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凯风专区>曝光
找回被邪教骗走的幸福
作者:张妍 · 2020-11-20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听闻李芹(化名)大姐喜得孙女,难得的双休日,春光明媚,我拉着同事小王开车去肇庆探望李芹一家。

“李姐姐,你越来越年轻、漂亮了!”

一位身穿紫色连衣裙、满面笑容的中年妇女迎面走来,几年不见,看到面色红润、神清气爽的李芹,我忍不住脱口而出。她的丈夫和儿子洋洋也笑容满面地迎了上来。

“请坐,请喝茶。”一位面目清秀、温婉大方的年轻女子递来一杯热茶。

“这就是洋洋的爱人……”李芹介绍道。

看着这其乐融融的一家,小王向我投来一个迷惑的眼神,仿佛在问:这就是邪教受害者的一家吗?李芹看在眼里,会心一笑,开始了她的叙述。

误入邪教组织

我是大专文化,1994年以前,由于工作勤恳,任劳任怨,得到单位领导、老师、学生家长的认可以及学生们的喜爱,连续多年被评为“先进教师”,并被提拔为市里最年轻的女校长。不仅工作出色,我还拥有一个幸福的家,丈夫研究生毕业,在一家国企工作,善良体贴,儿子刚满4岁,乖巧懂事,这让亲戚、朋友和同事都十分羡慕。

然而,这所有的一切都因为“法轮功”而改变。1994年6月,过去的同事寄来了一本《中国法轮功》,我一下子被吸引住了,适逢12月李洪志来广州现场讲法,我抓住机会去现场,一听就是前后共8天。从此,我家里的事几乎不管不问,起早贪黑,在繁忙的工作中,挤时间学法、练功,经常地与功友一起外出到怀集、四会、广宁等地义务“教功”“弘法”。由于我的“出色”表现,很快地,我被任命为“法轮功”广东省肇庆市城西辅导站站长,当时感觉自己是多么地“幸运”与“荣耀”。

鼓动家人修炼

在我的影响鼓动下,家庭的练功队伍也是日益壮大。年迈的父母、在校读书的妹妹,甚至4岁儿子都被我一起拉进来,一家五口,不是在家练功,就是和“同修”们一起交流心得。 1999年,国家依法取缔了“法轮功”,我不顾丈夫的反对、不顾单位领导的再三教育、劝说,到处讲真相,曾两次进京上访。单位领导考虑到我常常无故离校,不能完成正常的教学任务,给我换了工种,而我却以“迫害”为由拒绝上班,天天待在家看书学法。

拆散“狐狸精”女友  支持儿子弃学

谈起儿子洋洋,李芹的眼睛湿润了。

2010年7月,洋洋考上了广州天河某技术学院,把交往了两年多的女友带回家,但是其中的一个“同修”说在另外空间看到,我儿子的女友前世是一只“狐狸精”,是不安分、不守妇道的女人。我听后,对此深信不疑。坚决要求儿子与女友分手,否则就断绝母子关系,在我软硬兼施的威胁下,洋洋万分痛苦地与女友分手了。

洋洋情感受挫,一时心灰意冷,开始没日没夜地打坐练功,在短短三个月的时间里就出现幻觉:“看”到书里所描述的所谓“三界外”的景象,还甚至多次“看”到自己坐在李洪志的“莲花宝座”旁边,自己在“天国世界”里就是“师父”的“儿子”,时常以李洪志之子自居。我们都以为他开了“天目”,欣喜不已。

2011年的7月,正在读大二的洋洋变得更加疯狂,跟校方谎称回家帮父亲打理生意,毅然做出了退学的决定。对于儿子的这个决定,我极力支持,因为我坚信:只要学好法,“一切都会有的”。

丈夫看到儿子辍学在家,天天与我们一起学法练功,气得浑身发抖,但还是耐着性子规劝儿子,早日回归学校,洋洋不但不听,还拿起一把刀,对着丈夫,口中念着:“杀、杀、杀……”

拿起利具用力割手腕

2012年4月的一个夜晚,我不断地问自己:“大法”已经洪传20年了,我每一步都严格按照师父的要求去修炼,为什么还不能圆满?到底哪里出了问题?想起以前的“同修”曾说我“怕死”,是不是我的这份“执著心”阻碍了“大法”的进程?于是,我决定要“放下对生命本体的执着”,以生命证实法,希望能换来早日的“圆满”,就拿起利具用力割左手手腕,并在心里一直默念“法轮大法好”……可是,一直到天亮,我都没看见“师父”或他的法身,相反,赶过来救我的却是社区的工作人员。

来到医院,又听说我出事以后,洋洋为了保护李洪志的画像不被收缴,竟然抱着画像跳楼,幸亏社区工作人员及时拉住,才避免了惨剧的发生!丈夫对我彻底失望,毅然提出离婚。

说到这里,李芹非常内疚地看了丈夫一眼。

“为此,我才开始反省,习练‘法轮功’的点点滴滴像电影一样一幕幕在我脑海里闪现,我深感自责,追悔莫及,同时也让我心悸。”李芹满脸悔恨。

努力工作,回报社会,寻回幸福生活

“过去的伤心事就让它过去吧,以后好好生活更重要。”同事小王的一句话把她从痛苦的回忆中拉回现实。

“十八年啊……”她抹了抹眼中的泪花,接着说:“在‘法轮功’里的十八年,我差点家破人亡,感谢你们让我及时醒悟过来,同时我也在政府的帮助下,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诫父母、妹妹、儿子及曾经的功友,让他们迷途知返。”

“在此要感谢我们当地的防邪办及教育局的领导,我无故离开工作岗位已经8年了,他们不但没有放弃我,帮我重返了教师岗位,而且还信任我,让我重新走上了讲台。现在我要全心全意回报国家、回报社会,培养孩子们成为国家有用之材,就像当初你们无私地帮助我一样。”

洋洋在一旁心疼地说:“是啊,现在教师的工作要求很高,除了知识面要求不断地更新,而且要求老师用多媒体讲课。电脑技术对妈妈来说又是一项新的技能,要迅速地掌握制作技术并学会熟练地操作,很不容易。妈妈这几年,一直在做班主任,工作很辛苦,每天工作到深夜,除了授课、备课、批改作业以外,还经常去学生家里做家访,找学生谈心。以前那些调皮捣蛋的学生都变好了,妈妈负责的班级年年总分拿全年级第一呢!”

“我们全家都非常感谢政府各部门的领导,当年洋洋弃学两年,学籍早已注销,但为了让他完成学业,有一个更美好的未来,他们不辞辛苦,多次到学校及高教厅与相关负责人沟通、协调,帮助洋洋恢复了学籍。洋洋非常感动,同时也非常珍惜这次重返校园的机会,回到学校后,为了能够让自己尽快赶上其他同学的进度,学习上不敢有丝毫的懈怠,通过自己的努力,终于完成了学业。没有党组织的关心,就没有洋洋的今天!”

“我自己也没想到还可以继续我的学业,感谢所有挽救、帮助过我们的人!”一旁的洋洋非常动情地说。

“洋洋大学毕业后,在广州工作,不但和他曾经的女友结婚了,而且还……”

“哇……”一阵婴儿的哭声传来,“宝宝醒喽……”

洋洋进屋一把抱起了孩子,李芹又开始幸福地忙碌起来了,我们带着他们的喜悦,踏上了返程的路。

分享到:
责任编辑:力枫

好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