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历史>史说轶闻
东汉,一个比西方早2000年实施私有化经济的帝国!
2021-01-31 来源:腾讯


一个国家到底以什么样的形式来存,一个民族要以什么样的方式来获得延续,往往和他的地理和当时面对的环境息息相关。

大家所熟知的经济私有化,其实在2000年前的东汉就已经登场了,可以说贯穿了整个东汉的历史,最终也造成了东汉的覆灭。

东汉由汉光武帝刘秀所开创,他本人也出生于是官宦豪强之家,对于这群人盘剥百姓那一套早就烂熟于心,所以他在开国之初就想了个法子试图彻底解决这个问题。

这就是非常有名的高位虚权,实权低位。

东汉的三公制度和西汉的在待遇上并没有什么差距,但是在权力上可就天差地别了,东汉的三公纯粹就是一个摆设,常年无事可做。

低位的官员虽然有实权,但是同样也处处受到制累,这一套弄的上下官员都很难受,捞钱的难度是大大增强。

而且刘秀有感于西汉由于官宦盘剥百姓过重而灭亡(国企的源头就是汉武帝的盐铁专营),他居然把全国90%以上的官员给裁撤了,以至于全国1/3的县城根本没有县令,西汉的盐铁专卖也统统取消。

由此 ,一场东汉版的经济私有化便开始了,也就是咋们熟悉的光武中兴

东汉大幕            

事实证明,当摆脱了官宦枷锁之后,即使是古代的中华民族。也能够爆发出惊人的创造力,根据现在很多出土的东汉年间的大墓来看,陪葬品的含金量是相当的高,出土的壁画上更是记载了当时人的华衣美食,嬉笑怒骂,整个东汉的社会总体财富更是远远超过了西汉。

但是这真的没有任何问题吗?

不是 绝对不是!

坞堡            

西汉末年天下大乱之后,作为一个个体,想要在这种环境中生存下来,实在太过艰难,于是当时的人便以血缘为关系,组成了一个一个类似于坞堡的组织,生存在这里的人就以坞堡为依托,白天出堡耕作,晚上入堡休息,这些大大小小的坞堡后来更是成为组成东汉的最基础的单位。

如果用今天的角度来看,一个官府基本不管的地方,一个可以自由竞争的地方,一个国退民进的地方,用今天时髦一点的话就叫做新经济自由下的私有经济体。

既然组成它的是这种经济体,那么马太效依旧存在。

在经过了光武,明,章三朝之后的一系列残酷的竞争中有一些坞堡衰败了,也有一些坞堡,更加强大了。在西汉中期豪强中,能够拥有万顷土地的大豪强还是非常罕见的,而东汉同时期拥有一两个郡土地的堡主却比比皆是,这些堡主富比王侯,家财万贯,妻妾成群。

在的总体财富不变的情况下,有人越富裕,那么就一定有人越贫穷,在当时的东汉有一个词专门形容一种人叫做,部曲  这些人大多都是在坞堡经济竞争中失败的人,他们化生为奴,加入了胜利者的队伍,以求得生存,而他们的生活是极其悲惨的,甚至有史学家认为,东汉在一定程度上就已经恢复了奴隶制。

如果按照正常的情况下,这个时候就需要官方这个时候来劫富济贫,然而来很可惜,东汉从开国之日起,就是一个弱势的政府,除了刘秀本身在建国之后裁撤了大量官员之外,

还在于他在平定天下的过程中,是通过不断的利益妥协来换取豪强的支持的,相较于平民出生的赤眉军,豪强们更看重同样出身于豪强的刘秀来掌管天下,如果有人在20年前上山住到20年后下山,那么他就发现,东汉和西汉,完全没有任何区别,这也能也是刘秀为什么大量裁撤了官员的原因吧。

东汉的官员到底弱势到什么地步呢,根据史料记载当时的京兆,太尉,这样的高级官员,当粮食不够吃的时候,也要 食麦蔬,这是文雅的说法,大白话就是粮食和野菜掺和着吃。

这样的一群叫花子官员,你又指望他们拿什么来管理那些堡主呢?

甚至于当异族入侵的时候,他们同样什么也干不了!

弱势的军队,弱势的政府,大量的财富,还有什么比这更容易吸引强盗的目光吗?

现代社会的西羌山寨            

西羌 这个曾经被汉武帝打的一蹶不振的民族,在西汉末年,帝国无法顾及到的时候又再度获得了生存壮大的空间,到了东汉中期,又重新兴盛了起来。

从汉安帝永初年间,西羌这伙强盗便不断的袭击东汉的各个城池,轻则只是掳获财物,而重则往往要一次性屠杀几万人。

战乱不仅让人无法安心生产,同时也会造成大量的流民,当大量的流民聚在一起,便有了亡国的根源。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汉安帝刘祜决定以举国之力,发动一场针对西羌的战争。

之前已经说过了,东汉是一个弱势的皇朝,一直都很穷,根本就没有任何能力来调动太多的人和物,所以他也只能依靠那些大堡主。

而这些大堡主早就深受西羌之苦,决心和皇帝合作,有钱出钱有力出力,这场战争足足持续了14年,东汉一共花费了240亿枚铜钱,相当于西汉帝国200年铸币的货币总和。如此大的开销依旧没能够解决西羌

其实这本就在情理之中,这些堡主提供的人很多平常就是农民,压根就没经历过什么正经的军事训练,打顺风仗估计还行,一旦败仗估计要望风而逃,而且各个山头林立,很难形成一个统一的指挥阵线,最后也就被西羌给各个击破了。

当一场战争所消耗的财富越来越大,时间越来越久时,那么解决它的可能性就会越来越小

这一点不仅仅是东汉与西羌的战争。

就算是在现代化的时代

苏联在阿富汗,美国在越南,当他们深陷泥潭的时候,一样都难以有作为。

在古代这一点更是尤其严重,古代战乱持续的时间越长,波及的范围越广,不仅那些手握军权的将领容易形成军阀,更会使原本正常的纳税区域无法纳税,转而整体的税负就会由那些还算正常的区域承担,然而战事越久,税负也就越重,这些正常区域最终也会变得不正常,开始流民四起,所以一般在这种时刻王朝还能否延续,就看你能否在钱财全部耗干之前解决问题,还是被流民们掀翻在地了!

汉灵帝刘宏            

就在风雨飘摇之际,汉灵帝刘宏正式登场,这位在历史上以买卖官员而臭名昭著的皇帝,其实也挺冤。

他登机的时候,整个东汉本身就已经风雨飘渺,他本人更是要面对三空 即田野空 府库空 朝廷空,什么都没有的情况,即使还是皇帝,又剩下多少权威呢。

所以不择手段的敛财就成了他的首要目标,

但是他能够操作的空间已经极其狭小,似乎也只有卖官卖爵了,那么一个个没有实权的官位,即使卖掉又何妨呢!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他的大部分官位被那些堡主买走了,这些人有钱有人,现在又弄到了合法的外衣,简直就是合法的军阀。

这些披着合法外衣的军阀,为了更好地盘剥百姓,开始大规模地铸造私钱,开始用铅作为货币的原材料,生产铅卷,根据现在流传下来的铅卷来看,这不像铜是一种货币的单位, 每一枚铅卷都可以兑换多少土地,虽然铅比铁贵一点,但是比黄金还是差得很远,用钱来换土地,简直就是比流氓还流氓。常说匪过如梳,兵过如篦,官过如剃,大概也不过如此了。

也许是因为卖官卖得太多,这一个个拥有合法外衣的流氓军阀,谁也不服谁,都是收割机,凭什么你要多割几刀,我不服!

于是军阀混战便开始了。

黄巾军            

而底层百姓再也经受不住他们的折腾,一个个喊着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岁在甲子天下大吉的黄巾军开始在中原大地上兴起。天下再一次陷入了混乱当中。

而弱势的东汉压根就解决不了这些问题,无奈之下就下放权利,开始任命一个个刺史来解决问题,这些人往往手握着一州之地的财权,政权和人权,和唐朝的节度使没什么区别,很快席卷中原大地的黄巾军在这些刺史的重拳出击下,很快消亡了,但是放下的权利再想收回来已经不可能了。

而随着汉灵帝这个稍微能够掌控全局的人死去,东汉就已经名存实亡。

就像我开头说的那样,一个国家到底以什么样的形式来存,一个民族要以什么样的方式来获得延续,往往和他的地理和当时面对的环境息息相关。

华夏的历史总是充满了桲论,当我们放松管制,固然经济会得到飞速的发展,但是当我们面对异族的强盗时,便难以形成一个有效的组织来对抗,更是会形成一个个军阀。

有时候我经常感慨

虽然美洲的印第安人已经很稀少,但是美洲作为几千年来的文明孤岛,似乎在最近几百年得到了气运的大爆发,产生了美国这样一种得天独厚的国家,周围没有大国,可以安心的发展它们想要的经济结构,更是在一开始就以当史密斯的国富论为根基,形成了一套统一有效的大市场,更是接触了后面接二连三的大蛋糕走到了今天

但是他也同样面对当初东汉的问题,当过度私有化带来经济腾飞的时候,也养出了一头头怪兽,最终是怪兽把它吃掉呢,还是他最终手刃怪兽呢?


分享到: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