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资本论》里唯一的中国人

2017年10月12日 15:30文史天地 责任编辑:青兰

  马克思的《资本论》于1867年问世,在这本举世闻名的著作中,全世界有680多人榜上有名。其中唯一的中国人是安徽歙县人王茂荫。王茂荫,字椿年,号子怀。道光十二年(1832年)进士,曾任户部右侍郎兼管钱法堂事务,是清朝货币理论家、经济学家,后被吴晗誉为“清代货币改革家”。咸丰元年(1851年),王茂荫为给清政府筹措军费,曾上书《条议钞法折》,建议发行纸币。咸丰三年(1853年)又上《论行大钱折》,对肃顺等人提出的通货膨胀政策予以反击。咸丰四年(1854年),三上《再议钞法折》,主张原来的不兑现纸币改为兑换纸币。结果触怒咸丰皇帝,被调离户部。这些奏折被当时俄国驻北京布道团的巴拉第收录在1857年出版的《帝俄驻北京布道团人员论著集刊》里。1858年,德国人卡尔·阿伯尔和弗·阿·梅克伦堡将巴拉第的《帝俄驻北京布道团人员论著集刊》翻译成德文出版,并更名为《帝俄驻北京公使馆关于中国的著述》。马克思正是看了这本书,注意到了王茂荫及其货币观点,并把这些写进了《资本论》。这就是马克思的《资本论》第一卷第一篇中编号为83的附注里出现“王茂荫”三个字的原因。

 

  王茂荫雕像

  在这个编号为83的附注中,马克思这样写道:“户部右侍郎王茂荫向天子上了一个奏折,主张暗将官票、宝钞改为可兑换的钞票。在1854年4月的大臣审议报告中,他受到了严厉的申斥。他是否因此受到笞刑,不得而知……”当然这是我们现在看到的译文,当时对“王茂荫”三个字的翻译也是一波三折。

  陈启修是第一个全卷翻译《资本论》的人。马克思原文中的“Wan—Mao—In”,被陈启修译成了“万卯寅”,当时日本高素之的日文译本将其翻译成了“王猛殷”或“王孟尹”。陈启修对“万卯寅”当然也不满意,便在下面写了一条说明:“我曾经托友人到清史馆查此人的原名,现在还无结果,这里姑译为‘万卯寅’,等将来查明时再改正罢。”1936年,郭沫若读到了陈启修翻译的《资本论》,并在清代编年史《东华续录》中发现了这样一段记载:“户部右侍郎王茂荫奏:钞法未善,酌拟章程四条。并以兵民怨恨,自请严议。得旨:王茂荫身任卿贰,顾专为商人指使,且有不便于国而利于商者,亦周虑而附于条规内,何漠不关心国事,至如此乎?并自请严议,以谢天下。”于是,郭沫若认定“万卯寅”应该是“王茂荫”。从此“王茂荫”才真正出现在《资本论》里。  

《凯风智见:《笑林广记》——清朝人的段子合集》  

《凯风智见:明朝鸿胪寺卿王士性如何评价各省人?》  

《文史新说:那些中国的“摔跤爸爸”》  

《文史新说:秦巴腹地一个鸡鸣三省的传奇古镇》  

《文史新说:高考古往今来一场未曾缺席的较量!》  

《文史新说:苏东坡的西湖情节》  

《文史新说:往事越千年 丝绸古道说新疆》 

查看余下全文
分享到:

下一篇:

清康熙年间的离奇大盗假扮知府案

相关文档:

官员到皇帝都耗尽一生争取这个死后虚名

历史轶闻:报社为什么要开除张恨水

清康熙年间的离奇大盗假扮知府案

中华创世神话:一场寻根的集体跋涉

锦衣卫的飞鱼服和绣春刀究竟长啥样

逝去的风韵 留存的意趣:瓷枕与枕屏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