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不及察觉!人生总有一次刻骨铭心的失去

2018年07月09日 11:23为人处世 赢在分寸 责任编辑:梦月

 

  大概你也有过这样的经历,在最不懂爱的年纪,遇到了一个最想要爱的人,却保护不了这份爱,只好任它被现实强大的洪流冲走,一点一滴,甚至都来不及察觉。

  ——颜酱

  1

  2010年我大学刚毕业,处于拼命找工作又穷得吃土的阶段,租了一个隔断间,是由客厅改的,没有窗户,不透风不透气,但这不是住在这里最苦逼的地方。最让人觉得难以忍受的是这套出租房一共住了6个人,只有1个厕所。要是早高峰时,有人拉个大号,其他5个人都得疯。

  其中有一天,就发生了这种集体发疯的情况。厕所里的那个人整个早上都没出来,直到有一个汉子踹开了门,才发现一个身形消瘦的女孩晕倒在地,一动不动。

  大家手忙脚乱的把女孩从厕所冷冰冰的地板上扶起来,正商量着由谁送去医院时,一个头发凌乱,光脚的大男孩猛的扒开人群,冲到女孩身边,抱起她就往外跑,边跑边大喊:这是我女朋友,这是我女朋友。

  成都的冬天常常都有细碎的雨下个不停,比很多北方的城市显得更湿冷。他跑出去的时候,我顺眼看了看窗外,又是一个雨天。

  男孩太急了,出门的时候鞋都没穿上,我记得好像也没披个雨衣或者外套什么的。

  这哪行呢。

  于是,我顺手抄起一双我的拖鞋,一把伞,带上钱包追了出去。还好追上了他,男孩什么都没带,看见我追来简直如见天神,连声感谢。

  女孩因为低血糖导致晕厥,躺在病床上输了一瓶葡萄糖。她醒来后知道了今天发生的事,感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我说:“我没什么,倒是你,可把他给吓坏了,外面还下着雨呢,连鞋都没穿,光脚就跑出去了。”

  听我说完,女孩看了看男孩,男孩又看了看女孩,两个人都没说话,估计是顾忌我,不好意思。但还是能看到两个小情侣眉目间传递的都是爱意,天气很冷,不过这一幕让人觉得暖洋洋的。

  我们三个人就是这样认识的,女孩说:“我叫李晴,这是我男朋友,唐楚瑜,听起来很像糖醋鱼吧,所以大家都叫他糖醋鱼。你呢?”

  我乐了,然后笑着说:“我也姓李,你们叫我小颜好了。”

  “天啦,太有缘分了。”李晴又惊又喜的说。

  糖醋鱼故意拆李晴的台:“姓李的人多了去了。”

  我和李晴一起对他翻白眼,然后哈哈大笑。

  2

  李晴和糖醋鱼是大学同学,李晴毕业以后在一家木业公司做行政工作,糖醋鱼继续读研。两个人家境都不好,生活过得非常拮据,但糖醋鱼还是很想给李晴租一个好点的房子,他连瓶饮料都舍不得买,烟也戒了。

  这是李晴告诉我的,狗粮一碗甜过一碗。

  糖醋鱼并不是每天都和李晴一起住,他做课题忙的时候,每周只会待个一两天,其余时候,李晴就和我亲近,我们还常常睡在一起,她聊她的男朋友糖醋鱼,也听我聊我的异地男朋友老王。

  后来,我找到了工作,就和李晴、糖醋鱼商量我们不要住隔断间了,去找个正儿八经的小区住着。李晴犹豫,大概是因为钱的问题,但糖醋鱼一口就答应了:“搬,钱我够。”

  两个月以后,我们终于搬家了,合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房子是清水的,除了厕所和厨房,其他地方都没装修过,两个卧室各有一张床,一个衣柜,其他任何家具都没有。虽然房子简陋了些,但房租不高,户型也不错,采光很好,最重要的是以后上厕所终于不会这么难了。

  搬家那天,我们三个高兴得在新房子里又蹦又跳,竟有了一种“这就是我们自己的家”的错觉。

  我和李晴打扫卫生,糖醋鱼去超市买了很多地垫回来,铺在空空的客厅水泥地板上,他说以后我们可以在这里斗地主,不过我们一次也没在上面打过牌。没钱买餐桌的时候,我们三个就趴在地垫上吃饭,三张脸靠得特别的近,经常笑场喷得菜啊饭啊的到处都是。

  因为这件事,我们几个互相不好意思了好一段时间。最后还是李晴先放开了,她半开玩笑的跟我说:“糖醋鱼这么好的身材都被你看了,你赚大发了。”我一听连忙解释:“赚个屁,我就看到白花花的两个人影了。”李晴被我的反应笑得差点从床上滚下来。

  那一年,我23岁,李晴22岁。我们都找了两个穷小子谈恋爱,都对未来充满了美好的期望。

  李晴说:“等糖醋鱼研究生毕业了,我们就结婚,到时候你一定来给我当伴娘。”我说:“不行啊,那万一到时候我和老王已经结婚了呢,我就当不了你伴娘了。”李晴又说:“如果这样,我就去给你当伴娘。”

  3

  有一次,李晴爸妈来看她,糖醋鱼跟着导师去了外地参加一个研讨会,她就拉着我一块和她爸妈去吃饭。我想着反正也没什么事,就去了。

  吃饭的时候,李晴妈妈突然拿出一叠照片,都是男人的。我大概就明白了,这是在给李晴重新物色对象呢。李晴特别生气的对她妈妈喊:“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你们不是已经见过了吗?”李晴爸爸先是跟我点头以示歉意,然后对李晴说:“爸爸妈妈不同意你和他在一起,我们家本来条件就不好,你要是还找个条件差的,以后别说你们买不起房子,就连生孩子养孩子的钱,我看都很难。”

  我听李晴提过,糖醋鱼的父亲早年病逝,母亲含辛茹苦把他带大,一个女人要独自供孩子念到研究生并非易事,听说欠下不少钱没还完,现在身体也不太好,可想而知,糖醋鱼的重担一天两天是卸不下去的。

  所以这都是非常现实的问题,李晴父母好像也并没有什么错,他们不过是希望女儿能在年轻的时候可以找一个条件好点的男人嫁。

  虽然那顿饭不欢而散,但父母的意见给了李晴不小的压力,那段时间李晴和糖醋鱼总是会吵架。

  我就在隔壁房间里听着,不敢劝也不好劝。李晴委屈,糖醋鱼也无奈,都是没有办法短时间可以解决的问题,吵得凶了,李晴会说特别狠的话,让糖醋鱼滚,糖醋鱼也真是个心高气傲的年轻男孩,摔门而走,就真的把李晴一个人留在房间里哭。

  没想到,此后事情更糟糕。

  糖醋鱼的妈妈彻底病倒了,他没办法,只好办了休学,火速赶回了老家,甚至都没来得及当面跟李晴说一声。

  他给李晴打电话:“我不念了,我得回老家打工挣钱,照顾我妈,给我妈治病。”

  李晴知道这个时候问他俩的事,显得特别不通情理,可是她还是问了:“那我呢?”

  糖醋鱼半晌没作声。

  李晴就把电话挂了。

  糖醋鱼也没再打来。

  4

  2012年我去了合肥,不得不和李晴结束了这近两年的室友关系。

  我搬走以后,李晴也从那个房子搬出来了。

  搬家的那天,李晴给我发来了一条很长的信息:新住户嫌地垫脏,一进门就把它们全部扔在了过道上,你还记得吗?糖醋鱼每次来,都会做很多硬菜,我们就跟狗似的趴在地垫上吃,哈哈,那能不脏吗?

  糖醋鱼存了两个多月的生活补助,给我们买了一个烤面包机,你还记得吗?就放在厨房灶台的左手边,他说我们穷是穷,也要穷讲究,这个逗比,趁着新鲜劲给我俩做了好几天的早餐,后来也没影了。现在清理东西的时候,才发现我们已经好久没用过了,上面全是灰,真是好浪费啊。

  我们用过的东西都还在,只是我们不在了。

  我看后心里很难过,不知道该回什么。

  也许这就是每个人都会经历的吧。在最不懂爱的年纪,遇到了一个最想要爱的人,却保护不了这份爱,只好任它被现实强大的洪流冲走,一点一滴,甚至都来不及察觉。

  李晴向父母妥协了,她开始不是在相亲,就是走在去相亲的路上,最后终于嫁给了一个高知,有房有车。

  她没通知我去参加她的婚礼,更别说当她的伴娘了。

  结婚以后,她在微信上跟我说,她老公赚得还可以,脾气很好,对她不错,尽管婆婆有些挑剔,但好在老公不是妈宝男,日子平平淡淡,谈不上好也谈不上不好。

  又过了一年,李晴在朋友圈发她升级做妈妈了,她生了个女儿,眼睛大大的,像她。

  我回成都去看过一次李晴和她宝宝,她老公果然是个温文尔雅的男人,修养很好,可总觉得李晴和他交流有疏离感,敬有余而爱不足。她会说:“老公,麻烦你给我递一下水杯。”她老公会微笑着跟她说:“你等等。”拿到水杯以后,李晴又会说一声“谢谢”。

  我想起以前李晴和糖醋鱼……还是打住吧,都是过去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5

  只是,我没想到我这辈子还会再见到糖醋鱼。

  一天晚上,我在成都的一个饭店吃饭,结账的时候突然听见身后有人大叫了一声:“李颜”,声音又熟悉又陌生。回头一看,我看到了糖醋鱼。他瘦多了,可我还是认出了他,他也欣喜如狂的说“真的是你啊,我没想到还能碰见你。”

  这几年发生了许多变故,他母亲去世了,债主天天去他家楼下堵他,前前后后处理了不少烦心事。大概是因为这个原因,他已经没有了以前的少年感,更像是一个历经沧桑的大叔。

  糖醋鱼告诉我,他结婚了,有一个快满两岁的儿子。他给我看他们一家三口的照片,他媳妇很温婉娴静的样子,和李晴的感觉有点像。他们夫妻关系并不是很好,但他感谢这个女人在他最落魄的时候照顾过他,所以继续熬着吧。

  之后,我俩陷入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静默。

  我知道他很想问李晴的情况。可是要不要说呢,我心里没谱。

  所以我给李晴发了一条微信:我看到糖醋鱼了。

  过了一会儿,李晴直接打电话过来,她胆怯的问:他还在吗?我说在,她又问我:你们在哪儿?

  我告诉了李晴,李晴来了。

  几年后,我们三个人重新站在了一起,心境却和以前大有不同。糖醋鱼见李晴说的第一句话不是“好久不见”,而是“对不起”。

  李晴冷笑了一声“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我们没有谁对不起谁。”

  糖醋鱼说:“我对不起你,我真的对不起你,我没脸见你,我穷,你跟着我吃了那么多苦。我妈病了,我一声不吭就把你扔下了。每次和你吵架,我也不主动道歉,我……”

  李晴听糖醋鱼这么一说,再也控制不住了,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就像当初他们吵架的时候一样。他们两个人抱在一起,糖醋鱼边哭边道歉,李晴边听边默默流泪。

  但最后李晴推开了糖醋鱼,她说:“好了,终于当面了结了。唐楚瑜,我们以后再也不要见了。”那是在我印象中,李晴第一次连名带姓称呼糖醋鱼,她头也不回的上了一辆出租车,消失在夜幕中。

  糖醋鱼向前追了两步就停了下来,他蹲在地上,哭得很大声很大声。他说:每年他都会回成都来一次,去我们之前租的房子周围转转,去学校碰碰运气,可就是不敢亲自向别人打听李晴的消息。现在终于再见一面,却像被剜走了心尖上的一大块肉,而且这窟窿恐怕这辈子也填不上了。

  这就是一种永失吾爱的痛吧。

  那夜,李晴也给我打来一个电话,这是她最后一次给我打电话。

  她站在她家楼下,不敢以这个状态回家。她说,恨只恨她太不勇敢了,糖醋鱼太不坚持了,如果当初谁能服个软认个输,他们也不至于会分开。她还说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大家再也回不去了,还提什么当初呢……说完,她失声痛哭。

  在这之后,李晴和糖醋鱼就像约好了一样,再也没有联系过我。我就像可以联结他们之间的那段桥,是时候该彻底砍断了。

  我理解,有些记忆只适合飘散在风中,人生也总有一次刻骨铭心的失去……

查看余下全文
分享到:

下一篇:

她自告奋勇前往和亲!让汉匈两国和平相处

相关文档:

《反经》中的智慧名言 包容并举 应权通变

感受温度!22首含“暖”的经典古诗词名句

南宋的士大夫崖山投海而明只有“水太凉”

项羽不肯过江东是因为“无颜见江东父老”

古代木制枪杆易折断?那为何不用铁制枪杆

抗倭名将北上镇守边疆之后就碌碌无为了吗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