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林黛玉不会做人?

2017年11月07日 07:12腾讯网 责任编辑:梦月

   

  读红楼,我是一开始就取中黛玉的,但据说很多人读红楼,都是喜欢宝钗的。无论放在那个封建时代,还是放在我们今天,宝钗都是一位非常标准的女性,成熟稳重,行为端庄,大方得体,是最易为世俗所认可和接受的。相比之下,黛玉在很多人的眼里,则是小性儿,尖酸刻薄,很难被接受的。

  甚至还有人说林黛玉不食人间烟火,不懂人情世故,其实,这是因为没有读懂黛玉,很多人都误会了林黛玉。我曾写过一篇文章,分析过黛玉的为人处事,其实黛玉不仅仅有过人的诗才,在理家才能上,也不输王熙凤、探春和宝钗,只是因为体弱多病,又是寄居贾府,不便理家罢了。

  从黛玉因为宫花一事怼周瑞家的,在薛姨妈家吃酒怼宝玉奶妈李嬷嬷这些事来看,不少人都以为,这是黛玉性格中的缺陷,小性儿,总是得罪人,用我们今天的话说就是情商不高,不像宝钗,为人八面玲珑(褒义词),很会做人,获得贾府上下交口称赞。

  其实黛玉根本不是这样的,我们知道曹公写人,没有绝对的好与坏,每个人都是真实的,没有脸谱化,一个人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呢,比如贾琏,他虽然花心,但却又不失善良,办事也跟干练;比如王熙凤,虽然爱钱,手段狠毒,但对秦可卿,对邢岫烟都很不错……这才是一个立体化的人物。

  所以,我们看林黛玉这样一个女主角,更不能片面地去理解,因为她的一句话,就认为她情商低,不会做人,实际上,从别的一些小事上,我们却能看出黛玉其实是很会做人的,她的情商一点也不低。

   

  原文第四十五回,金兰契互剖金兰语,这一回,黛玉和宝钗倾心相交,成为真正毫无芥蒂和隔膜的姐妹,因黛玉之病,需常年服药,宝钗于是派一个老婆子给黛玉送燕窝来。

  原文:……就有蘅芜苑的一个婆子,也打着伞提着灯,送了一大包上等燕窝来,还有一包子洁粉梅片雪花洋糖。……黛玉道:“回去说‘费心’。”命他外头坐了吃茶。婆子笑道:“不吃茶了,我还有事呢。”黛玉笑道:“我也知道你们忙。如今天又凉,夜又长,越发该会个夜局,痛赌两场了。”婆子笑道:“不瞒姑娘说,今年我大沾光儿了。横竖每夜各处有几个上夜的人,误了更也不好,不如会个夜局,又坐了更,又解闷儿。今儿又是我的头家,如今园门关了,就该上场了。”黛玉听说笑道:“难为你。误了你发财,冒雨送来。”命人给他几百钱,打些酒吃,避避雨气。那婆子笑道:“又破费姑娘赏酒吃。”说着,磕了一个头,外面接了钱,打伞去了。

  这虽然是一件不起眼的小事,但却足以看出黛玉之为人。虽然来送药的是个老婆子,是宝玉平素最厌恶的一类人,但因为她是来送燕窝给黛玉,且是宝钗派来的,自然不能怠慢,这是起码的礼节,黛玉做到了,此其一。

  婆子冒雨来送药,按理紫鹃接过来就行,但黛玉却亲自过问,还与老婆子有一段对话,且从言语中我们知道,她还深知老婆子们深夜赌博之事,如果不是平日细心观察,时时留意,黛玉一个姑娘家,如何知道这些?可见她素日留心了,此其二。

  婆子既要赌博,却又被派了差事,心里自然不能说什么,但黛玉早已看到这些,她以为这是别人牺牲了下班后的时间,牺牲了赌博挣钱的机会,将药冒雨送来的,这个很不容易,聪明的人不仅说好话,还会有所表示,于是我们看到黛玉先是说了客气话,接着让人拿了一些钱给婆子,如果没有过人的情商,黛玉如何想到这些?此其三。

   

  黛玉听闻婆子为了送药暂时没有去赌钱,就赏了婆子几百钱,但这钱黛玉并没有说让她去赌,而是让她去打酒吃,避避雨气。我们知道这婆子得了钱,一定是直接拿了去赌的,但黛玉偏没有这么说,因为这么说的话,倒成了好像她支持赌博似的,这自然不是闺阁小姐该有的姿态,且后文贾母抓赌,那时我们会如何看黛玉呢?只这一点,足见其情商过人,此其四。

  说到这,我想起一个笑话,有个人在佛祖前抽烟,方丈说不可在拜佛的时候抽烟。于是那人说,那我在抽烟的时候拜佛可以吗?方丈欣然同意。其实很多时候,同样一件事,不同的人表达方式各异,而表达方式最好给人感觉最舒服的那个,无疑也是情商最高的那个,这一点,黛玉就做到了。

  一个婆子冒雨送药来,黛玉先是让她带话给宝钗,然后让她坐下来吃茶,接着又为婆子着想,知道婆子夜赌,就又用别的名头赏了钱,且给的几百钱,这几乎是一个小丫鬟一个月的月钱,这一点也足见黛玉大方。整件事,不过三言五语,并无新奇之处,但却处处都可见黛玉之为人处事的成熟稳重和机敏智慧,情商之高,令人钦佩。

  单从这件事看,林黛玉的情商不输宝钗,不输任何人。只是她素日多病,又是客居,许多事都不往心里去,都不太去计较过问罢了。

查看余下全文
分享到:

下一篇:

陕西发现秦国国君后妃专用浴室 设施齐备

相关文档:

再读林黛玉:曹雪芹到底是不是“女权主义者”?

林黛玉何曾目无尊长?

林黛玉和薛宝钗PK 谁比谁更美

人间不见陈晓旭,世上再无林黛玉

同人小说有多惊人?伏地魔和林黛玉可以CP!

《红楼梦》——宝黛之间细微的爱情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