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公开预告的死亡

2017年08月13日 08:32腾讯网 责任编辑:百合

  名人自杀往往是爆炸性的新闻,多数是那些创作型的名人,只有当他们真正决然地选择死亡时,人们才会细述追忆这些人生前的贡献。他们用创作与世界分享了许多美妙的时刻,自己却在一个最悲哀无望的境地中离世,死亡令一切争议和喧嚣静止,尘埃落定,所有的作品会被重新提及,审视,接受公众的再度加持。尤其当一些几近被遗忘的名人辞世时,他们等于又重新再活了一次。

  死亡是最能引起情感共鸣的事件。那么一个人公开预告她的死亡呢。当希妮德·奥康娜这样的一代巨星,不吝展示自己的衰败、脆弱、贫穷、孤独、疾病,并且告知这些将会让她选择死亡。所有曾经用她的音乐温暖过自己的人,从来没忘记过那些旋律的人,都会在她的眼泪中感到极度的震撼。

 

  一切不幸竟然都集中在一个曾经的天之娇女身上,而且这些年人们是看着她衰落却束手无策。人们既不能看着她在汽车旅馆里等死,但又没有能力阻止这种可能发生的情况。拥有上千万的销量或拥有上亿的歌迷,仍然孤独无助的奥康娜,到底该用什么来拯救自己。

  一个似乎拥有了一切的人,最后是一样样地失去。她恣意伤害过的人都会远离她,奥康娜纵然拥有四个子女,但是早已因为她的公开宣言而断绝关系。童年饱受母亲虐待的奥康娜也同样不知道怎样和亲生骨肉相处。奥康娜最大的悲剧是失去了和世界的情感链接,无论是亲人、朋友,还是她又爱又恨的公众世界。

  童年即是人的一生。如果她的亲生母亲都会长年虐打她,她不可能再相信任何的亲密关系,可是同时生命对她的补偿是她惊人的音乐天份,15岁时,这位住在感化院的偷窃少女,开始公开发表作品并且登台演唱,之后搬出感化院进入都柏林大学接受专业的声乐和演奏训练。直到今天那种深遂又空灵的眼睛也是绝无仅有,她就是上帝欲造一个完美的人的范本。以奥康娜当年无可挑剔的脸和婉转自如的嗓音,可想而知她会受到多少善意、关爱、赞美和追捧。但遗憾的是,好像既便拥有全世界的爱也无法弥补童年的缺失,奥康娜的整个前半生都在不安,焦虑和情绪化中度过。

  如This is to Mother You一样,奥康娜的一些作品都在幻想自己沐浴在母亲的爱河中,她用音乐塑造了一个被爱的情境,然后又用所获去抚慰旁人。就像以创作喜剧闻名的莫里哀是个彻头彻尾的悲剧人物一样,奥康娜在创作中描绘的如天国般的自由温暖和惬意,都是童年的她不曾感受到的,所以在现实生活中,奥康娜既便拥有盛名,仍然如同俩手空空。一个被人簇拥着的孤儿。

 

  评价奥康娜是非常令人矛盾的,她的直言不讳有时是直指要害,有的时候又会带着强烈的偏颇,她曾经大加赞扬的朋友,可能转脸又被横加指责,和U2与Prince都有过合作,但又反复交恶,在人们开始相信她对某个社会事件或人物的批评后,她又可能随时否定之前的言论。公开撕毁教皇照片,或在海湾事件时拒绝在自己的演唱会之前演奏美国国歌,数度拒绝格莱美大奖,在奥康娜我行我素的公众形象背后,她也必须为之付出代价,失去大众的认同度,当人们开始讨厌她,她又会被这样的结果伤害。完全不取悦公众但又希望他们完完全全的理解自己,常会站在所谓政治正确的对立面,但又可能对自己的言论随时翻盘,这让奥康娜逐步失去了超级巨星的位置。

  她完全有资格对麦当娜、麦莉或U 2进行批评,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即以高质量高水准的音乐作品风靡世界的人,当然会对一个新世界中充斥的消费主义和肤浅的快餐文化感到不满。

  奥康娜巨星位置的陨落原因不在于她后期的创作上,她仍然是个歌技一流的音乐人,但是情绪化下的犀利言论,服用抗抑郁药物引起的发胖,她不再能担起一个明星的身份,尽管奥康娜从出道一始从未想以外形取悦于人,可是这个时代已经不太可能接受这样臃肿颓唐的公众形象。衣着打扮发型的不变你会发现奥康娜仍然活在旧日中,依旧是光头,身体布满纹身,吊带装,因为年华老去,这些装扮让她呈现了一个非常底层的形象,奥康娜没有随着时间的沥练在生命里获得平静,相反年轻时的优雅也不复存在。

 

  她公开承认患有双性情感障碍,这足以解释为什么这些年她的自相矛盾,躁狂和抑郁让人如同置身于环形波谷中漂流激荡,她的时而亢奋激进,喋喋不休或是突然又消声匿迹,或数次要积极地重新开始生活,变得友善温和。虽然这是令人同情的精神疾病,但是破碎的终究是破碎了,难以弥补,四次婚姻,四个孩子,还是无法让奥康娜回到一个正常的生活里。

  唯有爱能拯救,但奥康娜目前的救命稻草却仅是心理医生的一句话:你是我的英雄。心理医生惯常的手法。奥康娜需要接纳和原谅,也需要去原谅别人,就连她为之痛恨的母亲,她也希望她仍然能活着,意味着她能得到想像中的庇护。

  双向情感障碍的患者最引人同情,可是她们又抗拒同情,那意味着把她们归为弱者,所以强悍孤傲的奥康娜能在视频中公开发出这般请求,已经意味着她的全面崩塌。预告死亡意味着她渴望活下去,渴望得到帮助。

  从15岁到51岁的奥康娜,和很多最后选择以自杀作为结局的音乐人一样,当你看她们的创作生涯和生活状态,会发现她们是没有外壳,始终以赤裸灵魂在世间行走的人,以赤子之心活着的人必然也难以承受坚硬的触碰,她们也无法忍受生存世界里的虚伪的一面,面对面的对峙只能是赤裸灵魂的人更易受伤。别忘了饱尝精神疾病折磨的奥康纳是如何在音乐里释放爱意和善良,如何描绘出一个波澜壮阔的世界以抚慰他人的心。

 

  珍视曾这样活过的人,把她们的负面理解成天生的基因缺陷,童年缺失也从某种程度上成全了一个多层面的音乐演绎者,她们是被上天选择的人,就算奥康娜此生无法从这样的命运里救赎自己,她也完成了一个艺术家的使命,分享了美妙,苦难自己承担了。

查看余下全文
分享到:

下一篇:

我是“倭人”

相关文档:

社评:两名在巴中国人遇害真相不应隐瞒

中国财政部:已有102个中央部门公开年度收支账本

财政部:县级以上预决算公开 拟将纳入财政考核

当年试水财产公开,如今“全科”违纪落马

3.6万单位未公开预算,须严厉追责

财政部:去年1601个省级部门未公开公务接待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