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幽闺怨 最美不过“两情相悦之怨”

2017年08月12日 07:19诗词世界 责任编辑:浮点

  柳丝长,春雨细,花外漏声迢递。惊塞雁,起城乌,画屏金鹧鸪。

  香雾薄,透帘幕,惆怅谢家池阁。红烛背,绣帘垂,梦长君不知。

  ——唐温庭筠《更漏子》

 

  春风轻拂,柔长的柳丝随风飘摇,春雨细密,屋檐的水声滴滴答答。花丛外不时传来更漏之声,由近及远,直传到那最遥远的地方。塞外高飞的大雁听到这个声音也许会惊飞乱窜,城外栖息着的乌鸦听到漏声也会四起而飞吧。可惜我无法目睹,只能在这清冷孤寂的房间里,望着画屏上意欲展翅的金鹧鸪而感伤。

  沉香袅袅,淡淡的香雾弥漫,渐渐地渗入这重重的帘幕之中。亭台楼阁再豪奢华美又如何?无人与我共赏,无人伴我身旁,只能独自惆怅罢了。背向红烛,不去看那垂泪的蜡炬,绣帘孤单低垂,又使我想起了我心上之人。夜深梦长,远在他乡的你,如何知道我的思念呢?

 

  不得不说,温庭筠是极擅长写闺怨之词的,他写了那么多闺怨词,皆是幽怨深沉、感人至深,这首《更漏子》自然也不例外。上片写景,由景引发了思妇的想象,她想着大雁、乌鸦听到那计时漏声也许会惊起而飞,连画屏上的金鹧鸪好像也要展翅而飞。这是她对远方之人的思念,郁结于心的想念此刻再也无法克制,在这雨夜里倾泄而出。

 

  下片写思妇华美的居室,以豪奢楼阁的乐景衬惆怅孤独的哀情,这诺大华美的房子,竟只有她一人。她在这里度过无数个寂寞的夜晚,曾经共剪红烛的西窗如今只有她一人,凄凉无伴。“梦长君不知”,何其辛酸,又何其悲哀啊!

 

  温庭筠对于思妇的闺怨倒像是“感同身受”,但当到了自己,他就有些“糊涂”了。鱼玄机对他的爱恋任凭何人都能看得出来,他又何尝不知道呢?他只是故意不懂,他怎么能将自己的爱情赋予一个尚未及笄的少女呢?她还是那样懵懂,那样单纯,他的世界不允许这样的爱情绽放,所以,他选择沉默,选择离开。

  幽幽闺怨,最美不过两情相悦之怨。

《凯风智见:《笑林广记》——清朝人的段子合集》  

《凯风智见:明朝鸿胪寺卿王士性如何评价各省人?》  

《文史新说:那些中国的“摔跤爸爸”》  

《文史新说:秦巴腹地一个鸡鸣三省的传奇古镇》  

《文史新说:高考古往今来一场未曾缺席的较量!》  

《文史新说:苏东坡的西湖情节》  

《文史新说:往事越千年 丝绸古道说新疆》 

查看余下全文
分享到:

下一篇:

茶叶导致大唐王朝的灭亡?

相关文档:

官员到皇帝都耗尽一生争取这个死后虚名

朱子的书院世界:先贤们是这样办教育的

自元代传入中国 小小的燕窝何以经久不衰

农民毕加索价值几何 IP经济蔓延到艺术圈

史上最浪漫的圣旨 看似情深其实内含玄机

皇帝得一人名,做决定彻底改变大宋国运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