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名画《水磨图》为何湮没在历史烟尘中

2018年01月12日 14:41新浪历史 责任编辑:梦月

 

  北宋水磨图

 

  清明上河图

  北宋后期,有一幅可与宋徽宋时的宫庭画师张择端所绘《清明上河图》相媲美的名画《水磨图》。《清明上河图》除因画面宏大、技法精湛,还因描绘出了都市繁华、社会和谐的景象,而深受宋徽宗喜爱,因此名声大噪,家喻户晓。反观《水磨图》,则因针砭时弊,讥讽当朝,倍受统治者冷落,几乎湮没在历史的烟尘中。

  然而,从这幅被统治者冷落的北宋名画《水磨图》中,后人却可以得到历史的镜鉴和启示。

  在这幅画中,水磨作坊以及供官员们宴饮的酒楼,其建筑等级很高。它们斗拱高挑,回廊环绕,栏杆的望柱头上有精美的装饰,作坊的主体建筑甚至做成了“十字歇山式”,其规格与宋代宫苑和权豪之家经常享用的建筑形制相同;但同时,郊畿之外供运粮之用的道路和桥梁却异常坎坷狭仄,车队农夫们辗转其间的极其艰辛,尽在画中展现出来。

  从这幅画中可以引申出北宋的制度经济问题很多。譬如:相关设施的奢华排场,与百姓所需基本公共设施的简陋破败,形成极之强烈的反差;又譬如:画面上共有三十多人,其中官吏的数量与劳作者的数量之比约为1:4,这说明官吏人数所占比例大得惊人。

  宋元祐元年(公元1086年),“唐宋八大家”之一的苏辙,在对宋哲宗的谏言中,就说明了官营水磨作坊“丰厚利润”的背后,是百姓和国家付出的惨重代价(见《宋史.列传第九十八.苏辙》)。

  将苏辙奏本中的一部分译成白话,内容大致如下:近年来,因为在汴京(今河南开封)城外设立官营水磨作坊,遂使汴河水量日益浅滞,由此造成的航运能力剧减,给朝廷和百姓带来很大的损失。更有甚者,为磨坊得水力驱动之利,而使下游一二百里范围内的粮田横遭淹没,并殃及汉高祖陵寝。皇上恻隐蒙难的百姓,于是调派修治黄河的役夫四万人疏浚汴河,工程进行整整一个月。但因汴京军民的粮茶消费全由官营磨坊供给而不许民营,所以,尽管水患严重,官营水磨仍不能因此停业。汴水含沙量很高,如果水磨不停,今年虽然疏浚了河道,而明年必然会再度淤塞,那时又要花很大代价来治理。仅以此次治河民夫的工价为例:朝廷支付每人每天二百文钱,一个月工程下来,人力成本就高达二百四十万贯,而水磨作坊每年向朝廷上缴的利润才区区四十万贯。如此巨大的赔损之下,为何仍坚持官家的垄断,而死活不允许民间经营磨坊呢?就是因为户部侍郎李定以朝廷收入为幌子“惑误朝听”。

  苏辙的这段分析把官营工商业牟取垄断利润的方式,以及由此迫使全社会付出的“制度成本”有多么巨大,说得再清楚不过了。由此,不禁使人联想到,如今的垄断企业从垄断资源中攫取利润的方式以及迫使全社会付出巨大制度成本,与九百多年前北宋官营水磨作坊何等相似尔!

  《水磨图》还说明了一点:当时的汴京人口超过百万,其每日消耗的粮茶等全部由官家垄断供给,这就不难推测出当时相应官营水磨作坊的生产规模有多大了。当官营工商业为了攫取利润,而垄断了整个民生必须品的时候,全社会为此付出的“制度成本”就更难以估量了。

  《水磨图》还告诉我们:当官营工商业攫取的利润与全社会付出“制度成本”的平衡被长时间打破,当百姓的“衣食住行”被官营工商业长时间绑架的时候,社会就会出现动荡。北宋晚期的社会动荡就说明了这一点。

查看余下全文
分享到:

下一篇:

北宋一宰相买馒头 为何万两黄金小贩也不卖

相关文档:

北宋一宰相买馒头 为何万两黄金小贩也不卖

诸葛亮挥泪斩马谡 为何蜀汉大军却为他悲泣

多少人败在不会说话上?沟通也是一种文化

金庸的爱情小说里最残忍的四种结局是什么

他是状元出身 女儿是皇后 最后却为何自杀

这些历史上并不存在的人 影视剧中却常出现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