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一代名妓赛金花床上救国的事迹

2017年05月19日 19:30历史之家 责任编辑:满堂春

 

  清朝末期是中国受到外来侵略迫害,国土流失最为严重的时期,在1900年,八国联军的侵华战争更是将侵略进行到了顶峰。攻入北京城后,京城内那些达官贵人都随着清政府跑掉了,就连慈禧都扮作农妇灰溜溜的逃走了,留下了京城数万的百姓。而由于她的存在,使得北京城所有的百姓,活了下来。

  她就是赛金花。“自古风尘出侠女”这是对赛金花一生的真实的写照。

  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慈禧太后仓惶西逃。八国联军大肆烧杀劫掠,一个偶然机会,赛金花与旧日相识、联军统帅瓦德西接上了头,两人同居数月,并经常乘马并行于市。京城人称“赛二爷”。在赛金花的劝说下,瓦德西加强了对部队的约束,减少了妄杀乱掠的恶形,一时赛氏门前车水马龙。

  八国联军攻陷北京的时候,赛金花正好在八大胡同居住。当年八国联军在北京城中国烧杀掠夺。有一个德国兵,喝了酒就到处敲门,结果就正好敲了赛金花的门。赛金花的佣人出来一看,是一个外国人,于是赶紧去叫了赛金花,赛金花觉得事情很严重。赛金花问他,“知道瓦德西司令吗?我和他是朋友,我是傅彩云。而那个德国兵吓了一跳,回去就赶紧和瓦德西汇报,第二天,瓦德西就派车来接赛金花。

  慈禧太后回到北京后,民间有“妓女救驾”的舆论,一些人争相访问赛金花,更有一些好事者写出了讽刺诗:“千万雄兵何处去,救驾全凭一女娃;莫笑金花颜太厚,军人大可赛过她。

  民间流传了这样一句话:中国有两个“宝贝”,慈禧与赛金花,一个在朝,一个在野;一个卖国,一个卖身;一个可恨,一个可怜。

 

  对于这个故事,一些文人有文字记载:

  吴承炬《东园诗钞》:“八国联军庚子年,夫人城比帝城坚。百官接踵触尘雾,万户伤心生野烟。毅力换回清社稷,温言镇定汉山川。只因解作德人语,亿兆生灵恃保全。”

  林语堂《京华烟云》:“你做过一些义举,于社会有功,上苍总会有眼的。”“北京总算有救了,免除了大规模杀戮抢劫,秩序逐渐在恢复中,这有赖于名妓赛金花的福荫。”

  三、辨伪:

  文人写诗向来不能作为信史的材料,吴承炬的诗只是对风传之事的感慨而已,不足为凭。而林语堂虽然名望很高,但是其小说中所塑造的人物形象,岂可当真?

  对于盛传的与瓦西里的关系,赛金花自述有时说不相认识,有时又说熟识,有时又说与瓦同居,因此其口述并不可靠。

  赛金花在庚子年间有没有过义举,多人持怀疑态度。齐如山曾写文指出,赛金花和瓦德西只是见过一两面而已,不可能对瓦德西和克林德夫人有什么影响。因为赛金花为了两件小事居然还求齐如山与德军说情。一是赛金花手下的刘海三,被德国当时在北京的行政机构逮捕。赛金花托齐如山去说情。二是赛金花在卖给德军土豆做军粮时,土豆被冻了,德国军官不要。又托齐如山去说情。因此,齐如山认为,赛金花只不过是因为生意,与德国下层军官有往来,并且在德军中没什么影响力。此说比较可靠。

  到后来,连赛金花到底有没有与八国联军统帅瓦德西接触,也受到质疑。因为八国联军攻陷北京是1900年8月16日,而同年10月瓦德西才率领900德军到中国,与各种关于赛金花的史料记载有出入。例如:李敖就曾经在2006年5月8日,早上11时播出的凤凰卫视资讯台谈话性节目《李敖有话说》中,指出胡适在看了其安徽同乡,前北洋政府的官员许世英的回忆录后,曾经写信给许世英,指出其中关于赛金花与瓦德西的记录多源自野史,准确度有问题,因北京攻陷在先,瓦德西来华在后。

查看余下全文
分享到:

下一篇:

中国历史上12个最优秀的外交家 前三名无可反驳

相关文档: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