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取名发愁 看《楚辞》里文艺爆表的名字

2017年11月07日 07:25广州日报 责任编辑:青兰

  《诗经》和《楚辞》是中国先秦诗歌乃至整个中国诗坛的两块玉璧,在中国文化的长河里熠熠生辉,它们都深刻地影响到了后来的文学艺术发展。同时,《诗经》和《楚辞》也深深地影响到了民俗和普通人的生活,因为中国人也热衷于从这两部经典当中为儿女取名。而《楚辞》在这方面也照样影响深远,我们来看一看。

 

  傅抱石《屈原图》 藏故宫博物院

  神奇:借助神话形象获得取名的灵感

  屈原是楚国人,而春秋战国时期的楚国以善于幻想而闻名,神秘瑰丽的楚文化在屈原的诗歌当中有着很浓厚的印记,上天入地,腾云驾雾的想象力贯穿在屈原的整部诗歌作品当中,而其中虚构的一些神话想象以及场面,也是人们取名的一个重要灵感来源。

  例如“飞龙”,它给人的画面是一条在云雾中高高翱翔、呼风唤雨的神龙,给人以矫健灵动之感,如果作为网名,还是不错的。其实,“飞龙”在《楚辞·九歌》里是指龙舟,而我们的想象力不能光停留在龙舟这个形象上,而是可以展开一幅画面。

  话说战国时期的某一天,在楚国的湘水旁边,或者说洞庭湖边,楚国人群云集,正在隆重地祭祀湘夫人,湘夫人何人?乃是舜的妻子,为寻找南下的夫君而远行,人们传说她在洞庭湖成神。于是,有一位美丽深情的楚国女子,装扮成湘夫人,对着湘水歌咏,歌声绵延流长,美妙隽永,而伴随着歌声的是,一条条龙舟劈波斩浪,行驶在两千多年前那一碧如蓝的水波上,“驾飞龙兮北征,邅吾道兮洞庭”,驾着龙舟,就好像驾着飞龙,曲曲折折行驶在浩渺无边的洞庭湖上。“石濑兮浅浅,飞龙兮翩翩”,水流在石滩上,白银飞溅,龙舟疾驰,翩翩而轻快。结合这么一个浪漫热闹的场面,可以想象飞龙这个形象寄托了多少深情和思念。

  如果嫌“飞龙”用得太多,有点俗气的话,“安歌”倒是不错,因为这个名字能展示一种状态:神态安详,从容自定地高歌一曲,或者抚琴一曲,再上升到人生那种恬淡而潇洒的境界,真是此外无求了。“安歌”来自于《九歌》里的“东皇太一”。所谓的“东皇太一”是指楚国所信仰的神灵,能主宰天地的神灵,也就是昊天、上苍,楚国人每年也要举行祭祀典礼,迎接东皇太一。

  每逢这个日子,楚国的人们,包括贵族和百姓,摆上祭祀用的肉,用香草包裹着,献上甜美清香的桂酒,巫师、巫婆穿着华丽的衣服在神殿里翩跹起舞,空气里洋溢着浓郁的香气,“芳菲菲兮满堂”,这里就衍生了一个名字“菲菲”,所以“菲菲”这个名字其实蛮古典的。在这个神圣的时刻,也有祭祀者弹着琴弦,吹起竽瑟唱起歌曲,神态十分悠闲,“疏缓兮安歌,陈竽瑟兮浩倡”。由此可以想象,“安歌”的背后,是一种多么从容也多么充满艺术感的人生。绝对不是安静地唱歌那么简单。

 

  资料图

  还有“扬灵”,这是《湘君》里面的“横大江兮扬灵”,有些将扬灵解释为扬帆,有些解释为神灵显示灵气,无论怎么说,都带着浓浓的神话色彩,很有浪漫色彩和灵性。如果用作现代人的名字或者网名,“扬灵”可以理解为思绪和灵感飞扬,不受拘束。

  亲切:具有楚国特色的植物和器物

  人名或者网名,乃至笔名,如果用具体可感的花草、器物,则会让受众觉得亲切可感,一看到符号,眼前可以浮现这个名字所代表的具体形象。例如屈原的《山鬼》,本是楚国人祭祀山神的歌曲,然而,具有浪漫情怀的屈原将这位山神写成了一位女神,一位对感情,对生活有着期待的女神,因为所期待的人没有来,“怨公子兮怅忘归,君思我兮不得闲”,“思公子兮徒离忧”。在这幅明丽瑰奇的画面当中,有很多具体可感的花草以及自然界的现象,随手摘来可以使你的名字充满馥郁芬芳的色彩和情调。

  例如“容容”“云容”,出自“云容容兮而在下”,你看那涌动的云气,氤氲缥缈,在我脚下翻滚,或者说云海在女神脚下涌动,多么高远而充满仙气的画面啊,“容容”和“云容”就适合女神,比起什么“茶”之类的,似乎更加脱俗吧。

  包括《山鬼》在内的楚辞诗歌,很多地方用到了香草,而我们可以从香草想到美人,想到高尚的情操,按照现代的说法,就是高冷范。“辛夷车兮结桂旗”,“被石兰兮带杜蘅”,“山中人兮方杜若”,其中的“辛夷”、“杜蘅”、“杜若”是香草美花,其中的“辛夷”适合做网名,或者书房的名字,例如“辛夷坞”,当然,这个王维用过。如果女士姓杜,似乎可以直接叫“杜蘅”、“杜若”。

 

  屈原有可能是个时装大师,因为楚国的香草美花以及珍贵的玉璧佩剑,不少被他用来点缀衣服,甚至直接用作时装的材料,很有创意啊。例如《涉江》就交代说,他从小就喜欢美丽的服装,到老都没有改变,“余幼好此奇服兮,年既老而不衰”。而这些战国先秦时装的配件,用于名字也会让你的名字具有贵族范。例如“切云”,出自“冠切云之崔巍”,本来是楚国王族和贵族戴的帽子,使人有巍巍高拔之感。再如“被明月兮佩宝璐”,披着明月珠佩戴着宝玉,如果直接用宝玉,那就和《红楼梦》直接“撞衫”。如果用“宝璐”,意思一样,叫法不同,这才是有水平的范儿。

  象征:直接用代表品德的词语

  除了神话形象,花草形象和衣服配件这些具体的事物,概括人物形象和品德的词汇,也是取名的重要来源,例如在《湘君》的开场中,扮演湘夫人的楚国女子打扮得美丽而得体,驾着龙舟飞驰在湘水上,“美要眇兮宜修,沛吾乘兮桂舟”,这里面的“宜修”,就是说女子修饰得宜,也可以升华到人的修养得宜,处世得当。

  在任何不利的逆境当中,无论怎么惆怅失意,一个人都要怀抱坚贞忠诚的品德,这是屈原人格的最大亮点,他在《涉江》里写到“怀信侘傺,忽乎吾将行兮”,因此,“怀信”这个名字对人的坚持美好品德是有期许的。

 

  《楚辞》

  最有名的当然是“正则”和“灵均”,出自《离骚》。原句是这样的,“名余曰正则兮,字余曰灵均”,“正则”和“灵均”就寄寓了屈原的父母辈对他深深的期望。学者王逸在《楚辞章句》是这么解释的:“正,平也;则,法也;灵,神也;均,调也。言正平可法则者,莫过于天;养物均调者,莫过于地。高平曰原,故父伯庸名我为平以法天,字我为原以法地。”简单地解释说,遵循公平的法则,效法上天,也就是自然界;遵循施惠的法则,恩及百姓,效法大地也,从而按照当时的目的,能达到“言己上能安君,下能养民也”的目的。

  当然,如果放在现在,就是效法大自然,为广大人民服务。可见“正则”和“灵均”这两个名字意义非同一般,也是对屈原人格的一种真实而准确的概括,更是对取名人的期待和鼓励。

查看余下全文
分享到:

下一篇:

闲话《红楼梦》:从下人名字,看主人品位

相关文档:

梵高与高更:只看我的疯癫 却看不到深情

古代商家最热衷的促销手段:关扑

古代击鼓最初不是为了鸣冤 而是县太爷要下班

闲话《红楼梦》:从下人名字,看主人品位

梁启超:教会孩子三件事,让人生路更顺

20世纪欧洲时装版画:从记录到成为独立装饰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