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入死的思念:读杜甫《梦李白二首》

2017年11月07日 07:24章黄国学 责任编辑:青兰

 

  李白与杜甫被称为“中国诗歌史上的双子星座”。公元744年,李白与杜甫初次相逢于洛阳,两人一见如故,携手同游,痛饮赋诗,度过了一段彼此难忘的日子。然而好景不长,公元755年,安史之乱爆发,一切宁静与美好被轰然打破,瞬息万变的战争形势,激烈而复杂的权力角逐,让人进退失据,无所适从。至德二载即公元757年,李白因参预永王李璘的军事行动,坐系浔阳狱。第二年长流夜郎(在今贵州桐梓县境)。乾元二年(公元759年)春夏间遇赦放还,自巫山下汉阳,过江夏而复游浔阳等处。是年秋,杜甫在秦州,消息阻隔,尚不知李白已遇赦放还。当时传闻恍惚,众说纷纭,诗人担忧挂念老朋友的安危,因思念成梦,醒而作此诗以寄意。

  【其一】

  死别已吞声,生别常恻恻。

  江南瘴疠地,逐客无消息。

  故人入我梦,明我长相忆。

  君今在罗网,何以有羽翼?

  恐非平生魂,路远不可测。

  魂来枫林青,魂返关塞黑。

  落月满屋梁,犹疑照颜色。

  水深波浪阔,无使蛟龙得。

  这是一首记梦诗,梦前,梦中,梦后的情境历历在目。“死别已吞声,生别常恻恻。”诗要写梦,先言别;未言别,先说死,以死别衬托生别,极写李白流放绝域、久无音讯在诗人心中造成的苦痛。吴见思曰:“反起,死别则亦已矣,生别不能忘情,故心常恻恻也。”开篇便沉郁顿挫之极,使全诗弥漫着惨澹悲怆的气氛。“江南瘴疠地,逐客无消息。”逐客而处在瘴疬之地,难免一死,一去而杳无音讯,或已真死。生死未卜,最费猜疑,所以就特别令人感到惶惑不安。这句与前面“常恻恻”相照应。陈贻焮先生评“写梦回若有所失的迷惘和悲痛绝妙。老杜因思成梦,因梦生悲,产生了怀疑李白已死的恐惧与悲哀。”开头四句既表达了诗人深沉的思念与牵挂,又表明了致梦的缘由,揭开了全诗的序幕。

 

  接着八句,转入对梦境的正面描写,“故人入我梦,明我长相忆。”明,知也。这里写梦中所见,不说自己梦见故人,而说故人知我长相思而入我梦中,则我之思念自不必言,而双方之相知相忆又自然道出。“君今在罗网,何以有羽翼?”《说苑》:“孔子曰:“君子慎所从,不得其人,则有罗网之患。”罗网,谓拘束罹祸患也。”蔡琰《笳曲》:“焉得羽翼兮将安归。”你既累系于江南瘴疠之地,怎么能插翅飞出罗网,千里迢迢来到我身边呢?联想世间关于李白下落的种种不祥洗的传闻,诗人不禁产生疑惑,“恐非平生魂,路远不可测。”眼前的他是生魂还是死魂?路远难测啊。乍见而喜,转念而疑,继而生出深深的忧虑和恐惧。诗人将这种处在似梦似醒、恍恍惚惚的精神状态中的惊诧心理刻画的十分细腻逼真。

  “魂来枫林青,魂返关塞黑。”《楚辞·招魂》中有:“湛湛江水兮上有枫。目极千里兮伤春心,魂兮归来哀江南。”陈贻焮先生认为“魂来”句不只是用《招魂》中的词藻,更主要在于借助其境界和感情色彩来渲染、表达此时此境难以名状的惶惑和悲哀。阮籍《咏怀诗》:“湛湛长江水,上有枫树林。”赵次公曰:“白谪在南,其所经历乃枫树林也。在秦与公相见,故其去又历关塞也。”枫林迷茫,关塞阻隔,魂来魂返,千里迢迢,逼真地渲染出梦中魂之来去于枫林关塞之间的迷离情景,无一字不真,无一字不幻,使岑寂的梦境随之飞动,展示出云谲波诡之奇,可谓神来之笔。

查看余下全文
分享到:

下一篇:

闲话《红楼梦》:从下人名字,看主人品位

相关文档:

KPL选手成名英雄:梦泪本命李白 Vv乃最强关羽

千秋知己属青莲:李白和郭子仪的生死之交

李白为什么不给杜甫回诗?

喝了这碗白露汤,把秋燥制服的妥妥的!

杜甫不是你想象的穷寒士 他是“富二代”

四大唐诗名家诗歌比拼:杜甫王维怎么比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