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弄堂,一座浮华城市背后的平静梦

2017年11月08日 06:01拾文化 责任编辑:青兰

  说起中国特色建筑,除了北京胡同还有一个就是上海弄堂了,上海这个集现代、摩登于一体的城市,在这里上演着一个又一个传奇故事。谈及上海,离不开对建筑的考究一一上海的弄堂建筑。

  上海人往昔的居住生活中离不开弄堂。所谓"弄堂",是上海人对于里弄的俗称,也就是所谓的小巷子,多少年来,大多数上海人就是穿梭在这些狭窄而悠长的弄堂里,度过了他们漫长的人生,并且创造了形形色色风情独具的弄堂文化。

 

  多少个故事,多少个典故,多少个名人,多少个记忆,与这些大大小小的弄堂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可以说,没有弄堂,就没有上海,更没有上海人。弄堂,构成了近代上海城市最重要的建筑特色,弄堂构成了千万普通上海人最常见的生活空间,它最能代表近代上海城市文化的特征,也是近代上海历史的最直接产物。

  木心曾在《上海赋》里的《弄堂风光》里面这样描写:

  “上海的弄堂,条数巨万,纵的横的斜的曲的,如人迷魂阵,每届盛夏,溽暑蒸腾,大半个都市笼在昏赤的炎雾中,傍晚日光西射,建筑物构成阴带,屋里的人都螃蟆出洞那样地坐卧在弄堂里,精明者悄然占了风口。一般就株守在自家门前,屋里高温如火炉烤箱,凳子烫得坐不上。

  蜡烛融弯而折倒,热煞了热煞了,藤椅、竹榻、帆布床、小板凳,摆得弄堂难于通行,路人却又川流不息,纳凉的芸芸众生时而西瓜、时而凉粉、时而大麦茶绿豆汤、莲子百合红枣汤,暗中又有一层比富炫阔的心态,真富真阔早就庐山莫干山避暑了,然而上海人始终在比下有余中忘了比上不足。”

 

  这是盛夏的上海弄堂里最平常的景象,弄堂是人们主要的活动场所,吃饭、乘凉、拉家常,弄堂里的人们似乎是无所顾忌的,热闹中又有些寂静,但却是最常态的。

  比起浦东、陆家嘴的繁华外,在上海属于所有人的便是一条条的弄堂,人们穿梭于这小巷子,体会到的是这个城市不同的一面,个人认为去上海除了去看看东方明珠、陆家嘴这些高楼大厦之外,最应该去看的是那穿梭于城市之下的一条条弄堂。

 

  因为只有在那里,你才能看到老上海最真实的影子;在那里,工业化城市的焦虑和紧张似乎都会消失不见,你会看到那个整天踩着高跟鞋,化着淡妆的上海姑娘回到弄堂里的家后,也会素颜踩着拖鞋去路口买点菜;门口的小孩子成群地在一起玩游戏,吵吵闹闹却又比外面世界更加平静。

  其实,弄堂的来源要追溯到上个世纪,第一次鸦片战争后,上海被辟为“通商口岸”,外国人被允许在此居住、经商。那时候由于租界人多房少,房价也高得出奇,便有人看到这一趋势纷纷投向了房子的建设当中,最初建造的这类专供向租界内华人出租的房屋,都是木板结构,成本低廉,当然建造速度也快。

 

  从1853年9月到1854年7月,不到一年间,广东路和福建路一带。就建造了近800多栋这种以出租营利为目的的木板简屋。这种出租木板房屋一般采用联排式总体布局,并起某某“里”为其名称,是后来上海弄堂的雏形。

  这种简易的房屋并没有被完全制止,而是越来越繁荣,弄堂古代叫做“弄唐”,在两千年前的诗经中就有出现,到现在,上海的弄堂已经和北京胡同一样闻名于世。

  这些城市的小巷子变成了一种文化和历史的栖息地,它像是城市的沟壑,也像是一条条血管为这个城市添加气色,这自然也少不了名家用笔对它的雕琢。

 

查看余下全文
分享到:

下一篇:

耳环最初叫“珰” 越多越显女人魅力

相关文档:

奇人东方朔:汉朝历史上最成功的大忽悠

韩信三次用水破敌:神鬼莫测 叹为观止

孔子、老子、墨子,春秋三位人杰谁更厉害

晚清时期的炮兵水平究竟达到什么程度?

康熙帝曾经两次登顶泰山,究竟所为何事?

清华四大导师中,他的名气最小却涉猎最广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