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凯风专区>今日推荐>2020
澳智库学者警告政府“法轮功”等美式阴谋论将冲击澳选举制度
作者:Elise Thomas 凌华(编译) · 2020-11-30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核心提示:2020年11月24日,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研究员艾丽丝·托马斯(Elise Thomas)在该所网站Aspistrategist.org.au发表文章《标题:澳大利亚的选举制度并非对美式阴谋论免疫》(Australia’s electoral system isn’t immune to US-style conspiracy theories),对今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盛行的阴谋论可能对澳大利亚选举制度造成冲击,向政府提出预警。该研究员专门点名“法轮功”和《大纪元时报》指出,根据《纽约时报》等主流媒体报道,美国大选期间,“法轮功”及其《大纪元时报》帮助推广了一系列亲特朗普阴谋论。同时,文章指出,相关阴谋论也会影响对华关系。此前,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在其调查报告中,曾专门对“法轮功”媒体散播阴谋论提出警告。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研究员艾丽丝·托马斯(Elise Thomas)。互联网图

美国大选投票已经过去三周,围绕大选及其结果的阴谋论和虚假信息仍然层出不穷。尽管美国距离我们有半个地球之遥,但澳大利亚人不能奢望以旁观者的身份冷眼观看这场风波。

阴谋论信息生态系统具有很高的国际性。在澳大利亚,信奉阴谋论的团体通常奉美国的叙事和内容为圭臬。随着阴谋论浪潮席卷美国,其余波已涟漪到澳大利亚,并且很可能对我们2022年的选举产生影响。

自3月中旬以来,澳大利亚人目睹了阴谋论在澳难以置信地广泛传播。尽管这些内容大部分是在网上传播,但在全国各地(尤其是在墨尔本地区),由阴谋引发的反封城抗议和逮捕行动证明了其在线下世界转化为动荡和冲突的能力。

这些阴谋论中许多源自美国。即使对澳大利亚主要阴谋论团体稍做观察,也能发现它们散布的是大量与美国政治有关的内容。源自美国的“匿名者Q”阴谋论和主权公民阴谋论(sovereign citizen conspiracy theories,是指在新冠病毒疫情期间,部分西方人反对实行中国等国家实行的佩戴口置、社交隔离等防疫措施,宣称要维护自己的主权公民权利),都在澳大利亚反封城的抗议活动中发挥重要作用,并传播到世界各地。

澳大利亚阴谋论者在脸谱群组中共享亲特朗普内容,并将矛头对准维多利亚州州长丹尼尔·安德鲁斯。原文配图

这些阴谋论者,无视唐纳德·特朗普总统选举已经落败,对他继续支持,甚至租了飞机在悉尼的上空用喷气写字,散布美国选举存在舞弊之说。在悉尼,还出现了一场小型亲特朗普抗议活动,据报道,尽管同时在数米之外有“法轮功”集会,并且向亲特朗普的抗议者派发《大纪元时报》,但其组织者却声称与“法轮功”没有关系。根据《纽约时报》等主流媒体报道,“法轮功”和《大纪元时报》帮助推广了一系列亲特朗普阴谋论。

支持特朗普的阴谋论者手拿一张“法轮功”的《大纪元时报》做宣传,报纸的头版头条标题是《大选远未结束》。图源:路透社

11月20日,少数“法轮功”人员在澳大利亚悉尼街头进行挺特朗普示威活动。图源:《澳大利亚人》报

所谓美国大选投票系统受中央情报局劫持这类形形色色的阴谋论——特朗普本人也直接和反复传播这种论调——也传播到了澳大利亚等地。美国阴谋理论者声称,中央情报局使用相同的技术操纵世界其他国家的选举,这其中包括澳大利亚。

油管上宣传阴谋论的频道称,中央情报局也黑客劫持了美国以外其他国家的选举。原文配图

所有这些表明,虽然美国大选期间所盛行的阴谋论(其中一些还遭到现任美国总统及其团队的放大)的预定目标可能并非澳大利亚人,但是澳大利亚人仍被这股虚假信息潮流所席卷。

澳大利亚的决策者和政治领导人都应对此引起注意。这些阴谋论在美国和澳大利亚之间的合流,意味着一些触发性事件,比如林火,就能引起相似的阴谋论。我们应当想到,影响美国选举进程的阴谋论风暴,会对我们2022年的选举产生影响。

显然,这些阴谋论会以各种方式表现出来。澳大利亚和美国在投票制度上存在差异,所以有些阴谋论即使面对很少接触现实世界的人也不容易实施。例如澳大利亚投票时采用纸质选票和铅笔,这会让一些诸如宣称投票机遭黑客劫持或“马克笔门”等阴谋论显得不可信。然而,阴谋论观点几乎具有无限延展性,它们会因应澳大利亚的情况而做出调整。

例如,我们可能会看到一些人宣称已输入投票计数的计算机遭到黑客劫持,或者邮寄投票已被“窃取”。我们甚至可以肯定地说会看到以下阴谋论的出现:乔治·索罗斯(某个受众多边缘右冀人士追捧的反派人物)是澳大利亚绿党、激进组织GetUp!甚至澳大利亚工党背后隐藏的险恶之手。

我们应该预料到,边缘右翼与边缘反中共者之间的联系,正在不断增长——史蒂夫·班农和郭某某之间的联盟可能是最好的例证——这将导致某些特定的个人或团体被错误指控为中国影响力代理人,或某种程度上受到中国的控制,或(澳大利亚的)选举遭到“中国劫持”。这种虚假指控和抹黑手段,可能会混淆真相,让安全机构更加难以调查真实的(外国)介入情况。

澳大利亚大选可能引发的争议,不太可能达到当前美国的这种白热化程度。在一次美国民意调查中,有52%的共和党选民误认为特朗普是大选的真正赢家。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盛行的假消息,主要原因是特朗普当局和许多共和党领导人责任完全缺失,他们没有清楚明确地承认是拜登赢得了选举。

我们希望,澳大利亚各政党的政客们都不要如此玩忽职守,也不要如此消极对待民主价值观和程序。但是,有一些令人担忧的迹象。一些备受瞩目的澳大利亚公众人物,似乎对特朗普的所谓选举存在欺诈这种毫无根据之说给予信任。

至少在公开场合,甚至包括制止自家议员传播阴谋论上,政府反应迟钝。例如,11月21日,乔治·克里斯滕森(George Christensen,自由国家党反华议员,曾要求中国割地以赔偿澳大利亚在新冠病毒疫情期间所遭受的损失)在他的脸书页面上发布了一部针对美国投票系统毫无根据、缺乏逻辑的阴谋论视频。

澳大利亚议员乔治·克里斯滕森在脸书上散布美国大选谣言。原文配图

阴谋论具有腐蚀性,它会削弱人们的信任和信心,尤其是对维护民主社会的一些最关键的制度和机构的信任和信心。此时此刻,我们正在目睹美国的例子,也即是如果不能解决阴谋论这个问题,那么在引起的麻烦尚小,而且(在某种程度上)还可控时,会造成怎样的损失。这次大选期间,阴谋论和虚假信息的传播将直接导致两极分化、不信任和政治僵局,这不仅会给美国带来内伤,而且会损害美国在国际舞台上的地位,并且需要花费数年的时间才能重建千万美国人对他们国家基本民主进程的信仰。

这不是澳大利亚想走的路。我们现在可以采取一些措施来帮助我们避免出现这种情况,其中包括通过各种宣传来建立公众对选举的信任,对公众在投票程序、如何统计选票、如何维护系统安全运行等方面进行教育。

然而,也许最重要的是,这就意味着要迅速、强烈和公开地反对那些选举期间阴谋论和虚假信息的提供者,不管他们身份如何或属于哪个政党。

原文网址:

https://www.aspistrategist.org.au/australias-electoral-system-isnt-immune-to-us-style-conspiracy-theories/

分享到:
责任编辑:徐虎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