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临汾:槐花遍开人祖山

2017年05月18日 16:39综合 责任编辑:百合

 

  文/曹俊丽

  风把一个季节推向另一个季节,一场春雨过后,青翠欲滴的叶儿变成了深绿色,扣问阳光,风是什么时候将嫩绿的叶儿吹的更加丰腴?阳光坚守,坚守守口如瓶的忠诚!

  午后的阳光散发母性特有的温柔,坐在木屋外的木凳上,天空的心空着,没有云朵走过,风拐了个弯,吹的树叶与阳光的甜言蜜语左右摇摆。打开书看到一句话“石头,总是贪图参禅打坐,一辈子下来,心都无法虚空。”合上书,把自己想象成山中的某一块石头,或许自己本就与那石头无异。同事的一句“再过几天就是槐花节了。”刺痛了有关槐花的记忆。

  春红落尽,洋槐花在一场春雨后的阳光里走来,我总是心怀敬畏的亲近它。对于槐花的记忆和理解从奶奶的故事开始,小时候喜欢坐在大门外的老槐树下,依偎在奶奶的怀里,听她讲爷爷的故事,她说爷爷在一个槐花飘落的春日走完了他仅有的48年的人生路,她讲起文化大革命,讲起批斗会,那时候奶奶的故事于我来说就像透过槐树叶间洒落在地上的阳光,斑斑驳驳的,我抬起头看见树上苞含欲放的槐花一串一串的,风过就能闻到它们散发出的淡淡的清香。三岁半的我无法理解那个故事的深意,无法理解奶奶眼中流下的泪,无法理解为什么奶奶从不吃槐花,只知道春日的阳光很温暖,雀和燕在电线上说着只有它们自己才能听懂的话,只知道在我的再三纠缠下奶奶会给我蒸一次槐花团子吃。我在奶奶的故事里成长了十三个春秋,有一个懵懂无知的孩子长成了意气风发的少年,奶奶去世后我一直在寻找那些童年时无法理解的事情的答案,我曾多次缠住父亲给我讲关于爷爷的故事,父亲从不愿给我提及,他给我的永远是沉默,可我总觉得那沉默里隐藏了我一直想要的答案,所有的往事都有一重门,也许虚掩,也许深闭。

  洋槐花在我的成长里开了又败,败了又开,一年又一年,大门外的洋槐树老了,我18岁的那年春天它再也没有从它的冬天醒来。 又是槐花盛开的季节,父亲和大伯用长锯锯倒了老槐树,那时我看见父亲和大伯像奶奶一样默默的流泪。我想这棵年轮的数目超过我年龄的树一定倾注了父辈们某种特殊的情感,我开始尝试把奶奶的故事串成串。长大后,在外求学,每年槐花开的时候都会想起老院门前的那棵老洋槐,想起那些旧时光。

  加深我对于洋槐花的理解是母亲的去世。2010年,在冬末春初的时候,母亲没来的及看门前小洋槐树开花就匆匆的离去了,母亲去世时父亲含着泪说了一句话“今年的洋槐花应该很繁吧!”这年,我大学毕业,舍友约定集体去太原迎泽公园玩,在那里我第一次在外地看到了白色的洋槐花,那些洋槐树高大稠密,槐花散发出浓郁的香味,不知为什么,站在那些槐树下一下子想起老家门前的洋槐树,如果它还在也应该开花了吧?不觉间,泪水涌出了眼眶。那时才恍然大悟,原来我寻找的答案一直伴随着我,只是我忽略了它的存在。洋槐花,承载爷爷的疼奶奶的痛,母亲短暂一生的坎坷,爷爷把他一生的清白挂在了老槐树上,把一个家族,一个姓氏的疼痛注进了那一串串素净的白,静静地开静静地败,岁岁年年,一代又一代。

  去年,萧杀之秋的夜里得到大哥去世的消息,瞬间觉得山里的风抖的厉害,深夜赶回家,夜色里门外的洋槐树伸展着落光叶子的枝干指向苍天,父亲撕心裂肺的痛哭让我又一次把自己深藏在了那一串槐花里。如今的父亲喜欢和我唠叨爷爷奶奶的故事、母亲的倔强、大哥的叛逆,我发现父亲的脸上道路纵横,他的脚步迟缓了,前几天他来电说门前的洋槐开花了,泪,流在脸上,痛,在心里。

  我把自己嫁给了村庄,每年春天还会看到那一串串素净的白,每每此时都会想起奶奶,想起母亲,想起早年去世的大哥。前几天回家,婆婆给我做了槐花团子,吃着香喷喷的团子,体会着母亲的良苦用心,我感谢上苍能让我在失去母亲疼爱之后又一次找回了那份久违的爱,茫茫人海,相遇相识相依相惜。在老家,在故乡的每个角落,亲人们,父老亲们都把疼痛的日子过得干净纯洁。

  今天, 在人祖山,第一次见到成片成片的槐花像白色的花海涌动在青山绿水间,也是第一次听说过槐花节,这繁密的槐花等待世人的欣赏采摘吗?花开不多时,生命不重塑,满山的槐花等待有缘的你!愿每个人都能在人祖山才摘一串属于自己的槐花,安放自己的纯洁和善良!

 

 

查看余下全文
分享到:

下一篇:

登天竺之顶,一览众山小

相关文档:

雨后槐花不言殇

孟夏时节 麦熟槐盛

它是四月份开在树上的良药

小时候,我们都是李时珍

夏季养生必喝这三杯水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植物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