极科考队开展首次冰站作业

俄媒:北极今年可能就会无冰 10万年来首次(图)

人物:探访“北极第一哨”

俄媒:北极今年可能就会无冰 10万年来首次

北极在今年可能就会无冰 系十万年来首次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