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唐狂傲的韩熙载曾是不惧权贵的愤青

2017年11月06日 09:08萧家老大 责任编辑:青兰

 

  按照唐五代时期的制度,置中书舍人六员,其中一员掌管起草诏敕的工作,称知制诰;如果以其他官员兼管这项工作,则称兼知制诰或权知制诰。韩熙载任此职,除了表明李璟对他的信任外,同时也极大地加重了他的权力。韩熙载所起草的诏诰,文字典雅,有元和之风,甚得舆论的好评。但韩熙载毕竟是书生,一旦得到重用,惟知尽心为国,全然不知如何保护自己。他任知制诰以来,感中主李璟的知遇之恩,对于朝中大事,或驳正失礼之处,或指谪批评弊端,章疏连连不断,引起朝中权要的极大忌恨与不满,尤其是宋齐丘、冯延巳的不满,使韩熙载日后的仕途充满了坎坷与艰辛。

  保大四年(公元946年)八月,枢密使陈觉擅自调发汀建抚信州军队进攻福州,李璟惟恐有失,又命王崇文、魏岑、冯延鲁等率军共同攻取福州。次年三月,由于诸将争功,加上吴越军队的增援,南唐军队大败,损失惨重。四月,李璟下诏诛杀陈觉、冯延鲁等人,在宋齐丘、冯延巳等的斡旋下,二人竟然免死。只将陈觉流放蕲州,冯延鲁流放舒州。御史中丞江文蔚上表弹劾宰相冯延巳、魏岑怂恿进攻福州,应该治罪,结果反被贬为江州司士参军。在这场战争前,南唐元老宋齐丘与冯延巳大肆鼓吹开疆拓土,对发动这场战争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于是韩熙载与徐铉上表纠弹宋、冯二人与陈觉、魏岑等结为朋党,祸乱国事,并请求诛杀陈觉、冯延鲁等人,以正国法。李璟不得已贬冯延巳为太子少傅、魏岑为太子洗马,但不久魏岑就官复原职,而冯延巳却被任命为昭武军节度使。

  宋齐丘与冯延巳本来就对韩熙载不满,而韩熙载的弹劾更加深了他们的忌恨。数日后,由宋齐丘亲自出面诬告韩熙载嗜酒猖狂,其实韩熙载并不善饮酒。因为宋齐丘朋党势力甚大,李璟不得已,只好将韩熙载贬为和州司士参军,不久又调任宣州节度推官。

  在外州数年后,韩熙载才得以调回金陵重任虞部员外郎,等于转了一个大大的圆圈,又回到了最初所任的官职。其后,从员外郎逐渐升任虞部郎中、史馆修撰。因为韩熙载毕竟是中主李璟当太子时的旧僚,且颇有才华,于是李璟又给他赐紫,即可以穿三品以上官员才能穿的紫色袍服。按照唐制,六部侍郎、中书、门下侍郎等未达到三品的重要官员,如有必要,才可赐紫,而韩熙载仅是五品的郎中,便能得到赐紫,说明李璟对他仍然是信任的,同时也为进一步的提升做好了铺垫。果然不久,韩熙载又被提升为中书舍人、户部侍郎。

  自保大十三年(公元955年)以来,后周大军进攻淮南,连败南唐军队,中主李璟数次遣使求和,皆不能如愿。次年,李璟命其弟齐王李景达为诸道兵马元帅,以陈觉为监军使,率大军抵御周军。韩熙载素知陈觉志大才疏,忌贤妒能,前番统兵攻取福州损兵折将,致使南唐国力遭到很大的削弱,所以,上疏坚决反对。他说:“亲莫过亲王,重莫过元帅,何必再任命监军使!”但由于李昪在世时,曾一度有意立李景达为太子,此事虽未能实施,但毕竟在李璟心中已形成了阴影,所以把兵权交给李景达,李璟并不完全放心,这才派陈觉作为监军进行牵制。在这种情况下,韩熙载的劝谏自然不会被采纳,由于李璟的固执己见,为后来南唐军队的惨败埋下了很大的隐患。

  由于后周军队军纪败坏,所到之处,烧杀抢掠,激起了淮南人民的反抗,他们自动拿起武器,四处袭击周军;加之周世宗一度返回汴梁,南唐失去的州县又有不少相继被收复。南唐的寿州守将刘仁赡出兵攻击围城的周军得手,杀伤数万,焚毁其器械无数。在形势有利的情况下,刘仁赡派人至李景达驻扎的濠州,请求派大将边镐来守寿州,自己乘胜率军出城与周军决战。由于陈觉的干扰,刘仁赡的请求没有被批准,刘仁赡愤郁得疾。李景达虽为元帅,却处处受到陈觉的牵制,军政大权实际控制在陈觉手中,陈觉拥兵五万,却无意与周军决战,而将吏畏其权势,无人敢言。正在双方相持不下之时,却发生了南唐大将朱元叛变降敌的事件,致使局面不可收拾。

  朱元降周的经过是这样的:朱元奉命担任淮南西北面的应接都监,他连下舒、和二州,驻军紫金山。因为朱元善抚士卒,与之同甘苦,每战誓众,慷慨陈词,流涕被面,士卒皆有效死之意。陈觉与朱元不和,密奏朱元不可信,不可付以兵权,李璟听信陈觉佞言,命杨守忠前往代替朱元统军。杨守忠到前线后,陈觉以李景达的名义,召朱元至濠州议事,谋夺其兵权。朱元闻知,悲愤欲自杀,门客劝其投降后周,朱元遂率本部万馀人投降了后周。朱元的投降引起南唐诸军的崩溃,沿淮河东逃的唐军,遭事先埋伏的周军截击,死伤及投降达四万馀,抛弃的船舰器械不计其数。李景达、陈觉狼狈逃回金陵,大将边镐、许文稹、杨守忠被俘。寿州失守,守将刘仁赡忧愤而死。其馀各州守将纷纷弃城而逃,后周战舰直入长江,布列江面。南唐彻底战败,只好割让淮南十四州给后周,并称臣纳贡。

  中主李璟不听韩熙载的劝谏,终于酿成战败的大祸。从此南唐积贫积弱,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为了躲避中原王朝的威胁,李璟被迫迁都洪州(今江西南昌),郁郁寡欢,一病而亡。

  后主李煜即位后,任命韩熙载为吏部侍郎、兼修国史。不久因改铸钱币之事,韩熙载与宰相严续争论于御前,韩熙载辞色俱厉,声震殿廷。后主因其失礼,改授秘书监。不到一年,再次任命他为吏部侍郎,并升任兵部尚书、充勤政殿学士承旨。后又因其旷达不羁,放纵声色,被人弹劾,贬为太子右庶子、分司南都,即于洪州安置。韩熙载上表乞哀,于是又被留了下来,重任旧职。

  这一时期,韩熙载仍不改其狂傲的性格,由于后主李煜生性宽仁厚爱,凡事皆能容忍,君臣之间尚能相安无事。比如后主纳小周后时,在宫中大宴群臣,韩熙载却赋诗讽刺,而李煜却未加谴责。有一次,李煜在青龙山狩猎,返回金陵后,亲自到大理寺复核所关押的囚犯,多有赦免者。韩熙载再次上书,认为此事有司法部门负责,监狱非君主所应入之地,要求后主自罚钱三百万以充军费。后主也没有怪罪于他。开宝元年(公元968年)五月,韩熙载撰成《格言》五卷、《格言后述》三卷,进献给李煜。李煜读后非常赏识,遂升任他为中书侍郎、充光政殿学士承旨,这是韩熙载生前所任的最高官职。

查看余下全文
分享到:

下一篇:

木兰秋猎史话:乾隆留下了六座石碑

相关文档:

闲话《红楼梦》:从下人名字,看主人品位

梁启超:教会孩子三件事,让人生路更顺

20世纪欧洲时装版画:从记录到成为独立装饰

古训:精神层次越高的人,活得越是简单

古代的“谦谦君子”:超一流表演天才王莽

关于三国时期鼎立格局形成关键人物是谁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