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喜欢荷花 读读这首小令是极好的

2017年08月12日 07:32光明网 责任编辑:浮点

  《苏幕遮·燎沉香》是北宋词人周邦彦创作的一首小令。上片,先写室内细焚沉香以消暑,继写拂晓时分屋檐下鸟雀呢喃,然后再写室外风荷摇摆之景;下片,由眼前之景联想到故乡吴门及儿时伙伴。此时,作者神情已略有恍惚,小楫轻舟,梦入荷花深处。

  周清真精通音律,省音用字严格精密,调美,律严,字工,属于技巧高手,所以他的词备受乐工和雅士们的喜爱。清真词多长调,精于谋篇布局,而这首《苏幕遮》却只是小令一首,看不出任何雕饰痕迹,是清真词中少有的清新怡然之作。

 

  资料图

  整首词最动人处在于几个动词的运用。第一个为“鸟雀呼晴”的“呼”字,这个字暗示,昨夜曾经下过雨,现在雨过天晴了。拂晓时分,晨光初露,屋檐下的鸟叫了,整个早晨清新晴朗的空气都被多情的鸟儿给呼唤出来了。显然,晴天绝不是鸟呼唤出来的,但鸟儿在爽朗天气下的鸣叫,令人欢悦,这里的“呼”又有欢呼的意思;第二个为“叶上初阳干宿雨”的“干”字。被太阳晒干,和雨打芭蕉之类现象相比,刚好相反,一个俗气而日常,一个诗意而浪漫,但周邦彦却不吝将这个俗气的字眼用在诗词中,阳光倾撒到荷叶上了,而且这阳光还是初阳,初升的太阳,它很快就把荷叶上残留的昨夜雨给晒干了,荷叶经过雨水和阳光的洗涤,已是色泽清润,明净舒朗;第三个为“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的“举”字。一阵风来,荷叶舞动,一个“举”字,不仅让荷叶一株一株从水面上盎然挺立而出,全词也随之站立了起来,亭亭玉立,神清骨秀。整个上片都在写景,既有静有动,又有声有色,可以想象,夏日新晴的景色美丽而清新,作者心绪已随风摇曳,难以自持,有“神眩”之意。于是,下片的梦回故乡就变得自然而然、顺理成章了。

  这首小令还有一个可爱之处在于,它是单纯的,单纯得不见任何寄慨,即便整个下片都在写乡愁,也不过是一种淡淡的闲愁。全篇读起来,只见恬淡不见愁绪,只见美好之景而不见阻滞消磨之意,更没有刻意强调念旧思故的孤独萧索之情。这样也就让读者读起来同样轻松,不用知晓或领会作者在写作此词时的任何生平背景和情绪来由。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你只管摇头晃脑一一读出来就行。“风荷”是风中之荷,是夏日初阳下被清风吹拂的一株一株姿态飘逸的荷叶,水波微漾,青盖亭亭,其中风情万种,足够撩人。无怪乎王国维先生要说,“此真能得荷之神理者”。读完此词,岂止是暑溽尽消,明媚爽朗的夏日气息已让人浑身干净通透。

《凯风智见:《笑林广记》——清朝人的段子合集》  

《凯风智见:明朝鸿胪寺卿王士性如何评价各省人?》  

《文史新说:那些中国的“摔跤爸爸”》  

《文史新说:秦巴腹地一个鸡鸣三省的传奇古镇》  

《文史新说:高考古往今来一场未曾缺席的较量!》  

《文史新说:苏东坡的西湖情节》  

《文史新说:往事越千年 丝绸古道说新疆》 

查看余下全文
分享到:

下一篇:

茶叶导致大唐王朝的灭亡?

相关文档:

官员到皇帝都耗尽一生争取这个死后虚名

朱子的书院世界:先贤们是这样办教育的

自元代传入中国 小小的燕窝何以经久不衰

农民毕加索价值几何 IP经济蔓延到艺术圈

史上最浪漫的圣旨 看似情深其实内含玄机

《三生三世》锁场风波:养粉如养蛊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