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热点
从严从快线上线下全面打击 跨境赌博首次入刑
2021-02-23 来源:新华网

跨境赌博“逢赌必输”,网络赌博“陷阱重重”。近年来,跨境赌博形式多样,套路层出不穷,无数民众或主动或被动地身陷其中。

2020年,根据公安部统一部署,全国公安机关整合各警种资源集中攻坚,对跨境赌博依法从严从快进行全链条打击。近日,公安部公布了2020年破获跨境赌博案件的成绩单。

截至2020年12月底,共破获各类跨境赌博案件3500余起,打掉涉赌平台2260余个、非法技术团队980余个、赌博推广平台1160余个、非法支付平台和地下钱庄1960余个,抓获犯罪嫌疑人7.5万余名。

3月1日起,刑法修正案(十一)将正式施行,跨境赌博首次写进刑法,这意味着,跨境赌博将面临更严厉的打击。

上下联动 手段众多

“跨境赌博主要分为线下境外参赌和线上网络赌博的形式。”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向《法治日报》记者介绍说,线下境外赌博主要是不法分子通过提供免费出入境服务、免费往返机票等方式招揽国内人员出境进行赌博。

线上网络赌博是不法分子通过在境外架设服务器,开设网络赌博网站,利用互联网、移动通信终端等传输赌博视频、数据,组织和吸引境内人员参加的赌博活动。

“相比组织人员直接去境外赌博,近年来,更为隐蔽的跨境网络赌博案件呈高发趋势。”朱巍说。

这一形势从湖南省公安厅近日公布的一些跨境赌博典型案例也可见一斑。

2月9日,湖南省公安厅通报了全省公安机关打击治理跨境赌博犯罪行动战果。截至目前,湖南省各级公安机关共侦办赌博犯罪案件1858起,抓获犯罪嫌疑人4437人,其中跨境赌博案件212起,抓获犯罪嫌疑人2672人,查扣冻结涉案资金、资产20.83亿元,打掉网赌平台、推广平台等119个。

长沙市公安局芙蓉分局2020年侦办的部督“1·15”网络赌博案就是一起典型的跨境网络赌博案件。

据长沙市公安局芙蓉分局介绍,涉案的“金沙线上娱乐”赌博网站服务器位于境外,提供实时的网络百家乐、龙虎斗、牌九、轮盘和现场德州扑克、体育类博彩项目,通过网站木马广告、代理推广等形式发展吸引赌客注册账户,采用手机或电脑登录网站域名后,在其架设的赌博平台进行下注,涉案金额达10亿余元。

跨境网络赌博,往往会通过将赌博软件分销的方式来扩大“传播范围”。

在浏阳市公安局侦办的“3·24”网络开设赌场案中,自2017年下半年以来,犯罪嫌疑人许某翔自行编写代码,开发了功能齐全的红包牛牛赌博计算机器人软件,微信版称为“小苹果”、城信版称为“大富豪”。该团伙将“机器人”服务器架设在境外,将“机器人”销售给开设赌场的犯罪集团,设立微信、城信红包牛牛赌博群,通过团长拉手团伙邀集赌客参赌,赌客通过资金收付通道团伙进行赌资收付。该犯罪集团从中抽取5%的渔利,涉案金额达数亿元。

还有一些境外赌博网站为了逃避打击,将赌资的收取支付业务外包给国内人员。

在湘西州古丈县公安局侦办的“6·4”网络开设赌场案中,境外“金沙赌场”“中彩网”等赌博网站为了规避打击,将收取赌资和支付赌资的业务外包给国内人员。国内代收、代付赌资团伙俗称“跑分”团伙,专门利用大量人员的银行、微信、支付宝等账户为网赌、网诈等犯罪团伙进行资金结算。“跑分”体系高层每天与网站财务人员通过聊天软件进行对接结算,网站会支付一定比例的佣金。

还有一些跨境赌博犯罪团伙,以提供高薪工作等为诱饵,诱骗国内人员到境外参与赌博业务。

湖北省公安厅出入境管理局披露的一起案件中,湖北省襄阳市南漳县居民李某上网时,被一则待遇优厚的境外销售工作招聘消息吸引。不料,办理护照和签证,前往柬埔寨金边应聘后,李某的护照、通讯工具等个人物品均被没收,每天被迫使用不同的微信号在多个“工作群”编造、宣传赌博可以暴富的言论,欺骗他人“入网参赌”。

首次入刑 全面打击

“不论跨境赌博的形式如何多样,其骗取赌客赌资的本质都不会改变。”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接受《法治日报》记者采访时指出,网络赌博的危害性极大,除对参赌本人带来危害,还会诱发绑架、勒索等恶性犯罪,严重威胁经济安全和社会稳定。

2020年2月,广东省深圳市光明区警方破获的一起入室抢劫案背后就挖出了一起跨境赌博的犯罪活动。

犯罪嫌疑人李某向警方交代,2019年,他下载了一款线上网络游戏,由此便身陷一场赌博骗局。警方侦查发现,这是一款由境外赌博网站“武神娱乐”设计的直播游戏,玩家稍不小心便会被美女主播诱导,点击进入赌博程序,并通过内置的不同游戏环节,购买游戏币,进行在线赌博。

办案民警介绍,该网络游戏属于典型的骗局,后台工作人员通过控制赌博输赢的大小和赔率,对赌客进行操控,使他们血本无归。就这样,李某在不到半年时间里,输掉了40余万元,因无力偿还高额债务,最终实施犯罪。

跨境赌博危害极大,国家一直采取最严厉的打击,2021年开始,相关部门继续保持高压态势。

2021年1月10日至11日,第十五次全国检察工作会议透露,检察系统将会同最高法院、公安部发布指导意见,从严从重打击跨境赌博。

2月5日,公安部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公安部联合制定的《关于敦促跨境赌博相关犯罪嫌疑人投案自首的通告》。通告指出,针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三条规定的赌博罪、开设赌场罪的犯罪嫌疑人以及关联犯罪的犯罪嫌疑人,自本通告发布之日起至2021年4月30日前向公检法机关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属于自首,可依法从轻或者减轻处罚,情节较轻的可依法免除处罚。

刘俊海表示,这是在打击的同时贯彻落实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给涉赌犯罪嫌疑人改过自新、争取宽大处理的机会。

3月1日起,《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十一)》将正式施行,此次专门新增了关于跨境赌博的刑法规制,即刑法第三百零三条第三款:“组织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参与国(境)外赌博,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这是跨境赌博首次写进刑法,今后将对跨境赌博实行更严厉的全面打击。”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刑事专业委员会委员、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主任毛洪涛向《法治日报》记者解释称,根据2020年10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公安部联合制定的《办理跨境赌博犯罪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规定,组织中国公民参与跨境赌博的,既包括组织、招揽中国公民赴境外实体赌场赌博,也包括利用信息网络、通讯终端等传输赌博视频、数据,组织中国公民参与跨境网络赌博。

“因此,刑法修正案(十一)中加入的该条款规定的参与跨境赌博的形式,既包括赴境外实体赌场参与赌博,也包括参与跨境网络赌博。”毛洪涛说。

提高警惕 鼓励举报

除了从法律层面进行规制,朱巍认为通过警方宣传、媒体报道,让民众提高对跨境赌博的警惕性同样重要。

比如当前出现的一些“杀猪盘”案件,往往先在交友或婚恋平台伪装成“白富美”或“高富帅”,通过聊天增进与受害人的感情,然后诱骗其到赌博平台进行充值赌博,最后再通过操纵开奖结果等方式进行诈骗。受害人本意并非想参赌,却一步步沦为“赌客”。

赌博平台隐秘性强,监管难度大,赌客的举报揭发对打击很有帮助,但毛洪涛发现,实际中很多赌客因为自身参赌,害怕获罪,不敢向警方举报。

“一般的参与赌博属于治安违法行为,不涉及刑事犯罪,只有聚众赌博、以赌博为业或开设赌场、组织赌博的以及为组织赌博提供帮助的,才可能涉嫌赌博及关联犯罪。有些网络赌博平台实则是诈骗平台,那么参赌人员其实是诈骗犯罪的受害人。”毛洪涛指出,司法实践中,对于跨境赌博中的参赌人员,司法机关会进行分级分类、区分评价以实现精准治理、综合治理,有积极举报、检举揭发等立功行为的,会从轻处罚。

分享到:
责任编辑:梦月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