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门闺秀却下嫁戏子:不被看好却幸福一生

2018年03月07日 14:23寻匠之美 责任编辑:梦月

  “九如巷张家的四个才女,谁娶了她们都会幸福一辈子。”著名教育家叶圣陶曾如是说。

  这四个才女指的便是张氏四姐妹:大姐张元和、二姐张允和、三姐张兆和、小妹张充和。

 

  上排左起:充和、兆和;下排左起:允和、元和

  她们的家世性情、才华见识均是一等一的,而且还一个赛一个美貌。命运是何等飘忽不定,又有谁能说得清。

  张氏四姐妹的婚姻,有的终生意难平,有的幸福一生。

  沈从文写给三姐兆和的甜蜜书信,打动了无数人,而兆和却认为,自己从不理解他。

  语言学家周有光与二姐允和举案齐眉,白头偕老。

  卞之琳苦恋多年小妹充和,为她写出著名的《断章》;但她最终远嫁美国,为弘扬中华传统文化,耕耘了一生。

 

  张充和与美籍汉学家傅汉思

  允和、兆和、充和的故事,或多或少,我们都有了解,唯独对大姐元和有些模糊。但其实她的婚姻曾轰动一时,令上海小报沸腾, 也被众多亲友非议。

  不被看好,她却夫唱妇随,用心经营出幸福的一生。

 

  张元和

  元和生于1907年,因是家中长女而备受宠爱。她自小跟随祖母一起生活,性格沉静,老成持重,是标准的大家闺秀。

  1931年,24岁的元和从上海夏大文学院毕业。同窗与亲友都在好奇,这位“夏大皇后”会花落谁家?

  可四年过去了,她依旧是独身一人。母亲是昆曲迷,四姐妹从小在母亲的影响下,都喜欢上了昆曲,其中数元和最为痴迷,她的姻缘,最终便从昆曲而来。

  1936年,在昆山救火会的义演上,昆曲小生顾传玠重新登台表演。昆曲爱好者元和也受邀客串,与顾传玠自然碰面,但这,并不是两人初见。

 

  顾传玠

  顾传玠外形俊朗、天资聪颖,十二岁便进昆剧传习所学戏,年纪轻轻,唱功和表演已日臻成熟。

  1925年,他跟随“新乐府”昆剧团,到上海演出,一炮而红,成为上海滩最红的小生,梅兰芳也曾邀他同台“对戏”。

  有评论家看过他的演出后盛赞:“一回视听,令人作十日思。”

  这段时期,元和正在上海读书,热爱昆曲的她已然动心,在她心中顾传玠:“性聪颖,美丰姿,倜傥不群,饰巾生,则翩翩绝世,书中人未必过之。”

  1931年4月,由于剧团的内部问题,顾传玠决定告别舞台。

  并于6月2日,在苏州中央大戏院做告别演出,更名为“顾志成”。

  随后,他进入东吴大学附中读书,与元和的弟弟宗和、寅和,正好在同一个学校。

  元和的弟弟爱好昆曲,自然与顾传玠慢慢熟悉起来。

  宗和、寅和不时带顾传玠来家玩,恰巧,因为父亲的催促,元和也回到了苏州,在家无事,元和便常常学戏。

  元和后来回忆:“他来的时候,如果我正在学戏,一定立刻打住,我知道他是顾传玠。……他一出现,我就不唱了,否则多尴尬呀。”

 

  左起:顾传玠 、沈从文、周有光

  虽然早见过面,但不过点头之交,直到义演,两人才相互熟稔。

  在那次义演中,元和扮作小生两次登台。

  顾传玠也演了两个最重要的角色,《惊变》中的唐明皇,和《见娘》中的小官生王十朋。

  演出结束后,顾传玠赢得了满堂喝彩。

  众多好友请他加演一场,连唱两天的顾传玠虽已精疲力竭,但终究抹不开情面,加了一出《太白醉写》。

  上台前,他在台下背诵《清平调》:“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背到这里,他突然卡住了。

  元和恰巧在旁,便自然而然地接了句:“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缘分天注定。在随后的演出中,顾传玠扮演的李白,似醉似醒,清高狂傲,永远留在了元和的记忆中。

  多年以后,回忆起他当晚的演出:元和说:“十全十美,令人叫绝。”

  昆山义演后,顾传玠回到上海。元和人虽留在苏州,可心早已随他而去。

 

  二姐允和

  “八一三”事变后,二姐允和写信给元和,催促她尽快来四川和家人团聚。

  元和回信:“我现在是去四川还是上海,一时决定不了。上海有个人对我很好,我也对他好,但这件事是不大可能的事,这件事是婚姻大事。”

  顾传玠虽是万人追捧的小生,但在那个时代,他终究只是个戏子,社会地位很低。

  而合肥张家则是名门望族,元和的曾祖父是淮军首领张树声,历任巡抚、总督、通商事务大臣等职。张家有良田万顷,仅元和的父亲张武龄名下,每年就有10万担租。

  张父虽出身富贵,却没有纨绔子弟的积习。

  他不赌博,不吸烟,不喝酒,唯好读书。

  合肥张家乃大族,难免出几个不成器的子弟。

  张父担心久居合肥会影响子女,遂移居山明水秀的古城苏州,并创办乐益女中,以图教育强国,成为苏州城里的名门。

 

  张武龄与四女

  元和出身于书香门第、富贵人家,与戏子结合,注定要为人所非议。

  进退两难中,她向允和倾诉。

  允和问元和:“此人是不是一介之玉?如是,嫁他!”最终,一向老成持重的元和,

  终于叛逆了一回,听从内心的选择,嫁给了顾传玠。

  母亲早逝,父亲也在不久前亡故,家人都不在上海,元和便邀请自己的老师胡山源作介绍人。

  1939年4月21日,在上海一家有名的西餐厅,她与顾传玠举行了婚礼。

 

  名门闺秀下嫁戏子,上海的小报沸腾了。很多亲戚朋友也都不认同这门亲事。

  元和有一个老长辈,是位大银行家和考古学家,家住七层洋楼,顶楼全是古董,最多的是甲骨文。

  元和婚后带丈夫去拜访他,可这位长辈看不起戏子,拒而不见,让元和与丈夫吃了个闭门羹。

  元和看似柔弱,实则内心坚韧。她顶住各方压力,用心经营自己不被看好的婚姻。

  婚后两人生儿育女,顾传玠也不再登台,转而经商。

  艺术上大放异彩的他,似乎缺乏商业头脑。他先后尝试过股票、烟草采买、调查田地开垦等事。还卖过中药,开过毛线制品店……一次又一次尝试,却始终未见多大起色。

  但无论怎样,元和都夫唱妇随。

  1949年初,顾传玠决定前往台湾,家人都在大陆,元和虽舍不得,仍跟从丈夫而去。

  顾传玠患有肝炎,元和一直悉心照顾,可终究没能帮他敌过病魔。

  1966年,顾传玠因病去世,终年五十六岁。

 

  元和是标准的名门闺秀,端庄秀美,内敛含蓄。

  小时候母亲常教她念《女儿经》:“姑姑丑,姨姨俊,人家论时我不论……可言则言人不厌……”

  《女儿经》深深影响了她的为人处世,例如她不大喜欢说话。与丈夫一起生活几十年,难免有磕磕绊绊;且她本是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嫁给顾传玠后,随他颠沛流离,颇吃了些苦头。

  可自始至终,她对丈夫都是鼓励、理解、包容,从未出过一句恶声。

  为张氏四姐妹做传的金安平写道:“顾传玠去世三十五年来,元和对他的感情始终没有改变。她从来不会在背后说丈夫的坏话,我们甚至不知道他是否有什么坏习惯……”

 

  元和之于顾传玠,是妻子,更是知音。

  “ 愧,愧,愧,愧对传玠。”

  顾传玠去世后,元和叹息道。

  为将丈夫的昆曲造诣保存,她曾建议他示范小生身段,自己来做记录。

  顾传玠一贯认真,自觉年纪已大不能完美表演,拒绝了这一要求。

  元和后来叹道:“真是此生一大憾事!”

  顾传玠走后,元和还是耗费巨大精力,制作了记录他艺术之路的纪念册。并多次组织演出纪念丈夫。很多年以前,在抗战刚胜利时,二妹允和归来,家里还来了几位客人,为了庆祝,顾传玠在家中客厅搭起简易戏台。

  那天,元和与传玠合演了一出《惊变》,传玠饰唐明皇,元和饰杨玉环。传玠去世后,元和曾在台湾演《埋玉》以作怀念。

 

  多年以后,耄耋之年的元和,在遥远的美国加州,回忆起这些往事,执笔写下心中的感慨:“在台湾黯然神伤演《埋玉》,埋的不是扮杨玉环的张元和,而是埋了扮唐明皇的顾传玠这块玉啊!”

查看余下全文
分享到:

下一篇:

嵌68个“春”字 郑板桥一曲《春词》传千古

相关文档:

马嵬驿之变中杨贵妃为什么非死不可

宋代宠物犬的前世今生

杜甫、陶渊明、李商隐的晒娃诗

《如梦之梦》主演谭卓:我知道如何煽情,但我选择克制

古代用来纪年的年号是怎么回事?会重复吗

古代社会为什么没人伪造腰牌入宫刺杀皇帝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