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顿河》对于顿河美丽自然景观的书写

《静静的顿河》对于顿河美丽自然景观的书写

《静静的顿河》对于顿河美丽自然景观的书写

天下网商 · 2020-09-10 来源:腾讯网文化


肖洛霍夫的《静静的顿河》向人们展示了长期生活在俄罗斯大地的哥萨克民族充满热血的生活。肖洛霍夫对哥萨克民族的赞扬之情溢于言表,在他的心目中,哥萨克代表了力量、勇敢、热情、智慧以及生命力。

而顿河流域就成为了这种热血生活展开的主要场所。对于哥萨克的热爱,就是对于顿河的热爱,对于顿河的热爱,就是对于俄罗斯的大地崇拜情怀

顿河——柔美四季

俄罗斯辽阔的疆域赋予了这里美丽的自然景观,引起了众多文人学者争相歌颂。

肖洛霍夫的代表作品《静静的顿河》虽然没有成为一部长篇的叙事赞美诗,但是却胜似诗歌,因为在这部小说里面包含了肖洛霍夫本人热烈的感情,那就是对于长期生活的顿河流域的深沉热爱

《静静的顿河》这部作品中展示出的大地崇拜情怀非常热烈,最直接的体现就是作者肖洛霍夫对于顿河流域美丽自然景观的书写

作者用柔美的笔触书写出这里的四季景观,让阅读者为这里的美丽怦然心动,相信没有深沉的大地崇拜情节,也写不出如此优美的语句。

春天的顿河,冰雪融化在阳光下,闪着金色的光芒,无论是那些遍地开放的野花还是坚强不屈的野草,都显示了顿河流域万物复苏、生气勃勃的景象。

肖洛霍夫赋予了顿河一种野性的美,这种美丽不同于文人气的矫揉造作。而是一种充满阳性气息的刚强和野性。夏天的顿河更加热烈。青蛙的叫声连成一片,那些放羊的姑娘们接二连三地返回自己的家中。她们欢声笑语,夕阳的光辉映在她们的脸上,仿佛她们是金色的花朵。

肖洛霍夫笔下的哈萨克少女具有非常热烈的青春气息,并且有一种原始性的生命力。她们生活得自由自在,如同这里的植物一样受着阳光和雨水的滋润,生长为美丽的花朵。

秋天和冬天,顿河都有着自己独特的风景。肖洛霍夫对这些景色都做了一一的抒写,让人们体会到他对于顿河流域的细致观察,以及他发自内心对于这个地方的深沉热爱

肖洛霍夫对于俄罗斯大地的崇拜情感还体现在生命力崇拜,对于爱情的歌颂鲜明体现出这一点。

豪爽热烈的哥萨克

这里的人们性格豪爽,但是却爱好和平,如同《静静的顿河》宁静而朴素,他们远离城市,仿佛过着桃花源一般的生活

但是他们骨子里面那种旺盛的生命力,却让他们显得格外与众不同,譬如这部著作中的主人公葛利高尔就是一个性格豪放、生命力旺盛的人物

小说中描述他对于心爱的姑娘第一印象的时候使用了一些与传统词汇相背离的一些感官印象词语,比如"丰满"、"贪婪"等等。这些词语体现出主人公葛利高尔内心中的欲望,以及他对于一个性感女郎所产生的本能喜爱。而他与这位女郎之间的爱情也相当的惊世骇俗

在这部小说中,女主人公阿克西尼亚充满野性、欲望以及令人折服的美丽,这种美丽是无人可以匹敌的,因为在这种美丽的内层是旺盛的生命力。对于主人公葛利高尔与阿克西尼亚的相爱,作者持一种肯定的态度,并且作者将男女主人公的约会地点基本都安排在野外。

有的时候是在洒满月光的麦田,有的时候则是在阳光灿烂的菜园。这其中体现出的生命意识以及土地情怀是非常强烈的。正是在这样的场合,男女主人公开始了他们的爱情追寻。

俄罗斯大地是这对恋人爱情的见证。而他们的爱情本身也和这里的自然风景一样,唯美动人并且充满生机活力。

永恒的归属——俄罗斯地母

肖洛霍夫对于大地情怀的歌颂,还体现于他赋予了顿河非常多的包容性与和平性。要知道在男主人公葛利高尔生活的那个年代正处于世界第一次战争,葛利高尔莫名其妙地卷入了这次战争,而且他军功显著,最后拥有了一定的军衔和头衔

然而这只是过眼烟云,后来他发现战争的无休无止,使得他陷入了深重的苦难,他感受到人性中邪恶的张扬,以及自己对于这种人性之恶的恐惧,此时他想要的就是回到自己的故乡顿河。

他要去找心目中的和平与神圣,只有故乡才能够安抚他不安的情绪。此时的顿河已经成为男主人公心目中的神圣归属,那里是爱与希望的永恒住所,那里能够接纳伤痕累累的自己。

葛利高尔在一战中尽管军功显著,但是他却残杀了无数人,可以说是双手沾满了鲜血。而有过这样经历的人,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就会产生一种对生活的怀疑,因为每个人心目中所追求的都是一种幸福而安稳的生活,男主人公葛利高尔也是如此。

尽管战争能够给予他一定的身份和地位,但是他却急于逃离,最终他毅然决然的返回了家乡,去寻找他心目中的顿河。

在微风的吹拂之下,平静地荡起波涛,顿河依然如此美丽。哪怕只是静静的远远观看顿河,葛利高尔心中的怨恨、恐惧和其他负面情绪也会被清洗得一干二净。

顿河早已经超越了他本身而成为了作者心目中神圣的象征,也成为了男主人公抚平自己情绪的最佳地点,他在这里能够感受到平静和安逸,只有在这里葛利高尔才能够寻找到他自己想要的生活。

而作者对于俄罗斯大地的歌颂也正是体现在这里,其高明之处就在于不漏痕迹地抒发了对于俄罗斯地母的歌颂与热爱。

他将这种感情深深融入在故事情节发展之中,使人们在跟随着主人公格力高尔进行一个又一个人生旅行之后发现原来自己所生活的地方一直在顿河,不论顿河是在心中还是在眼前,顿河从来都没有离开过葛利高尔。

同样读者的心目当中也永远留下了顿河,再也不会忘记这样一个美丽而平和的地方——俄罗斯。

在俄国小说中,大地崇拜情结多次出现,然而肖洛霍夫《静静的顿河》对于大地情怀的书写就是难以承认的,作者不落痕迹的将这种内心中深深的感情抒发到无以复加的地步,让阅读者产生了强烈的共鸣。那深沉的顿河静静流淌,哥萨克永远热爱这片广阔的土地。

责任编辑: 梦月
  • 经典章节
  • 作者介绍
  • 主要内容

《静静的顿河》对于顿河美丽自然景观的书写


肖洛霍夫的《静静的顿河》向人们展示了长期生活在俄罗斯大地的哥萨克民族充满热血的生活。肖洛霍夫对哥萨克民族的赞扬之情溢于言表,在他的心目中,哥萨克代表了力量、勇敢、热情、智慧以及生命力。

而顿河流域就成为了这种热血生活展开的主要场所。对于哥萨克的热爱,就是对于顿河的热爱,对于顿河的热爱,就是对于俄罗斯的大地崇拜情怀

顿河——柔美四季

俄罗斯辽阔的疆域赋予了这里美丽的自然景观,引起了众多文人学者争相歌颂。

肖洛霍夫的代表作品《静静的顿河》虽然没有成为一部长篇的叙事赞美诗,但是却胜似诗歌,因为在这部小说里面包含了肖洛霍夫本人热烈的感情,那就是对于长期生活的顿河流域的深沉热爱

《静静的顿河》这部作品中展示出的大地崇拜情怀非常热烈,最直接的体现就是作者肖洛霍夫对于顿河流域美丽自然景观的书写

作者用柔美的笔触书写出这里的四季景观,让阅读者为这里的美丽怦然心动,相信没有深沉的大地崇拜情节,也写不出如此优美的语句。

春天的顿河,冰雪融化在阳光下,闪着金色的光芒,无论是那些遍地开放的野花还是坚强不屈的野草,都显示了顿河流域万物复苏、生气勃勃的景象。

肖洛霍夫赋予了顿河一种野性的美,这种美丽不同于文人气的矫揉造作。而是一种充满阳性气息的刚强和野性。夏天的顿河更加热烈。青蛙的叫声连成一片,那些放羊的姑娘们接二连三地返回自己的家中。她们欢声笑语,夕阳的光辉映在她们的脸上,仿佛她们是金色的花朵。

肖洛霍夫笔下的哈萨克少女具有非常热烈的青春气息,并且有一种原始性的生命力。她们生活得自由自在,如同这里的植物一样受着阳光和雨水的滋润,生长为美丽的花朵。

秋天和冬天,顿河都有着自己独特的风景。肖洛霍夫对这些景色都做了一一的抒写,让人们体会到他对于顿河流域的细致观察,以及他发自内心对于这个地方的深沉热爱

肖洛霍夫对于俄罗斯大地的崇拜情感还体现在生命力崇拜,对于爱情的歌颂鲜明体现出这一点。

豪爽热烈的哥萨克

这里的人们性格豪爽,但是却爱好和平,如同《静静的顿河》宁静而朴素,他们远离城市,仿佛过着桃花源一般的生活

但是他们骨子里面那种旺盛的生命力,却让他们显得格外与众不同,譬如这部著作中的主人公葛利高尔就是一个性格豪放、生命力旺盛的人物

小说中描述他对于心爱的姑娘第一印象的时候使用了一些与传统词汇相背离的一些感官印象词语,比如"丰满"、"贪婪"等等。这些词语体现出主人公葛利高尔内心中的欲望,以及他对于一个性感女郎所产生的本能喜爱。而他与这位女郎之间的爱情也相当的惊世骇俗

在这部小说中,女主人公阿克西尼亚充满野性、欲望以及令人折服的美丽,这种美丽是无人可以匹敌的,因为在这种美丽的内层是旺盛的生命力。对于主人公葛利高尔与阿克西尼亚的相爱,作者持一种肯定的态度,并且作者将男女主人公的约会地点基本都安排在野外。

有的时候是在洒满月光的麦田,有的时候则是在阳光灿烂的菜园。这其中体现出的生命意识以及土地情怀是非常强烈的。正是在这样的场合,男女主人公开始了他们的爱情追寻。

俄罗斯大地是这对恋人爱情的见证。而他们的爱情本身也和这里的自然风景一样,唯美动人并且充满生机活力。

永恒的归属——俄罗斯地母

肖洛霍夫对于大地情怀的歌颂,还体现于他赋予了顿河非常多的包容性与和平性。要知道在男主人公葛利高尔生活的那个年代正处于世界第一次战争,葛利高尔莫名其妙地卷入了这次战争,而且他军功显著,最后拥有了一定的军衔和头衔

然而这只是过眼烟云,后来他发现战争的无休无止,使得他陷入了深重的苦难,他感受到人性中邪恶的张扬,以及自己对于这种人性之恶的恐惧,此时他想要的就是回到自己的故乡顿河。

他要去找心目中的和平与神圣,只有故乡才能够安抚他不安的情绪。此时的顿河已经成为男主人公心目中的神圣归属,那里是爱与希望的永恒住所,那里能够接纳伤痕累累的自己。

葛利高尔在一战中尽管军功显著,但是他却残杀了无数人,可以说是双手沾满了鲜血。而有过这样经历的人,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就会产生一种对生活的怀疑,因为每个人心目中所追求的都是一种幸福而安稳的生活,男主人公葛利高尔也是如此。

尽管战争能够给予他一定的身份和地位,但是他却急于逃离,最终他毅然决然的返回了家乡,去寻找他心目中的顿河。

在微风的吹拂之下,平静地荡起波涛,顿河依然如此美丽。哪怕只是静静的远远观看顿河,葛利高尔心中的怨恨、恐惧和其他负面情绪也会被清洗得一干二净。

顿河早已经超越了他本身而成为了作者心目中神圣的象征,也成为了男主人公抚平自己情绪的最佳地点,他在这里能够感受到平静和安逸,只有在这里葛利高尔才能够寻找到他自己想要的生活。

而作者对于俄罗斯大地的歌颂也正是体现在这里,其高明之处就在于不漏痕迹地抒发了对于俄罗斯地母的歌颂与热爱。

他将这种感情深深融入在故事情节发展之中,使人们在跟随着主人公格力高尔进行一个又一个人生旅行之后发现原来自己所生活的地方一直在顿河,不论顿河是在心中还是在眼前,顿河从来都没有离开过葛利高尔。

同样读者的心目当中也永远留下了顿河,再也不会忘记这样一个美丽而平和的地方——俄罗斯。

在俄国小说中,大地崇拜情结多次出现,然而肖洛霍夫《静静的顿河》对于大地情怀的书写就是难以承认的,作者不落痕迹的将这种内心中深深的感情抒发到无以复加的地步,让阅读者产生了强烈的共鸣。那深沉的顿河静静流淌,哥萨克永远热爱这片广阔的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