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东坡最豪气 最狂 最有江湖地位的一首诗

2018年11月06日 16:25高国启 责任编辑:佳梦

  说起最豪气、最狂的诗人,苏东坡也算一个,因为他也有很多千古名句,譬如:“大江东去,浪淘尽。”譬如:“我性不饮只解醉,正如春风弄群卉。”譬如:“无多酌我君须听,醉后飙狂胆满躯。”

  再譬苏东坡一句:“孤村野店亦何有,欲发狂言须斗酒。”再譬如:“饮中真味老更浓,醉里狂言醒可怕。”试问那一句不狂?那一句不够率性?

 

  再来一句:“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

  那么要谈到苏东坡最脍炙人口,最豪气、最狂、最有江湖地位的一首诗,还是这首诗,这首诗名字已经查不到,而这首诗词的作者,至今仍然还有争议,有人说是清代人写。

  有人说是龚自珍的朋友孔宪彝的诗句,但也究竟是不是,还待考察。因为诗名叫什么?没有人知道?所以......

  不管是谁写的,但是这首诗用在苏东坡身上,却恰到好处,因为最能体现苏东坡当年的形象。因为这首诗,很多人读起来,都会觉得是写苏东坡的,所以作者至于到底是谁,已经没什么意义。

 

  最重要是这首千古名句,依旧在流传,值得大家一读,值得大家去学习。这首诗全诗文如下:戒诗以后诗还富,哀乐中年感倍增。值得江湖狂士笑,不携名妓即名僧。

  “戒诗以后诗还富,哀乐中年感倍增。”想必这一句是诗人们的通病,自古以来很多诗人因写诗穷困潦倒一生,也曾多次想戒掉写诗,做些其他事情,兴许可以谋生。李白曾如此、杜甫也曾如此,他们一出生并的理想并不是当个大诗人。

  可后来才发现,活着活着,被现实所压迫,就成了想用诗句去诉说世间的点滴大诗人了。“哀乐中年感倍增。”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所以自然而然压力更大,所以这句写的也恰到好处。

 

  而这首诗最经典两句,最脍炙人口两句应该就是下行:“值得江湖狂士笑,不携名妓即名僧。”自古以来“名僧”、“名妓”都是文人喜欢结交的朋友之一。之所以可以称之为“名僧”、“名妓”,想必也不是凡夫俗子。

  “名僧”、“名妓”他们都是很有才华的人,而苏东坡就有一位很有名的僧人朋友,叫佛印。而苏东坡还有一个很有名的名妓朋友,想必也被和谐了。

  根据记载王朝云因家境清寒,自幼沦落在歌舞班中,为西湖名妓。孔凡礼先生《苏轼年谱》载苏轼年谱:“《燕石斋补》谓朝云乃名妓,苏轼爱幸之,纳为常侍 。”

 

  所以可想而知,“不携名妓即名僧”,苏东坡早在杭州就过上了这种特高雅特有品位的生活,有时还左边名妓右边名僧,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所以说这一句脍炙人口的句子,不仅仅大家喜欢,就连江湖人士都喜欢念,譬如别人总问,你怎么成天跟一和尚在一起啊?你回他一句“值得江湖狂士笑,不携名妓即名僧。”

  再譬如别人经常问,你怎么喜欢和一些歌舞名妓在一起啊,你再回他一句:“值得江湖狂士笑,不携名妓即名僧。”即展示了自己的学问,就避免了一场尴尬,也是给那些不了解真性情的人最好的解答。

 

  苏东坡真性情也,佛印亦是。而王朝云能成为伴随晚年的人,可想王朝云也俗人,不然也入不了苏东坡的眼和心。自古以来,知音难遇,纵观苏东坡一生,师生朋知己皆有,让人羡慕不已!

查看余下全文
分享到:

下一篇:

诸葛亮一生最怕三个人 有1个让他神话破灭

相关文档:

逆境中的苏东坡:一蓑烟雨任平生

黑暗料理的创始人:苏东坡

苏东坡曾写《贾谊论》:调侃贾谊气量太小

苏轼因崇拜哪位古人才起名“东坡居士”?

言为心声,苏东坡8句名言看其人生态度

林语堂:清风明月苏东坡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