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的思想为什么在先秦时代显得如此另类

2018年11月06日 15:59清風明月逍遥客 责任编辑:佳梦

 

  在生机勃勃的先秦时代,老子的思想却体现的比较另类。他所主张的无为而治、清心寡欲和顺应天道,以反话来讲道理的方式,其实来源于东周王室在乱世之中的生存方式。长者老子作为周天子的史官,非常熟悉周王室的续命大法。所以才有了他的《道德经》与其比较另类的思想。

  史官的职业素养

 

  老子不仅做过楚国小官 还去洛阳做了周人的史官

  在普遍奋发激昂的春秋时代,老子的思想似乎与时代的主旋律显得格格不入。但是实际上,老子的很多主张也来自于周文化传统,只不过是周文化在东周历史背景下生长的产物而已。

  首先光从称呼来看,老子姓李-名耳-字聃,聃字与詹。儋等字都属于先秦史官的统称,老子本人就是周王室的史官。而老这个字,往往也和史官有关,是与史官有关系的称呼。所以,道家的根源其实在于历史记载。

  根据西周的制度,周王室的史官一般是由异姓人和外邦人担任。由他们负责宣扬周王室的恩德,其用心是让周朝的功绩得到外人的认可,避免周人陷入自吹自擂的境地。因为本身和周人有距离,所以对于周文化会保持相对理性与克制的态度。比如老子的故乡是被楚国征服的陈国故地,就是这一制度的证明。

 

  西周虽然大封诸侯 但整体上对各方具有优势

  因为是外人,而且熟悉历史记载,这些人的言行就体现出了十分冷峻理智,而且十分超脱的心态。因为和一般的国人不同,熟悉历史记载的他们,能够更加清晰地看到周朝分封制度的弊端。

  虽然周人拼命地论证自己取代殷商具有合法性,是天命的结果,自己的德行取代了商朝势力。但是之后的历史发展,不禁使人产生了怀疑。周王室和封臣的关系,在若干带发展之后越来越疏远。而且周王室无法从东方的封国里定期收取经济产出。同时周朝本身也在分封王室领地,周王室自己的实力,也因为内部的小分封变得越来越有限。最后是戎狄的侵略,从外部削弱了周朝的实力。所以,熟悉了这一过程的史官们意识到,即使是周人也很难以永久获得天命的垂青,在王朝的兴亡之上,还有更高级的概念----大道在起作用。

  所以和普通的士大夫相比,周代史官们更具有世事无常,事物善于转化的认识。比如晋献公的史官史苏,在晋献公讨伐骊戎得胜之后就得出了“胜而不吉”的论断。众人在问他原因时,他说晋国的男子可以击败戎狄的男子,反过来戎狄的女子可能击败晋国的男子。这一判断来源于晋献公贪恋女色。结果晋献公的戎狄妃子骊姬通过干政,一度给晋国造成了巨大的混乱。这种认识本身就很有“强弱转化-祸福相依”的特色。

 

  青铜器皿在东周时还是非常重要的财富象征

  官的另一职业素养是天文历算。何时进行某种农事,何时出兵征战能不干扰经济生产,都是他们需要观测天象得出的结论。所以根据天象和气候判断出兵,祭祀和农作的时间,本身有尊重自然规律的用意,和将人类置身于天地之间的开阔视野。个人的努力虽然十分重要,但也是要充分考虑历史发展的方向的。

  所以,丰富的人生经验和开阔的视野,让很多人事在史官们眼中显得图样图森破了。

 

  先秦时期的史官是还需要具备基本的天文学知识的

  周王室的生存之道

 

  西周末年的大洪水促成了一切格局的变化

  历经了西周末年的大洪水,东周王室很明显地调整了自己的生存策略和身份定位。在东迁洛邑之后,周王室拥有位于天下之中的领土。西边有虢国把守桃林要塞,南方有申国和吕国防御楚国,还有晋国和郑国保护王室。王室的领土相当于一个中上等诸侯国,能维持起三军的武装力量。再加上此时秦齐鲁宋卫等大国还比较支持王室,没有叛乱之心,所以周天子本身实力不弱。

  但是周平王本身的表现却比较平庸,坐视很多小国被吞并。随着时间的推移,周王室的领土受到晋国、郑国的步步蚕食。新迁入王土的贵族与之前的大家族比如苏氏矛盾不断,所以叛乱频发。因此周王室但凡采取比较强硬的措施。比如周桓王讨伐郑国或者引进戎狄讨伐郑国等行为,要么是杀人一千,自损八百。要么铩羽而归,要么引发更大的内乱,甚至导致周天子流亡出国。

 

  迁都洛阳让周人一下子失去了大片领地

  面对这样实力削弱与武德退化的现状,周王室采用的办法是把阳樊和原城等叛乱土地封赏给晋国收买大国人心。

  一方面在礼仪上满足霸主国对名号的需求。周王室在东迁之后,随着自身实力的下降,其在政治上已不能号令诸侯,军事上不能征调各国军队,经济上常常面临财政危机。

  周天子用自己的号召力 经常组织诸侯间的会盟

  对更加野蛮的楚吴越三国,周王室釆取默认与借力打力的态度。吴越二国意在和其他中原诸侯国争夺霸主。他们虽自称为王,但因为距离遥远而鞭长莫及。所以从未对周王室取而代之,只是与周王室和平相处。

  到了春秋晚期,周王室的势力更加衰弱。因而对吴越二国也以友善的态度待之,承认他们的称霸行为,并在礼仪和物质上表示嘉奖。只要霸主国不直接威胁到自己政治上的天子之位,无论霸主国称霸,还是在礼仪上有一些僭越之举。孔夫子虽然会耿耿于怀,但实际上此时的周王室都可以对它们听之任之。

 

  孔子对于时局的反应 比周天子本人还激烈

  生存方式的改变

 

  东周一度靠亲缘关系最近的郑国来维持基本秩序

  政治上的弱势迫使周王室改变自己的身份定位。一方面他们依托一个个霸主,主要是郑国,齐国和晋国维系秩序,另一方面将自己变成文化中心和商业中心式的存在。

  比如面对楚国的问鼎中原,周人就趁机打了一个太极拳。他们表示现在人心依旧在周朝,如果楚国想贸然取代文化根基深厚的天下共主,怕是会与诸夏为敌。从而委婉的化解了楚庄王的僭越举动。

 

  东周开启了在洛阳建都的先河

  与此同时,由于土地日益紧缩,来自于土地的产出越来越少,造成了王室被迫向诸侯所求贡品和礼器的情况。因此,周人视图借助洛阳作为天下之中的地理位置,打造成一个内陆贸易的港口。古代洛阳人的经商传统由来已久。周人开国之初, 为震摄东方, 于是将善于手工商业的殷商遗民迁移到洛邑。殷人本具经商天赋, 国破家亡后,更以此为业, 把他们的经商才能发挥得淋漓尽致。所以后来的洛阳王土内,经常能发掘出数量巨大的金属铸币----布币。

  正因为如此,所以各种政治、经济和军事情报会在洛阳地区自由流通。比如秦国袭击郑国时,秦军大张旗鼓地经过周国的北门,动向被弦高探查到了。为了防止秦军入侵祖国,他一面献上牛群,假装自己是使者犒劳秦军。另一方面托人回国去报信,从而让郑国提前做好了防御准备。可见此时的洛邑,因为军事和政治上的低攻击性,反而成为了贸易与情报的自由港。

 

  周王室发行的货币 安臧布

  所以到了战国时代,周人的性格已经由厚重质朴与尚武好战,变成了头脑灵活狡诈,注重实际利益。地理位置与国力强弱,改变了周人族群的文化,类似的情况也出现在了郑国人的身上。这也是为什么战国时代,洛阳能养育出富商白圭和纵横家苏秦的原因了。

  由于文化的发达和共主地位的存在,类似于梵蒂冈的周王室到了春秋末期还能以承认田氏代齐和三家分晋的方式刷存在感。到了战国时代,还是能作为会盟的嘉宾或者主持人。直到秦统一前夕才告以彻底灭亡。

 

  洛阳的特殊氛围 塑造了苏秦这样的外交家

  对于儒家的看法

 

  道德经在整体上给人以篇阴柔的感觉

  所以在《道德经》里,作为周王室史官的老子非常推崇不争。非常喜欢女性、婴儿、水流、空心的容器等阴柔的意象。他想表达的就是不争与韧性带来的长久生存。

  老子向往的小国寡民的时代,但并不能完全批评老子崇尚思想倒退,而是怀念商朝和西周时代的情况。面对领土较小的城邦方国和部落,天下共主可以维持绝对的优势。所以君主不需要采用过多的行动,颁布过多的政令,就能维持统治。这符合无为的理念,因为各种事务简单,所以本身民众不容易多想。但是到了东周王朝,这样单纯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如果要面对现实,那么要做的就是避免滥用任何一种力量,凡事不能过度发展。

  至于比较受诟病的无为,其实放到道家思想的史学根源里看。老子说的无为,是顺应事物发展的自然规律,不应有过多举动和胡乱作为。为此,老子大量采用说反话的形式,论证了滥用智术。滥用军力造成了恶劣后果。

  至于和儒家的关系,早期的道家并不直接反对儒家的核心概念。更多的是权变思想和包容思想。这也间接证明,老子并不是完全厌世或者出世,无为的大义主要是顺应规律,不要违背规律胡来。只有先活下来,等到时机成熟了才有翻盘的可能。

 

  作为长者 老子给了孔子以他理解不了的人生经验

  因此,在孔子见到老子后,作为长者的老子对于热心学习周礼的孔子泼的冷水。其实也是基于周王室的现状和生存策略,做出的回应。

查看余下全文
分享到:

下一篇:

老子的思想为什么在先秦时代显得如此另类

相关文档:

仁人君子:多有不羡钱财 不慕富贵者

一生辗转千万里 莫问成败重几许 与之共勉

人生的几个最高境界:忙中不说错话

请把笑容带回家!就是带给家人最好的礼物

调整自己:心量有多大 人生的成就就有多大

水凉了可以再喝 心凉了就经不起一再地冷落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