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晋南北朝:师父识琴未识人徒弟成文难成事

2018年02月14日 10:14搜狐网 责任编辑:梦月

  蔡邕死了,他的衣钵却有人继承,除了我们马上要说的阮瑀以及同为建安七子的王粲以外,蔡邕还有个知名的弟子叫顾雍。顾雍官至吴国丞相,时人评之为“魏晋八君子”之一,他有个孙子名头更大,西、东两晋重臣——顾荣(后文详述)。

  传说曹操也受过蔡邕的教诲,史书中虽无明确记载,但一些蛛丝马迹也能透露出曹操与蔡邕的关系是很亲密的。前文说道,蔡邕的女儿蔡文姬被匈奴掳走,曹操因为与蔡邕关系不错,不忍看到他无后,于是派人花重金将蔡文姬赎回,并让她改嫁给陈留董祀(曹操素与邕善,痛其无嗣,乃遣使者以金璧赎之,而重嫁于祀)。

  建安七子之后,谈到三曹文学时,我们就能很明显感受到曹操的诗文作品受蔡邕影响很深,例如曹操的《薤露行》《蒿里行》等,后文详述,现在我们先聊聊蔡邕正经八百的徒弟——阮瑀。

  阮瑀字元瑜,陈留尉氏(今河南开封尉氏县)人,由于师从蔡邕,很快在诗文方面都有较高的造诣,名声也逐渐响亮了起来。

  曹洪听说阮瑀的名头后,曾想招其作书记(掌表奏书檄等文书工作),阮瑀拒绝了。

  后来,曹操也听说了阮瑀的大名,多次征辟他,他都拒绝,后来索性躲到了山里。曹操一下子就火大了,在这一刻他被晋文公灵魂附体,当即下令放火焚山。好在阮瑀不是介子推,见此情景便应了曹操的召(太祖雅闻瑀名,辟之,不应,连见偪促,乃逃入山中。太祖使人焚山,得瑀,送至,召入)。

 

  来到曹操军中,阮瑀做了司空军谋祭酒(这里的祭酒与通常意义上的不同,大抵是军中掌管文学、文书方面的官员),但一直属于不情不愿的状态,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出工不出力。

  曹操也看得出来,于是就想找个机会煞煞他的锐气。(泽然君忍不住吐槽:话说曹操也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之前让祢衡作鼓手时被打脸打得还不够疼吗?)

  曹操征讨长安时大宴宾客,却故意将阮瑀安排到乐工的队伍之中。阮瑀非但没有窘迫,反而抚弦而唱,而且还是即兴创作:“奕奕天门开,大魏应期运。青盖巡九州,在东西人怨。士为知己死,女为悦者玩。恩义苟敷暢,他人焉能乱?”曹操听后很开心。 

  裴松之在给《三国志》作注的时候,提到了一个逻辑错误,阮瑀死于建安十七年,曹操封魏公是在建安十八年(《三国志•魏书•武帝纪》中记载:建安十八年秋七月,始建魏社稷宗庙。),所以裴松之认为从阮瑀口中说出“大魏应期运”是一件特别穿越的事。

  曹操之所以以“魏”为号,是因为其所在的邺城是魏地的治所,至于魏国建立前是否存在“大魏”的提法,目前有待考证。无论“大魏应期运”是否出自阮瑀之口,在宴会上即兴创作应该难不倒阮瑀,单单一个是从蔡邕就足以说明阮瑀的音乐造诣,至于其文字功底下面的故事也能说明问题。

  曹操征讨韩遂时,将阮瑀带在身边随从,行军之际要求阮瑀草拟军中文书。阮瑀拟好之后,呈于曹操,曹操提笔想要批改,竟然不能修改一个字(瑀随从,因於马上具草,书成呈之。太祖揽笔欲有所定,而竟不能增损)。可见阮瑀的文章不仅倚马可待,更是不刊之论。 

  自此,曹操对阮瑀更加器重,徙其为仓曹掾属(掌管仓库粮草的官员),并把草拟军国书檄的工作交给阮瑀和陈琳(军国书檄,多(陈)琳、(阮)瑀所作也),其中最为著名的是《为曹公作书与孙权》。

  此文作于赤壁之战后,是阮瑀替曹操所作,意在拉拢孙权,瓦解吴蜀联盟。但文中丝毫不现挑拨之语句,满纸都是真情实感,情真意切,让人难以拒绝。 

  文章上来先拉关系、套近乎说道:你我本情同骨肉,把本不属于你所管辖的江南割授给你,扬州刺使刘馥多次弹劾你,都被我压下来了,小子,我对你不错啊(孤与将军,恩如骨肉,割授江南,不属本州……抑遏刘馥,相厚益隆)!

  既然关系这么好,为啥还要动刀兵呢,赤壁之战自然是绕不过去的,曹操给孙权找了个台阶下,说道:你当年年轻气盛,害怕大难临头,心智被愤怒左右,不能明白我的心,再加上刘备的煽风点火,才使本来的好事,演变到今天这个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样子(仁君年壮气盛,绪信所嬖,既惧患至,兼怀忿恨,不能复远度孤心……加刘备相扇扬,事结衅连,推而行之,想畅本心,不愿于此也)。 

  曹操给孙权找完台阶,自然也要给自己找一个,便说:当年我率军来到赤壁,将士遭遇瘟疫,我为了远离此地,故而烧船自退,并不是他周瑜能打得败的……当年高皇帝刘邦为田横设下爵位,光武帝刘秀指着黄河发誓对朱鲔不计前嫌,你又没什么过错,难道还比不了这二人吗(昔赤壁之役,遭离疫气,烧船自还,以避恶地,非周瑜水军所能抑挫也……高帝设爵以延田横,光武指河而誓朱鲔,君之负累,岂如二子)? 

  胡萝卜吃得够爽的了,接下来就该举大棒了,曹操威胁孙权道:你看我的地盘小吗?人少吗?你以为你又长江天险我就奈何不了你了吗?那可未必(以君之明,观孤术数,量君所据,相计土地,岂势少力乏,不能远举,割江之表,宴安而已哉?甚未然也。若恃水战,临江塞要,欲令王师终不得渡,亦未必也)!

  聪明人之间谈话艺术在于点到为止,大棒亮一下就该收了,摆在桌面上的永远都应该是光鲜亮丽的胡萝卜,曹操俨然一位长者,语重心长地说道:你呀,应该对内多听取张昭的意见,对外抗击刘备,恢复咱们之间的交情,这样江表的官职和爵位我也会给你保障,咱们俩双赢岂不快哉(愿君少留意焉,若能内取子布,外击刘备,以效赤心,用复前好,则江表之任,长以相付,高位重爵,坦然可观……君享其荣,孤受其利,岂不决哉)!

  也许就是阮瑀这样一篇文章,在孙权的内心种下了一颗种子,多年之后,在关羽水淹七军、威震华夏时,这颗种子终于生根发芽,萌发成一颗参天大树,挡住了刘备“光复大汉”的路,要了关羽的命,却救了曹操的命。 

查看余下全文
分享到:

下一篇:

曾国藩叹用人之难:讨厌一个人还得重用他

相关文档:

元朝 元英宗孛儿只斤·硕德八剌的生平简介

中国四大名著《红楼梦》里情商最高的人是谁

历史剧姚剧《王阳明》 展现传统文化新内涵

北宋一朝:为什么始终无法铲除西夏五朝呢

沙僧的脖子上为何要戴九个骷髅串成的念珠

三国时期 曹丕真的逼迫曹植写《七步诗》吗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