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笔下最善意待人女子 你一定猜不到是谁

2017年12月09日 15:12闲扯名著 责任编辑:栗子

  如果问金庸笔下女子,哪个最温柔贤淑、善解人意、仁心待人,你可能会想到程英、小昭、双儿。

  这三位确有以上几样品质。不过,更多时候,她们是将自己的爱、柔、仁、善,奉献给自己所爱的人——程英对杨过,小昭对张无忌,双儿对韦小宝。

  对其他人,她们虽也有善良仁爱的表现,但总不如对自己意中人来得更彻底。

  譬如程英,对杨过自然很好,对表妹陆无双也呵护有加,不过,她对某些人,譬如斩断杨过右臂的郭芙,却未必会客气。对这一点,聪敏无双的黄蓉最明白——

  黄蓉知道这个小师妹外和内刚,要是女儿惹恼了她,说不定后患无穷,忙向郭芙横了一眼,不许她多说多话。

  譬如小昭,对张无忌自是体贴爱恋无比,对曾经怀疑、屈待过她的杨逍、杨不悔父女,她就未必能处处以柔情善心待之。

  譬如双儿,整个心里眼里只有相公韦小宝,根本没有心思去顾及别人。

 

  不过,在金庸笔下,却有那么一个女子,不光对自己所爱之人温柔体贴,而且对身边其他人,甚至是“情敌”、陌生人、敌人,她都能以善心、仁心待之,都能善解人意、体贴入微。

  她便是阿碧,《天龙八部》中那个戏份很少却给人印象深刻的江南少女。

  1.对慕容复

  阿碧一直爱恋自家公子慕容复。

  出门去寻慕容复,她不忘央阿朱与自己一起赶做几件内衣裤带给公子。

  慕容复最终变得疯癫,唯一陪伴他的是阿碧。

  坟边垂首站着一个女子,正是阿碧。她身穿浅绿色衣衫,明艳的脸上颇有凄楚憔悴之色,只见她从一只蓝中取出糖果糕饼,分给众小儿,说道:“大家好乖,明天再来玩,又有糖果糕饼吃!”语间呜咽,一滴一泪水落入了竹蓝中。

  ——这段文字,每次看了,都想为阿碧大哭一场。

  2.对阿朱

  阿朱、阿碧,慕容家两个小丫头,一个聪明识大体,一个温柔解人意。

  而她二人,本身也关系极为亲密。

  “阿朱就是阿朱,伊只比我大一个月,介末就摆起阿姊架子来哉。我叫伊阿姊,介末叫做呒不法子,啥人教伊大我一个月呢?你用勿着叫伊阿姊,你倘若叫伊阿姊末,伊越发要得意哩。”

  ——这是在去往琴韵小筑的小舟上,阿碧对崔百泉说的一番话。这番话看似是阿碧在背后说阿朱“坏话”,实则足见二人平日相处犹如姐妹。

  几天后,王语嫣、阿朱、阿碧、段誉同往阿朱所住的听香水榭。谁想,还没到地方,大家就发现情况不对——

  渔舟缓缓驶到水榭背后。段誉只见前后左右处处都是杨柳,但阵阵粗暴的轰叫声不断从屋中传出来。这等叫嚷吆喝,和周遭精巧幽雅的屋宇花木实是大大不称。

  阿朱叹了一口气,十分不快。阿碧在她耳边道:“阿朱阿姊,赶走了敌人之后,我来帮你收作。”阿朱捏了捏她的手示谢。

  ——小小一个举动,简单一句话,足见阿碧的体贴入微、善解人意。

  3.对王语嫣

  对阿碧来说,王语嫣既是主人亲戚家的小姐,又是自己的“情敌”。

  虽说她是地位低下的伺候人的丫头,虽说那个年代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但她心里或多或少该对“情敌”王语嫣有“嫉恨”之意。

  可事实是,阿碧对王姑娘体贴得很。且看这样一个细节——

  王语嫣见信上写了七八行字,虽然每一个字都识得,但全然不成文理。……皱眉道:“那是什么?”

  阿朱微笑道:“这是公冶二哥想出来的古怪玩意,是从诗韵和切音中变化出来的,平声字读作入声,入声字读作上声,一东的当作三江,如此掉来掉去。我们瞧惯了,便知信中之意,在外人看来,那是全然的不知所云。”

  阿碧见王语嫣听到“外人”两字,脸上微有不豫之色,忙道:“王姑娘又勿是外人。王姑娘,你如要知道,待会我跟你说便是了。”

  王语嫣登时现出喜色。

  ——从这里看,阿碧比阿朱更细心,更体贴别人心意。

  4.对段誉

  段誉是被鸠摩智劫持到姑苏的,阿碧、阿朱与他只刚刚相识,但即便是对他这么个“陌生人”,阿碧也是关心备至。

  三人在逃离鸠摩智魔掌后,荡舟湖上,阿碧却突然想解手。在与阿朱商定靠岸去王语嫣所在的曼陀山庄解决问题后,阿碧却突然说了这么句话——

  “格末等歇叫段公子也上岸去解手,否则……否则,俚急起上来,介末也尴尬。”

  只因段誉在船,阿碧此前羞于提解手之事,待自己问题有了解决办法,她马上推己及人,想到主动帮段誉避免尴尬。如此的心善心细,真是少见,无怪连阿朱也赞道——“你是就会体贴人。小心公子晓得仔吃醋。”

  5.对来犯之敌

  在琴韵小筑,来寻仇的过彦之恼怒于不见慕容家的主人出来见面,便将阿碧呵责一通,并一鞭子将桌椅打烂。

  此后,过彦之听从师叔吩咐,回归原座。但过彦之本来所坐的那只竹椅已给他自己打碎,变成了无处可坐。接下来发生这样一幕——

  阿碧将自己的椅子端着送过去,微笑道:“过大爷,请坐!”

  过彦之点了点头,心想:“我纵能将慕容氏一家杀得干干净净,这个小丫头也得饶了。”

  看,阿碧心善到不以别人的不敬为忤,虽被冒犯照样善待人家。

  这样的女子,怎不让人敬之爱之?!而金庸本人也是大爱阿碧的。看他这样描写她的出场——

  便在此时,只听得欸乃声响,湖面绿波上飘来一叶小舟,一个绿杉少女手执双桨,缓缓划水而来,口中唱着小曲,听那曲子是:“菡萏香连十顷陂,小姑贪戏采莲迟。晚来弄水船头滩,笑脱红裙裹鸭儿。”歌声娇柔无邪,欢悦动心。

  如此画面,美不胜收,正如段誉所感受到的——

  “想不到江南女子,一美至斯。”

  其实这少女也非甚美,比之木婉清颇有不如,但八分容貌,加上十二分的温柔,便不逊于十分人才的。

  确实,阿碧与其他女子最大的不同,就是她“十二分的温柔”。套用那句“人是因为可爱才美丽,而不是因为美丽才可爱”,阿碧可以说是“因为温柔才美丽”。

查看余下全文
分享到:

下一篇:

2017年最狠的段子 每个都胜过你读几本书

相关文档:

烽火戏诸侯是真的吗?还美人褒姒一个清白

世界史上最早有记载的女间谍:间谍始祖女艾

红楼女性谁最美?小姐队里黛玉最美 丫鬟呢

只知锦衣卫是特务 可知他们的头领是大画家

朱元璋发明的一句话 但大部分人都读错了

16则经典家训 跟古人学修身齐家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