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性情刚烈的女儿们

2018年01月10日 10:10十点说事 责任编辑:梦月

 

  用宝玉的话说,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然而小说中描写的女儿们有不少属于烈女子,用当今流行语叫做女汉子。"烈"这个字常用来形容男性,用在女人身上则是一种极高的评价。因为女性生来温柔,"烈"的属性并不明显,更多女性是以隐忍的方式承受生活中的重负。本文列举了这五位烈女子,且听一一道来。

  第一烈女,林黛玉

  小说中宝玉眼中的林妹妹,"两弯似蹙非蹙肙烟眉,一双似泣非含露目。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娴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

  人们的印象中林黛玉总是病病恙恙,多愁善感,哭哭啼啼,然而第九十七回《林黛玉焚稿断痴情》,展现了黛玉刚烈的性格。得知宝玉将娶宝钗之后,黛玉将写有诗句的手绢接到手里,也不瞧诗,挣扎着伸出那只手来狠命的撕那绢子,却是只有打颤的分儿,那里撕得动。.......喘了一会子,又道:"笼上火盆。"紫鹃打谅他冷。因说道:"姑娘躺下,多盖一件罢。那炭气只怕耽不住。"黛玉又摇头儿。雪雁只得笼上,搁在地下火盆架上。黛玉点头,意思叫挪到炕上来。雪雁只得端上来,出去拿那张火盆炕桌。那黛玉却又把身子欠起,紫鹃只得两只手来扶着他。黛玉这才将方才的绢子拿在手中,瞅着那火点点头儿,往上一撂。

  当自己执着一生追求的爱情破碎以后,病入膏肓的黛玉没有眼泪,只有悲伤,毅然决然,使出洪荒之力焚稿断痴情,那个力量相当于烧黛玉自己,烧她的心。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诗魂。在把诗稿丢进烈火的一瞬间,黛玉不是一个弱女子,而是真真正正的一个女汉纸。

  第二烈女,晴雯

  晴雯,这位水蛇腰,削肩膀,眉眼又有些像林妹妹的丫鬟,在怡红院中颜值数她最高,可是脾气也不小,属于野蛮丫鬟之列。身为下贱,心比天高。风流灵巧招人怨,寿夭多因毁谤生,多情公子空牵念。预示着她的悲剧命运。

  怒怼宝玉,痛撵坠儿,围攻赵姨娘,呵斥王善保家的,这四个场景充分表现了晴雯追求平等,嫉恶如仇,无私无畏的烈女形象。第三十一回,宝玉骂了她两句"蠢才",就惹恼了她并肆无忌惮的说:"要嫌我们就打发我们,再挑好的使。好离好散的,倒不好?"气得宝玉"浑身乱战"。至少在晴雯眼中,她和宝玉之间是平等的。而接下来的晴雯撕扇,在我看来,堪称与黛玉葬花、宝钗扑蝶、湘云醉卧比肩的经典画面,是《红楼梦》几个最美的瞬间之一,把晴雯的率性天真、娇憨可爱、风流灵巧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

  再看第七十四回,抄检大观园时 要查晴雯的东西,晴雯病中挣扎起来 当众人的面把自己的匣子一股脑倒到地上,除了她,也只有三姑娘探春才敢作出如此顶撞抄检团的举动,甚至打了王善宝家的一巴掌。刚烈不阿的形象跃然于纸; 第七十七回,晴雯最终是被王夫人把"四五日水米不曾沾牙"的她拖下炕来,硬生生给整死了。临死前把她那葱管似的长指甲"嘎嚓"用牙咬断,脱下贴身穿的旧红绫小袄一并送与宝玉,并说"我将来在棺材内独自躺着,也就象还在怡红院的一样了。"又哭道:"回去他们看见了要问,不必撒谎,就说是我的。既担了虚名,越性如此,也不过这样了。"她就这样坦然微笑着仍带着浑身的傲岸不羁与锋芒毕露的死去。惨淡却不失壮烈。

  怡红公子在他杜撰的芙蓉女儿诔中写到"茜纱窗下,我本无缘;黄土陇中,卿何薄命"。完成了宝玉对大观园中死去的和即将死去的青春女儿的集体祭奠。

  第三烈女,尤三姐

  尤三姐出身卑微,是贾珍夫人尤氏继母带来的女儿,上天给了她绝色的容貌,但那个时候出身寒门虽容貌绝色的女子不免会沦为富贵人家的玩物。所以你看,尤二姐就成了贾珍、贾琏的玩物,但相同出身的尤三姐却绝代风华而又倔强刚烈。

  第六十五回,且看尤三姐是如何对付贾珍贾琏这两个好色之徒的: 只见三姐站在炕上,松松挽着头发,大红袄子半掩半开,露着葱绿抹胸,一痕雪脯。对两人说道,你们哥儿俩花了几个臭钱,拿着我们姐儿两个权当粉头来取乐儿,你们就打错了算盘了。倘若有一点叫人过不去,我有本事先把你两个的牛黄狗宝掏了出来,再和那泼妇拼了这命,也不算是尤三姑奶奶!喝酒怕什么,咱们就喝!"说着,自己绰起壶来斟了一杯,自己先喝了半杯,搂过贾琏的脖子来就灌,说:"我和你哥哥已经吃过了,咱们来亲香亲香。"唬的贾琏酒都醒了。 竟真是他嫖了男人,并非男人淫了他。一时他的酒足兴尽,也不容他弟兄多坐,撵了出去,自己关门睡去了。

  整个贾府,有谁敢这样痛斥贾珍贾琏?尤三姐为了自己最后的一点尊严和骨气,毫不留情地将他们骂得体无完肤,这一幕是何等地大快人心!

  尤三姐最后选中了柳湘莲,"这人一年不来,他等一年;十年不来,等十年;若这人死了再不来了,他情愿剃了头当姑子去,吃长斋念佛,以了今生。" 这个幸福的向往令她打消了报复之心,敛去了放浪形骸,真个"非礼不动,非礼不言"起来。她以为这样就可以斩断昨日种种,把一个清清白白的自己交给柳湘莲,交给未来的美好生活。

  而柳湘莲只知道"东府里除了那两个石狮子干净罢了",却不能理解到美而洁的莲花偏是从污泥中挺拔出来的。当柳湘莲要回鸳鸯剑悔婚时,尤三姐是以连忙摘下剑来,将一股雌锋隐在肘内,出来便说:你们不必出去再议,还你的定礼。一面泪如雨下,左手将剑并鞘送与湘莲,右手回肘只往项上一横。可怜,揉碎桃花红满地,玉山倾倒再难扶。

  那一道冰冷的剑光,照亮了柳湘莲的双眼,也划亮了整座红楼,那是一个女子为了有尊严地存在而作出的无声的呐喊,刚烈的抗争。 "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

  第四烈女,司棋

  贾门四千金,元迎探惜,四个大丫鬟琴棋书画。贾迎春的首席丫鬟司棋。与其主子"二木头"迎春的性格相比形成巨大的反差,司棋"品貌风流","高大丰壮",做事干脆利落,有"侠女"之风。由于迎春这个二木头,拿根针戳一下也不知唉一声的,事事无主见。所以掌管紫菱洲的实际上就是司棋,自然养成了事事自己做主,行为泼辣的作风。

  第六十一回,司棋派莲花儿到厨房要碗鸡蛋,莲花儿没及时完成任务,她便使绣橘说莲花儿"死在这里了",比晴雯病中骂偷了东西的坠儿还厉害干脆。随后知道柳嫂子给鸡蛋不利落,她便带着一帮小丫头子来到厨房,二话不说,就下令:"凡箱柜所有的菜蔬只管丢出去喂狗,大家赚不成。"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很有大姐大的派头。由此可见,迎春是幸而有司棋,下人们才不敢在办迎春的事情时太过马虎了事,这实在是司棋的功劳。

  第七十一回,司棋在大观园中私会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恋人表弟潘又安,从书上的描写看,大有西厢记中成就好事私订终身之风。其大胆无视大观园的清规戒律和有悖封建礼教的行为让人目瞪口呆。然而那个潘又安也不似个磊落的人,被鸳鸯撞破之后,连夜吓得丢下她逃走了。她于是大病了一场。还是鸳鸯发誓不告密并温柔劝慰,她才慢慢好了起来。

  司棋的光彩在抄检大观园时方才显露。突然的搜查,她和恋人之间的定情之物与书信都公之于众。先前被鸳鸯撞见吓得发抖的司棋倒一脸的无愧和平静。但就冲她这份镇定,自己做的事自己担当的无畏勇气,也足以让人由衷钦佩了。

  第九十一回,她的恋人潘又安回来了,书上写道,那人道:"自从司棋出去,终日啼哭。忽然那一日,他表弟来了。……司棋说:一个女人嫁一个男人。我一时失脚,上了他的当,我就是他的人了,决不肯再跟着别人的。我只恨他为什么这么胆小,一身作事一身当,为什么逃了呢?就是他一辈子不来,我也一辈子不嫁人的。妈要给我配人,我原拼着一死。今儿他来了,妈问他怎么样。要是他不改心,我在妈跟前磕了头,只当是我死了,他到那里,我跟到那里,就是讨饭吃也是愿意的。他妈气的了不得,便哭着骂着说:你是我的女儿,我偏不给他,你敢怎么着?那知道司棋这东西糊涂,便一头撞在墙上,把脑袋撞破,鲜血流出,竟碰死了。"

  司棋的性格气质在这里变得光彩四溢。"一身做事一身当",完全就是一副侠女的气魄了。"讨饭吃也是愿意的",虽然没有才子佳人的卿卿我我,但这是她掷地有声的爱情宣言。虽然没有宝黛相恋的暗通款曲之幽深,但其大胆执着却只有过之而无不及。 只有她明确知道自己的价值所在,自己的所需所求,自己的所思所想,与自己的表弟潘又安爱上不说,还互通款曲,情书往来,私会大观园,当她母亲表示绝不成全这桩恋情时,她便以死表示自己的意志,绝不肯唯唯诺诺的活着。

  黛玉虽然追求心性自由,却与宝玉只有仙缘,只能暗中饮泣;晴雯死不瞑目,后悔早知如此,我当日也另有道理;尤三姐尝尽暗恋的相思痛苦,最后还被柳湘莲认作水性杨花,死时徒有悲伤和遗憾。只有司棋,将爱情进行到底,让火热的青春绽放在大观园,只有司棋真正领略了爱情的美好与甜蜜,虽然潘又安逃走伤透了她的心,但毕竟还是等回了他,心里多少有些安慰。如果司棋死时知道潘又安为她殉情,她当是幸福的笑着离开人世吧。

  第五烈女,鸳鸯

  如果说前面的四位主角黛玉、晴雯、尤三姐和司棋,她们都是为情所困,殉情而死。那么,这里的主角却是不为情所动,她就是贾母的首席大丫鬟金鸳鸯。这个长得蜂腰削肩,鸭蛋脸,乌油头发,高高的鼻子,两边腮上微微的几点雀斑的姑娘,贾母对她的评价极高:虽年长,幸心细;能知意,且稳重;既守份,又擅言。给个珍珠人也不能换。跟她的姓氏一样,鸳鸯有着一颗闪闪发光的金子般的心。

  第四十六回,年过半百,"左一个小老婆,右一个小老婆"的贾赦,要纳鸳鸯为妾。但是她的反抗是那么掷地有声:"别说大老爷要我做小老婆,就是太太这会子死了,他三媒六证的娶我去做大老婆,我也不能去!"她明明知道贾赦不会轻易放过,但还是不肯放弃属于自己的那份坚持与执着:"老太太在一日,我一日不离这里;若是老太太归西去了,他横竖还有三年的孝呢,没个娘才死了,他先弄小老婆的!等过了三年,知道又是怎么个光景儿呢?那时再说。纵到了至急为难,我剪了头发做姑子去,不然,还有一死!一辈子不嫁男人,又怎么样?乐得干净呢!"

  贾赦何其猥琐,为了得到鸳鸯,居然不择手段的诋毁一个年轻女儿的名节,甚至不惜搭上自己的亲儿子:我说给你,叫你女人和他说去。就说我的话:自古嫦娥爱少年,他必定嫌我老了。大约他恋着少爷们,多半是看上了宝玉,只怕也有贾琏。

  鸳鸯自然是不能与他对面交锋的,但却在众人面前证明了自己的清白:"因为不依,方才大老爷越发说我恋着宝玉,不然,要等着往外聘,凭我到天上,这一辈子也跳不出他的手心去,终久要报仇。我是横了心的,当着众人在这里,我这一辈子,别说是宝玉,就是宝金、宝银、宝天王、宝皇帝,横竖不嫁人就完了!就是老太太逼着我,一刀子抹死了,也不能从命!伏侍老太太归了西,我也不跟着我老子娘哥哥去,或是寻死,或是剪了头发当姑子去!要说我不是真心,暂且拿话支吾:这不是天地鬼神、日头月亮照着!嗓子里头长疔!"原来这鸳鸯一进来时,便袖内带了一把剪子,一面说着,一面回手打开头发就铰。众婆子丫鬟看见,忙来拉住,已剪下半绺来了。她用自己的凛然正气,回答了无耻之徒的胁迫,表现出平民女儿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高尚情操。但鸳鸯对自己的命运有清醒的认识,她早有盘算。所以贾母一死,她就用三尺白绫结束了自己的花样年华。她虽然最终也无法摆脱奴隶的枷锁,但她以死保住了自己的清白和自尊,这是任何一个权势者都无法剥夺和玷污的。

  第四十回,金鸳鸯三宣牙牌令,宣出了鸳鸯的风华,宣出了鸳鸯的文采;第四十六回,鸳鸯女誓绝鸳鸯偶,誓证了鸳鸯的刚烈,誓证了鸳鸯的不屈;第七十一回,鸳鸯女无意遇鸳鸯,遇知了鸳鸯的善德,遇知了鸳鸯与司棋的姐妹情深。第一百一十一回,鸳鸯女殉主登太虚,殉出了鸳鸯的悲情,也殉出了鸳鸯的无奈。所有的点点滴滴印证了警幻所言,她是一个真正的情痴,当她的真情无处可寄,无人可托时,她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真可谓: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

查看余下全文
分享到:

下一篇:

“县令”和“知县”只差一个字 差别却很大

相关文档:

武艺超群的卢俊义为何在为人处世上犯糊涂

真实的《清平调》并不像电影演的那么奇幻

这个治国方法 崇祯不当回事 咸丰却当宝贝

百名厨师 因为慈禧最爱吃的这道菜而丧命

司马懿最看重的继承人 却终被夺去继承之位

专家学者研讨《那年花开》:年代剧创作的新视角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