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原》:女性思想禁锢和肉欲自由的博弈

《白鹿原》:女性思想禁锢和肉欲自由的博弈

《白鹿原》:女性思想禁锢和肉欲自由的博弈

天下网商 · 2020-11-11 来源:腾讯网文化

在中国长篇小说的比较天平上,与四大名著之一《红楼梦》可以相匹配地作品应当是属于陈忠实地得意之作《白鹿原》,两者之所以经常被放在一起做参照比较,并不是因为两者的题材或者故事背景上有无雷同的地方,而是因为在架构上,两者实在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当然,跟随先来后到的原则,在更多的宏观意义上,架构方面,是陈忠实对于《红楼梦》的效仿。《红楼梦》在结构上总而言之可以用“章回小说”来理解,但是 细细区分辩读,又具有与其他章回小说颇有不同之处。其最大的显现就是在于结构特点

在每一章的文题上,作者曹雪芹善于直接向读者表述出这一章的结果或者说交代事情的经过。然后再对这个结果进行解读和详细叙述,在这个方面《白鹿原》对于《红楼梦》的模仿是非常聪明可观而几近巧妙的。陈忠实非常善于运用这个结构的特点,使得整本书首先拥有了现实主义小说最重要的逻辑性,整个小说的支线被贯穿起来之后,再谈到书的意义本身,就是很容易解读的了。

在语言面,《白鹿原》也算是非常具有独特语言风格的一部作品。考虑到这个作品设定背景下的时代和历史原因,作者陈忠实在语言方面的运用并没有使用大部分小说作品使用的大白话,人物的对话和大部分情节的描述较当时来说都是具有浓烈乡土气息和色彩的。

这样的设定以及描述方式,最直接的一点就是会让个读者具有“身临其境”之感,似乎自己便是活在书中的人物,这样的同理心很容易就能够使得读者更能深层次的了解这本书的角色性格。而相应的,在这样的叙述方式下,陈忠实对于书中人物的性格描述也非常多面,书中的每个角色都是非常现实而常见的。这种驳杂的角色设定让《白鹿原》在各个意义上都显得更加的具有推敲意义。

当然,《白鹿原》在现实主义小说中比较独特的观点即文中对于“思想禁锢”以及“肉欲自由”的互相对立,这样的一个对立差异在很多作品中都有所体现,比如苏童的《妻妾成群》,这也是非常具有对立色彩的作品。

在这里需要重点解读的是关于欲望的描写与叙述,在这个观点的解读上,《白鹿原》对于欲望的解读和古希腊哲学中对于欲望的论点有大同小异之处。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提出的欲望论即是:所谓奴隶,就是欲望战胜理智的人。而在他的观念里,人生的枷锁即是理智的枷锁,牢牢的拷在人们的身上,负责锁住人们的身体自由,而欲望锁住的则是人们的灵魂自由。

在两者的个体作用下,人类具有了道德观念的基本认识以及对于身体控制的情感理智。而在某些时刻,即来自于社会的各种诱因领导下,欲望不受控制时,人伦道德被灵魂自由冲破禁锢,也正是在这个时候,肉欲自由与道德禁锢站在了对立面。

一、灵魂的枷锁不能禁锢本源的欲望

毫无疑问值得赞扬的是,陈忠实在《白鹿原》中对于人物形象的刻画是非常饱满的,但是在人物角色的设定方面,也有很多独到见解的点评者认为《白鹿原》在女性角色上的刻画过于单薄。虽然多年来在角色的设置上一直有所争议,但是必须要提到的是,女性角色虽然不多,论其根本,却是非常个性鲜明的。

《白鹿原》中比较具有描述篇幅和浓墨重彩刻画的女性角色不多,以田小娥为代表,即能看出陈忠实对于女性肉欲自由的支持态度。最开始出场于《白鹿原》的时候,田小娥的 形象是非常引人注目的。

她前凸后翘,长相美艳,具有一切高原上所有女人羡慕和所有男人垂涎的基本条件,在人物关系图上,她的资本是站在金字塔塔尖上的。这样的角色设定也很值得解读,正是因为这样的设定,田小娥的行为和她最开始给予人们的印象形成了较为强烈的反差。尽管拥有最好的先决条件,但是她的生活却是变态且令人作呕的。

前文提到过:人类的欲望一直存在,但是一直被身体自由控制着。身体自由先行于灵魂自由,人伦枷锁是控制身体自由的重要条件。但是在种种原因下,人们却会颠倒顺序,让身体自由和灵魂自由的顺序颠倒,从而使得两者站在对立面。

对于田小娥来说,丈夫郭举人的变态行径便是使得她肉欲自由得到施展的时候。她是郭举人的二姨太,但是却一直受到家中正室的打压,郭举人平常与田小娥的性生活就是“泡枣”。这是正室规定的:田小娥每天晚上必须将一颗枣子塞入自己的身体里,第二天再拿出来归郭举人吃掉。

仅仅从这一点上看来,田小娥的原生生活过得并不称心如意。但是从纵观来看,田小娥性格中的泼辣又注定了她不会是一个逆来顺受的女人。很多读者对田小娥的判词是“大胆又放荡、泼辣且自由”。这一点很是准确。即使正室每天盯着她屈辱性地“塞大枣”,她还是会等大太太离开以后把大枣拿出来泡在尿里给郭举人吃。

这样的举动无疑是反抗性质的,但是她也很聪明地不去和大姨太硬碰硬,而是背地里做这件事。仅从这件事来看,她性格中复杂真实的一面就能够很完整地展现出来了——对于大太太把她当牲口这件事,她不满、也有脾气、并且执意不按照大太太的设定来生活,不受控制和束缚。但是她也绝不是什么扛起女权大旗的英雄人物,也知道自己寄人篱下,懂得明哲保身。这样的举动是聪明而明智的。

再者,田小娥对于自己的欲望也不掩藏,最初时,她或许想着要守妇道,忌讳人伦道德因此稍作压制,但是 到了后来她发现自己与郭举人的性生活并不和谐的时候,她果断的选择了出轨黑娃。这个举动极具有反抗意义和性质,因为在当时,偷情这个举动是大逆不道的,封建的年代,女人偷情是荡妇、是破鞋、是浸猪笼的。

但是田小娥非常敢于做这种破格于时代的事情,为了自己的生理需求,她果断的选择了抛弃郭举人,去选择黑娃。对于自己的生理欲望和需求,田小娥并不愿意做过多的粉饰,从这一点上讲,可以将她称作是独立于时代背景的自由人。因为在当时,虽然她的身体被自己“郭举人二姨太”的身份束缚住了,不能够明目张胆的黑娃恋爱、发展感情。

但是她的灵魂却没有被顽固的教条和死板的规矩束缚住,在不得不嫁给郭举人后,她不愿意再一次在自己的需求上做出退步,但是当时的大部分女人都缺乏田小娥的这份勇气,比如后来的鹿兆鹏的妻子就是守了一辈子活寡。田小娥不是对人伦道德毫无顾忌,否则一开始她就不会同意大太太做出塞大枣这种带有侮辱性质的举动,她也不愿意被风言风语形容成为荡妇、婊子。

但是同样的,在爱情、生理欲望的支配下,肉欲自由打败了所谓假惺惺的人伦道德,促使她开始追求自己的需要和欲望。只可惜田小娥的这种聪明只是一点小聪明,时代的局限下,她一个没读过书的女人家多少显得单薄,在大宅门中斗法还能够勉强应付,真到了大是大非面前就有些不够用了。以至于在后来她会被鹿子霖的花言巧语骗上床,也正是这个原因。

到了这个时候,田小娥身上的性质又变了,此时此刻不能再称之为一个灵魂自由的人,因为和鹿子霖发生关系并非你情我愿,而是为了救黑娃的交换筹码。

这个时候,肉欲自由就不能在田小娥身上体现了,她的精神再一次地得到了禁锢,以至于后来她又被鹿子霖要求去勾引白孝文,这也并不是因为她自己情愿和需要,因为田小娥虽一直有荡妇之称,却并不是实际上不知廉耻,在拥有黑娃之后,她不会再去混迹男人堆中。勾引白孝文也是将自己身体作为筹码交换的一种新手段。

那么田小娥这个角色的本质究竟是好是坏?这也是难判读的一点。若要说她是个十足十的好人,似乎太牵强,毕竟出轨、偷情、扒灰一桩桩一件件,就算是放在开明先进的现代人的思想中,她也绝算不上一个好女人。但是若要说她是个坏人,她的本质又是善良的,与黑娃的偷情是因为郭举人的虐待,与鹿子霖的关系又是因为求救黑娃所需.....

她拥有绝对的灵魂自由,但是却只是拥有相对的身体自由,这也导致了她的肉欲自由仅仅只是体现在和黑娃一对一的感情中,但是就算是从这一点上来说,已经超过了很多人了。

二、时代背景下,人之初难以判断

当然,陈忠实在《白鹿原》中也有其他具有思考意义的女性角色,比如说白灵。

如果说田小娥是肉欲自由的代表角色,那么白灵的设定则是田小娥对里面的思想禁锢。她本质上看是一个自由人,因为她是书中唯一接受过新式教育,懂得革命意义,具有进步意识的女性,是新时代女性的代表。这样来看,她和田小娥的人设似乎恰恰相反。

田小娥身上带着浓重的封建色彩和道德绑架气息,但是白灵身上正是具有新时代意识的一个角色,田小娥放荡、白灵恪守人伦。但是结局却几近相同,田小娥在窑洞中被鹿三杀死,白灵则被活埋。

看似是肉欲自由与思想禁锢的两个代表角色,下场结局却一样悲惨,这种分道扬镳却殊途同归的结局很容易让人们联想到最开始说到的《红楼梦》,这一点上,就显示出了《白鹿原》和《红楼梦》结构上的相同,这样的设定戏剧化,也增加了可读性,是陈忠实在写作上非常聪明的一点。

同理,与这个角色意义相同,也是可以与田小娥进行参照对比的,还有孝文媳妇。孝文媳妇与田小娥一样,是典型的封建性质女性,但是她与田小娥最大的差异便是她会压制掩饰自己的欲望。她恪守妇道,一直期盼白孝文能够回心转意,最后回归家庭,并且为此一直默默守候着。

到后来白孝文与田小娥东窗事发,她还苦苦等着白孝文回头,最后的结局也和田小娥一样——白孝文抽大烟后将家中家产全部变卖,最后白孝文的媳妇直接饿死了。

她比田小娥更加无辜,她什么都没有做错,唯一错的便是太过愚蠢木讷不懂变通,但是最后还是难免与白灵、田小娥落得一个一样悲惨死去的下场,这也正是侧面证实了时代背景的重要性。田小娥嫁给郭举人是时代的压力产生的谬误,也是后来混乱关系的开始;白灵空有进步意识,却迫于时代的压力只能惨死、孝文媳妇不是不想琵琶别抱,只是迫于时代的人伦道德压制了自己内心的欲望。他们都有欲望,只是由于时代郁郁不得志罢了。

因此,《白鹿原》最本质的核心其实是对于肉欲自由和思想禁锢的博弈,最后得出的结论也是宏观的时代影响。无论是田小娥、白灵还是孝文媳妇,这三个人都是典型的悲剧女性角色,在《白鹿原》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他们代表的肉欲自由、精神禁锢亦或是两者都有之,都是《白鹿原》精神内核的升华所在。正所谓错的不是人,而是这个时代本身就是错误的。错误的时代衍生错误的生活,《白鹿原》的主旨也正是如此。

责任编辑: 梦月
  • 经典章节
  • 作者介绍
  • 主要内容

《白鹿原》:女性思想禁锢和肉欲自由的博弈

在中国长篇小说的比较天平上,与四大名著之一《红楼梦》可以相匹配地作品应当是属于陈忠实地得意之作《白鹿原》,两者之所以经常被放在一起做参照比较,并不是因为两者的题材或者故事背景上有无雷同的地方,而是因为在架构上,两者实在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当然,跟随先来后到的原则,在更多的宏观意义上,架构方面,是陈忠实对于《红楼梦》的效仿。《红楼梦》在结构上总而言之可以用“章回小说”来理解,但是 细细区分辩读,又具有与其他章回小说颇有不同之处。其最大的显现就是在于结构特点

在每一章的文题上,作者曹雪芹善于直接向读者表述出这一章的结果或者说交代事情的经过。然后再对这个结果进行解读和详细叙述,在这个方面《白鹿原》对于《红楼梦》的模仿是非常聪明可观而几近巧妙的。陈忠实非常善于运用这个结构的特点,使得整本书首先拥有了现实主义小说最重要的逻辑性,整个小说的支线被贯穿起来之后,再谈到书的意义本身,就是很容易解读的了。

在语言面,《白鹿原》也算是非常具有独特语言风格的一部作品。考虑到这个作品设定背景下的时代和历史原因,作者陈忠实在语言方面的运用并没有使用大部分小说作品使用的大白话,人物的对话和大部分情节的描述较当时来说都是具有浓烈乡土气息和色彩的。

这样的设定以及描述方式,最直接的一点就是会让个读者具有“身临其境”之感,似乎自己便是活在书中的人物,这样的同理心很容易就能够使得读者更能深层次的了解这本书的角色性格。而相应的,在这样的叙述方式下,陈忠实对于书中人物的性格描述也非常多面,书中的每个角色都是非常现实而常见的。这种驳杂的角色设定让《白鹿原》在各个意义上都显得更加的具有推敲意义。

当然,《白鹿原》在现实主义小说中比较独特的观点即文中对于“思想禁锢”以及“肉欲自由”的互相对立,这样的一个对立差异在很多作品中都有所体现,比如苏童的《妻妾成群》,这也是非常具有对立色彩的作品。

在这里需要重点解读的是关于欲望的描写与叙述,在这个观点的解读上,《白鹿原》对于欲望的解读和古希腊哲学中对于欲望的论点有大同小异之处。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提出的欲望论即是:所谓奴隶,就是欲望战胜理智的人。而在他的观念里,人生的枷锁即是理智的枷锁,牢牢的拷在人们的身上,负责锁住人们的身体自由,而欲望锁住的则是人们的灵魂自由。

在两者的个体作用下,人类具有了道德观念的基本认识以及对于身体控制的情感理智。而在某些时刻,即来自于社会的各种诱因领导下,欲望不受控制时,人伦道德被灵魂自由冲破禁锢,也正是在这个时候,肉欲自由与道德禁锢站在了对立面。

一、灵魂的枷锁不能禁锢本源的欲望

毫无疑问值得赞扬的是,陈忠实在《白鹿原》中对于人物形象的刻画是非常饱满的,但是在人物角色的设定方面,也有很多独到见解的点评者认为《白鹿原》在女性角色上的刻画过于单薄。虽然多年来在角色的设置上一直有所争议,但是必须要提到的是,女性角色虽然不多,论其根本,却是非常个性鲜明的。

《白鹿原》中比较具有描述篇幅和浓墨重彩刻画的女性角色不多,以田小娥为代表,即能看出陈忠实对于女性肉欲自由的支持态度。最开始出场于《白鹿原》的时候,田小娥的 形象是非常引人注目的。

她前凸后翘,长相美艳,具有一切高原上所有女人羡慕和所有男人垂涎的基本条件,在人物关系图上,她的资本是站在金字塔塔尖上的。这样的角色设定也很值得解读,正是因为这样的设定,田小娥的行为和她最开始给予人们的印象形成了较为强烈的反差。尽管拥有最好的先决条件,但是她的生活却是变态且令人作呕的。

前文提到过:人类的欲望一直存在,但是一直被身体自由控制着。身体自由先行于灵魂自由,人伦枷锁是控制身体自由的重要条件。但是在种种原因下,人们却会颠倒顺序,让身体自由和灵魂自由的顺序颠倒,从而使得两者站在对立面。

对于田小娥来说,丈夫郭举人的变态行径便是使得她肉欲自由得到施展的时候。她是郭举人的二姨太,但是却一直受到家中正室的打压,郭举人平常与田小娥的性生活就是“泡枣”。这是正室规定的:田小娥每天晚上必须将一颗枣子塞入自己的身体里,第二天再拿出来归郭举人吃掉。

仅仅从这一点上看来,田小娥的原生生活过得并不称心如意。但是从纵观来看,田小娥性格中的泼辣又注定了她不会是一个逆来顺受的女人。很多读者对田小娥的判词是“大胆又放荡、泼辣且自由”。这一点很是准确。即使正室每天盯着她屈辱性地“塞大枣”,她还是会等大太太离开以后把大枣拿出来泡在尿里给郭举人吃。

这样的举动无疑是反抗性质的,但是她也很聪明地不去和大姨太硬碰硬,而是背地里做这件事。仅从这件事来看,她性格中复杂真实的一面就能够很完整地展现出来了——对于大太太把她当牲口这件事,她不满、也有脾气、并且执意不按照大太太的设定来生活,不受控制和束缚。但是她也绝不是什么扛起女权大旗的英雄人物,也知道自己寄人篱下,懂得明哲保身。这样的举动是聪明而明智的。

再者,田小娥对于自己的欲望也不掩藏,最初时,她或许想着要守妇道,忌讳人伦道德因此稍作压制,但是 到了后来她发现自己与郭举人的性生活并不和谐的时候,她果断的选择了出轨黑娃。这个举动极具有反抗意义和性质,因为在当时,偷情这个举动是大逆不道的,封建的年代,女人偷情是荡妇、是破鞋、是浸猪笼的。

但是田小娥非常敢于做这种破格于时代的事情,为了自己的生理需求,她果断的选择了抛弃郭举人,去选择黑娃。对于自己的生理欲望和需求,田小娥并不愿意做过多的粉饰,从这一点上讲,可以将她称作是独立于时代背景的自由人。因为在当时,虽然她的身体被自己“郭举人二姨太”的身份束缚住了,不能够明目张胆的黑娃恋爱、发展感情。

但是她的灵魂却没有被顽固的教条和死板的规矩束缚住,在不得不嫁给郭举人后,她不愿意再一次在自己的需求上做出退步,但是当时的大部分女人都缺乏田小娥的这份勇气,比如后来的鹿兆鹏的妻子就是守了一辈子活寡。田小娥不是对人伦道德毫无顾忌,否则一开始她就不会同意大太太做出塞大枣这种带有侮辱性质的举动,她也不愿意被风言风语形容成为荡妇、婊子。

但是同样的,在爱情、生理欲望的支配下,肉欲自由打败了所谓假惺惺的人伦道德,促使她开始追求自己的需要和欲望。只可惜田小娥的这种聪明只是一点小聪明,时代的局限下,她一个没读过书的女人家多少显得单薄,在大宅门中斗法还能够勉强应付,真到了大是大非面前就有些不够用了。以至于在后来她会被鹿子霖的花言巧语骗上床,也正是这个原因。

到了这个时候,田小娥身上的性质又变了,此时此刻不能再称之为一个灵魂自由的人,因为和鹿子霖发生关系并非你情我愿,而是为了救黑娃的交换筹码。

这个时候,肉欲自由就不能在田小娥身上体现了,她的精神再一次地得到了禁锢,以至于后来她又被鹿子霖要求去勾引白孝文,这也并不是因为她自己情愿和需要,因为田小娥虽一直有荡妇之称,却并不是实际上不知廉耻,在拥有黑娃之后,她不会再去混迹男人堆中。勾引白孝文也是将自己身体作为筹码交换的一种新手段。

那么田小娥这个角色的本质究竟是好是坏?这也是难判读的一点。若要说她是个十足十的好人,似乎太牵强,毕竟出轨、偷情、扒灰一桩桩一件件,就算是放在开明先进的现代人的思想中,她也绝算不上一个好女人。但是若要说她是个坏人,她的本质又是善良的,与黑娃的偷情是因为郭举人的虐待,与鹿子霖的关系又是因为求救黑娃所需.....

她拥有绝对的灵魂自由,但是却只是拥有相对的身体自由,这也导致了她的肉欲自由仅仅只是体现在和黑娃一对一的感情中,但是就算是从这一点上来说,已经超过了很多人了。

二、时代背景下,人之初难以判断

当然,陈忠实在《白鹿原》中也有其他具有思考意义的女性角色,比如说白灵。

如果说田小娥是肉欲自由的代表角色,那么白灵的设定则是田小娥对里面的思想禁锢。她本质上看是一个自由人,因为她是书中唯一接受过新式教育,懂得革命意义,具有进步意识的女性,是新时代女性的代表。这样来看,她和田小娥的人设似乎恰恰相反。

田小娥身上带着浓重的封建色彩和道德绑架气息,但是白灵身上正是具有新时代意识的一个角色,田小娥放荡、白灵恪守人伦。但是结局却几近相同,田小娥在窑洞中被鹿三杀死,白灵则被活埋。

看似是肉欲自由与思想禁锢的两个代表角色,下场结局却一样悲惨,这种分道扬镳却殊途同归的结局很容易让人们联想到最开始说到的《红楼梦》,这一点上,就显示出了《白鹿原》和《红楼梦》结构上的相同,这样的设定戏剧化,也增加了可读性,是陈忠实在写作上非常聪明的一点。

同理,与这个角色意义相同,也是可以与田小娥进行参照对比的,还有孝文媳妇。孝文媳妇与田小娥一样,是典型的封建性质女性,但是她与田小娥最大的差异便是她会压制掩饰自己的欲望。她恪守妇道,一直期盼白孝文能够回心转意,最后回归家庭,并且为此一直默默守候着。

到后来白孝文与田小娥东窗事发,她还苦苦等着白孝文回头,最后的结局也和田小娥一样——白孝文抽大烟后将家中家产全部变卖,最后白孝文的媳妇直接饿死了。

她比田小娥更加无辜,她什么都没有做错,唯一错的便是太过愚蠢木讷不懂变通,但是最后还是难免与白灵、田小娥落得一个一样悲惨死去的下场,这也正是侧面证实了时代背景的重要性。田小娥嫁给郭举人是时代的压力产生的谬误,也是后来混乱关系的开始;白灵空有进步意识,却迫于时代的压力只能惨死、孝文媳妇不是不想琵琶别抱,只是迫于时代的人伦道德压制了自己内心的欲望。他们都有欲望,只是由于时代郁郁不得志罢了。

因此,《白鹿原》最本质的核心其实是对于肉欲自由和思想禁锢的博弈,最后得出的结论也是宏观的时代影响。无论是田小娥、白灵还是孝文媳妇,这三个人都是典型的悲剧女性角色,在《白鹿原》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他们代表的肉欲自由、精神禁锢亦或是两者都有之,都是《白鹿原》精神内核的升华所在。正所谓错的不是人,而是这个时代本身就是错误的。错误的时代衍生错误的生活,《白鹿原》的主旨也正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