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正俊“消业”拒医命归西天

2017年08月30日 08:20凯风网 责任编辑:紫伊

 

  每年的8月23日,是喻正俊的生日,虽然他已经去世十多年,可老伴陈小美的心里仍然放不下他。院子里的枣树结满了果实,家里的摆设还是原来时的样子,只是少了熟悉的身影。陈小美看着老伴儿的遗像,喃喃地说道:你在那边可好啊?今天再给你过个生日!

    轻信工友误入歧途

  “他这个人,一生就吃亏在太容易轻信别人,要不是有工友怂恿,他就不会接触到法轮功,更加不会沉迷到邪教中。”陈小美感叹道。

  1940年8月23日,喻正俊出生于武汉新沟镇街荷包湖二大队一普通农家,是原本市一民营化肥厂的电工。只有小学文化的他年轻时的他虚心好学,很快成了厂里的维修班班长。

  “他是厂里有名的勤快人,只要哪里有维修情况,他准第一时间就赶到,常常工友们都下班了他还在熬夜。”陈小美说。由于经常上夜班,常年累月的熬夜使喻正俊患上了肝类疾病,经常感觉全身乏力。

  1999年1月,是喻正俊命运的转折点。一名工友来到厂里,与正在加班的喻正俊攀谈。这个工友鼓动他练习法轮功治病。“像我们身体出现疾病,都是因为业力,练功就能消除业力,病自然就好了。”深感疲劳侵袭的喻正俊半信半疑,接过了工友递来的练功书《转法轮》。

  闲暇时,他在家里读《转法轮》、打坐练功。那段时间,厂里恰逢改制,喻正俊调离了夜班岗位,生活起居变得规律了,睡眠自然也好了不少。可他把这一切都归功于练功得来的好处。在不知不觉中,喻正俊越来越相信《转法轮》中说的:人要想没有疾病、没有痛苦,就必须修炼法轮功。

  “他常常说幸亏找到了这本神奇的书,捧着法轮功的书整晚整晚的读,工作上能应付就应付一下,生活中在家里也成了甩手掌柜。”陈小美说。

    初发疾病幸运脱险

  喻正俊的心被《转法轮》牢牢地拴住了。他开始以休病假为由不去工厂上班,经常和工友跑到野外练功,夏天在炙热的太阳下打坐,称是要“接受师父的考验”;冰雪天,他们穿着衬衫“发功”,称这样坚持一定能再上一个“层次”。

  亲人苦口婆心的劝他,让他好好生活、珍惜生命;单位的领导也多次登门用真实的案例对他劝说。可已经深陷的喻正俊,已听不进任何人的规劝。表面上说不再练习了,关上门又盘腿打坐。

  2002年秋,才60岁出头的喻正俊总是感觉全身乏力,有时还常常出一身大汗。陈小美和儿子劝他到医院看看,他非但不听,反而对家人说:“修炼的人是不用去医院的,去了就背叛了师父,就不能‘上层次’。”

  直到有一天, 他疼得实在受不了了,肚腹胀痛,汗不停地往下滴。陈小美和儿子强行把他送进了医院。医生诊断是肝硬化,需要住院治疗。在医生的精心治疗下,他的病情才慢慢有所好转。出院时,医生反复交待,要好好静养,按时吃药,定期复查。

    为“消业”拒医命归西天

  在喻正俊看来,疾病的治疗不是医生的结果,而是全靠师父庇佑。回到家,他就把医生开的药悄悄扔掉;陈小美为他找各种中医药方、熬制中药,他把药汁倒掉。他还强调说:师父告诫有病只是表象,主要是因为我前世“业力”太重,只要我坚持修炼,消掉体内的“业力”,自然就好了,而且还能换来“圆满”。

  “我们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怎么劝说都没有用,他反而更加用心,稍有空闲时间口中念念有词,目不转睛盯着《转法轮》看,他感觉自己离圆满越来越近了。”陈小美说。

  2004年初,喻正俊晕倒在家中,被送往医院治疗,经诊断,此时他已经患了肝癌晚期。

  “医生怨我们家人,说为什么不早点送来,普通肝病很常见,早点来医院就不至于发展到癌症晚期。可是我心里也苦啊,我劝过他、骂过他,没有用啊。”陈小美无力地摇着头。

  3月3日,喻正俊在医院医治无效,倒在地上,在他64岁这一年匆匆离家人而去。

  “在老伴生日这天,我只能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哀叹,我恨法轮功。在我们这个小院里,没有了他就变得死气沉沉。我一个人孤零零静静的收拾着家里的物品,总想从回忆中找回我们这个家以前的快乐。”痛失老伴的陈小美泣不成声。

查看余下全文
分享到:

下一篇:

视频|“米涂”遇邪知返记Ⅱ:守株待兔

相关文档:

武汉柳庆良“消业”离世

澳媒:神韵晚会夹杂着过多的政治色彩

贸大学生梦碎法轮功

邪教曾让她老无所依

父亲被法轮功害瘫痪(图)

不能让“活摘”谣言阻碍器官移植事业的进步

精彩评论